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频道> 正文

马云的创意远景:中国创建E-WTO后的三大猜想

2016-01-26 09:59 来源:中国日报网  我有话说
2016-01-26 09:59:42来源:中国日报网作者:责任编辑:张爱萍

  最近,经济学者们正为中欧世贸争端的首胜而欢呼雀跃。这或许说明,年底中国能否如愿获得期待已久的市场经济地位仍具挑战。15年来,中国致力于适应世贸规则并有所改变。但若想真正打破寄人篱下的被动,阿里巴巴掌门人马云提出的E-WTO或许是一个不错的方向。

  E-WTO是马云在2015年提出的一个崭新概念。过去几个月,他已经不厌其烦地在世界多个场合兜售他的创意远景。事实上,当阿里巴巴平台上的850万活跃卖家开始服务全球3.86亿消费者,创造1000万个直接就业,352万个间接就业时,创建一个基于互联网平台的新贸易规则便具备雏形。阿里旗下阿里研究院则预测,跨境电商将占中国外贸1/3,E-WTO将成为国际贸易规则研究谈判的新平台和新机制。

  与旧版WTO相比,新的WTO同样强调贸易自由与规则,但与老的世界贸易规则不同,新的规则与自由发生在互联网市场,这也许意味着E-WTO发挥作用的领域更广泛,也更具普适与通用意义的世界贸易准则。

  这种期待并非纸上谈兵。旧版WTO虽然同样强调打破传统的贸易壁垒、障碍,实现买全球、卖全球。但事实并非如此。即使是加强版WTO的TPP,无论其贸易规则如何超前,但在服务对象上,仍旧是面向工业时代的国与国、跨国公司之间的传统国际贸易。这种排斥中小企业发展、新兴经济体的协定,显然创造了一种不平等竞争。

  同时,各类旧版国际贸易规则的落后还体现在它对新兴互联网商业与跨境电商发展认知的滞后。比如:TPP在对政府给国企补贴、劳工保障方面规范颇多,但在中国自然兴起的淘宝村、个体电商而言,这些规范对象显然停滞在了上一个时代。而马云强调,新版WTO的服务的重点是小商户与消费者,例如,如何让挪威的小商户将价值几欧元的产品卖给阿根廷,再让阿根廷消费者能在线购买瑞士手工制品,这方面旧版规则就无法细化,当然也不屑于细化到这个层面。但这样做的后果是,每个国家都面临着大量订单的丢失。

  因此,马云发现了E-WTO存在的巨大价值。他说,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WTO帮助许多大企业销售产品至不同国家,"而今天,互联网能帮助小企业做到这一点。"

  跨境电商受益国之一的新西兰前总理希普莉近期同样表示过建立E-WTO 的愿望。她表示,世界经济变革迅速,电子商务已成为重要部分,应设立一个电子商务世贸组织。从这点看,制定E-WTO已不是马云一个人的愿望。

  笔者认为,新版WTO呼之欲出的的最大逻辑,在于全球资本投向新兴市场之后的贸易形态根本变化。

  过去几十年,世界传统投资领域利润的边际效益递减导致资本从石油、大宗商品等传统市场抽身,开始向消费与民生领域外溢。而由资本带来的新技术与服务革新则前所未有地刺激着新兴消费市场的出现。

  以中国制造业为例,过去十几年,中国除了高铁、网络等少数领域以外,中国的创新成果仍停留在国防,能源、工业、地产等"三高"领域,远没有挖掘广大消费者的潜在需求。同样在出口加工层面,中国消费者也尚未享受到制造业发展带来的品质成果。如今,随着中国经济换挡,内需成为新经济引擎,制造业与技术创新重点已向消费与民生领域倾斜,国内新兴市场规则正由阿里、京东等几家电商平台筹划制定。

  那么,在全球范围内制定基于跨境电商贸易的E-WTO,将会为普通投资者与消费者,中国经济,乃至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呢?

  首先,最大的变化来自于世界贸易基础层面的重构。跨境电子商务飞速发展,给世界各国中小外贸企业带来了"走出去"的新机遇。作为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后来者与多数派,中小企业当前需要建立的商业规则犹如第三世界国家在战后重新获得主权与发展权一样关键。

  而E-WTO的制定显然在旧有贸易规则之外开辟了新路。同时,新WTO也能够绕开以往国与国,区域之间难以达成一致共识的难题。例如,已经进行十几年的多哈多回合谈判仍未见分晓,这样的效率显然是新兴经济体无法等待的。

  新WTO或许会摆脱大宗贸易的"围栏"法则,重回市场的最初形态--集市贸易的形式,以互联网、电商平台为全球集市,通过新一代、支付、物流、信用的基础设施交易,最终通过一系列简单、多边的贸易规则,实现小件商品市场的跨国快速流通。

  在这方面,国家层面所做的只须开放大门,降低关税。当前,中澳自贸协定、自贸自贸区、中沙自贸区正代表了这一开放趋势。

  其次,创建E-WTO的第二大变化或许来自中国。众所周知,过去中国的入市谈判一波三折。此后,中国在经贸规则治理中也没有发言权,这让中国在全球贸易中长期处于被动角色。截至2013年底,中国在WTO起诉案件共计12起,被诉案件19起。随着中国经济的影响不断扩大,这一被动角色的负效应将愈演愈烈。

  相比之下,在互联网经济、电子商务的发展上,中国已超过了日本,在部分的领域可以跟美国比肩。这为中国成为新规则的制订者、引领者提供历史了机遇,也让中国更有机会以更加平等的市场身份在全球贸易中获得市场。

  另外,作为新兴经济的驱动力量之一,E-WTO的建立不仅将继续拉动中国内需,还将作为外贸出口的有力抓手,为中国艰难进行的供给侧改革提供更大的经济空间,同时互联网经济本身也是供给侧驱动器之一,促进资本与制造业产能向民生消费领域转型。

  最后,创建E-WTO的最深远变化或许在于互联网经济对世界经济未来稳定增长的贡献。世界经济发展到今天,通过几大经济体拉动全球的做法已被证明不可持续。战后新兴经济体的崛起,以及多边领域合作迄今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甚至已经超过美欧等大国。

  目前,世界经济正缺乏一种能将新兴经济体、新兴商业领域聚合在一起基础性平台与原则。而E-WTO正是这样一种全球范围内的贸易平台,它所能带来的商贸自由与贸易便利性,正激发了全球中小企业与潜在消费市场的潜力,让市场回归百家争鸣的市场机遇多样性。

  对于投资者而言,E-WTO也意味着投资种类的多样性,以及投资风险的降低。不难想象,E-WTO将帮助全球资本更清晰地看到新兴领域与市场的投资机会,让过去5年占全球增长的60%的新兴市场体发挥最大的作用。

  (本文作者张榕博为媒体人,资深记者)

[责任编辑:张爱萍]
热图推荐
回到顶部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