委员:国人一生需办400个证 生老病死要“审批”

2014-03-05 18:19 来源:新华网  我有话说

  新华网北京3月5日电 生老病死都要“跑审批”,人的一生居然需要400多个证?

  今年全国两会上,不少代表委员集中热议与群众切身利益密切相关的行政审批事项——证多多、办证难。全国政协委员苏志佳拟提交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一份呼吁缓解“办证难”的提案,其中梳理了与人一生相关的形形色色证件、证明400多个。此前在广州市政协会议上,还有地方政协委员晒出了长达3.8米的“人在证途”画卷,直陈老百姓办证的繁冗和不易。

  从生前到死后,要办的证件“一箩筐”

  “为了一张A4纸、一个公章,一份档案、一个骑缝章,我向单位请了三次假,足足花了三个半天时间才拿到了我的‘单身证明’和‘离婚档案证明’,这才可以开始买房。”35岁的刘女士因离婚后无房也无子女,为了购买人生中的首套房,她首先就得开出“单身证明”。作为“过来人”,她告诉记者,这张盖了大红公章的A4纸来之不易,必须由户籍所在地向民政部门出具,办理时要排两次队,一次是送检身份证、户口本、离婚证等,第二次才是排队办理证明。最后拿到手时,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还提醒她,可能开一张证明还不够,因为购房纳税、申请贷款、房屋交易每个环节都需要这张“单身证明”,最好要开具三份一模一样的证明,否则还得再多跑几次。当刘女士拿着这三份“单身证明”跑去办理购房手续时,发现还不够,还需要去离婚所在地的民政局档案室调阅档案,并在档案复印件上再加盖骑缝章。

  “当时我真的差点晕了,这么多的证,买个房实在太累了……”刘女士说。

  据了解,“单身证明”是近年来困扰众多年轻人的“最奇怪”证件之一。受房地产限购影响,这张全称名叫《无婚姻登记记录证明》的文书变得“洛阳纸贵”,甚至有人出于各种不法目的仿制证明。

  准生证、独生子女证、户口本、居住证、暂住证、学籍证、缴纳社保证明、技术职称证、结婚证、离婚证、退休证、死亡证明、骨灰存放证……从生前到死后,人的一生要办的证件“一箩筐”。代表委员说,“门难进、脸难看、证难办”群众诟病已久的“机关三大病”,在一些部门仍然存在。

  这些证件、证明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既陌生又熟悉。“陌生是因为证太多了,许多人办过了都不记得,要办的时候也匪夷所思;熟悉是因为不管你乐不乐意,你必须接触它、了解它。”全国人大代表易风娇说。

  割个玉米都要办证,证多且难办

  今年初,广州市政协调研发现,与公民日常工作生活相关的各类证件、证明多达400多个,其中最常见的也有103个之多,有的地方连收割玉米、焚烧秸秆都要办证。办理这103个常见证件需要经过18个部委局办,39个处室、中心、支队和所审批,盖100多个章,不少证件还需要缴费。更麻烦的是,证件不是想办就能办的,需要提交各种证明材料,在不同部门,同一证件、证明材料往往还需要重复提交,有时连当事人自己都不记得自己办成一件事到底提交了多少次证件和证明。

  不仅“证多多”,而且办证难。去年8月,广州陈女士为了办个计生证明,来回跑了好几趟。不统计不知道,一统计吓一跳:要找8个部门、盖13个章、经16道手续、至少需19个工作日。

  具体说来,需要夫妻双方街道、社区居委会、所在单位在生育一孩申请表上盖章,再由准妈妈在怀孕三个月后去社区医院抽血、化验、产检、办理围产卡,参加计生部门一星期只有两天开放的现场婚育课程取得听课证,还要在网上答题通过考试,再带上户口本、身份证、结婚证、听课证等,回到街道才能取得计生证。

  据了解,19天能办好还是短的,不是每次去都能顺利办成,有时候反反复复跑几趟是很正常的。这个流程往往还需要出“打点”办证的花费,有的异地务工人员回乡办证不得不请客、走关系。

  全国政协委员高美琴今年提交的提案之一就是建议取消《无婚姻登记记录证明》这一“奇怪的证”,取而代之的应当是公安和民政系统的实名信息联网。她还告诉记者,调研发现,尽管一部分行政审批取消了、下放了,但依然会有另一些新的审批事项冒出来。即使是在老百姓日常生活中,也会发现身边需要办证、查证、验证的情况有“边减边增”的新动向。

  “比如近年来房地产市场的限购政策经常微调,某些地方要求非本地户籍居民在购房前出示各种证书和证明,涉及居住信息、专业技能等级、就业和培训情况等,以核准其购房资格,这其实是在改革过程中新增加出来的资格审批环节,不仅繁琐,而且降低了政府办事效率。”高美琴说。

  为什么需要这么多证?

  “证多多”与办证难现象叠加,不仅让公众对一些职能部门不满意,也损害了公务部门的形象。“办证难”甚至逼得一些人无奈之下,动了歪心思,办假证。

  去年,一对外来务工的父母,为了让孩子能在北京上小学,一番奔波无果后买假图章办假证,在交易过程中被抓获。证再多、再难办当然不能成为违规违法办假证的借口,但需要追问的是,是什么逼着家长“铤而走险”?

  “究其原因,是外来工子女上个学要办的证太多。义务教育本是法律赋予每一个适龄孩子的权利,然而,对于广大外来工子弟而言,享受这一基本权利却需迈过重重门槛、提交种种证明。”高美琴说。

  为什么需要这么多证?全国人大代表耿学梅认为,有的政府部门还停留在过去“单位制”的框框下,习惯于做任何事都需组织出具相应的证件、证明;再加上当前社会诚信体系缺失和造假的大量存在,有的部门为了规避责任和方便管理,不断提高群众办理业务的门槛,而提高门槛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出具各种证件、证明,“证多多”由此而生。(记者叶前 王圣志许晓青 徐海波)

[责任编辑:战钊]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