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中国飞行力学专家陈士橹院士

2016-04-27 14:45 来源:西北工业大学新闻网  我有话说
2016-04-27 14:45:22来源:西北工业大学新闻网作者:责任编辑:张爱萍

  突遇撤并风波倾力保住宇航专业

  正当西工大宇航工程系建立仅几年,逐步走上发展正轨的时候,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麻烦和冲击,面临着被“撤并”的严酷现实。

  1963年,国务院在航空工业管理局的基础上成立了新的第三机械工业部(以下简称三机部),分管航空工业。由于管理体制的原因,三机部航空工业领域以外的职能被剥离,不再分管航天工业,这在一定意义上意味着三机部有理由不再支持所属高校办宇航专业,而航空高校培养的宇航类专业人才也难以安排到三机部管辖的航空企事业单位。1964年前后,三机部内部有的负责人主张:高校的专业不要分得太细,火箭、导弹跟航空不分家。国内许多专家也支持这种观点,究其实质就是要求其所属的航空院校撤掉宇航专业,将其归并到航空类专业中。

  上级主管部门的意见令其所属的航空院校不知所措、无所适从、压力倍增,这个新建的、与国防事业密切相关的宇航工程专业刚诞生就面临着被“撤并”的窘迫状况。这股突如其来的“撤并”风使得西工大及其同类航空高校都面临着一次学科专业上的重新“洗牌”。学校领导左右为难、举棋不定,既要考虑上级主管部门的意见,又要考虑学校办学的实际情况,领导之间意见也不统一,有的赞同“撤并”,有的主张坚持办下去。

  那时,陈士橹正满腔热忱地倾心于宇航专业的建设与发展,他从事宇航专业教育教学、科研工作已经四五年了,也打下了坚实的发展基础,打开了良好的发展局面,初步取得了一些建设成效,宇航工程系的教育教学、科研工作也逐步走入顺畅发展的轨道,然而这股“撤并”风犹如突如其来的“空中急刹车”,让陈士橹以及那些亲手创建宇航工程系的先驱者们感到百般不解和迷茫!

  亲手创建并领导着宇航工程系,又亲历过教学实践、人才培养和专业建设的陈士橹,觉得宇航工程系还是应该继续办下去。

  他坚定地认为,航空和航天在学科上的差别很大,要研究的东西也很多。而且,从国防建设的高度看,中国这么大的国家,没有航天肯定是不行的。

  诚如陈士橹所言,我国当时并没有单独设立宇航院校,从国家发展战略来审视,宇航事业正在起步阶段,亟须培养大量科技人才,在这种情况下,突然要取消宇航专业,陈士橹感到非常痛心,百思不得其解。

  陈士橹是一个敢于讲实话、做实事的人,十分重视学科、专业设置和人才培养,敢于坚持自己正确的判断。在专业设置上,他认为多数专业强调共性、通用性,或按学科设置是对的。但对于尖端的国防专业,在重视共性的同时,要多强调一些特性,单独设置专业也是应该的,不宜一刀切。宇航工程系的专业应该继续办好,不应取消或与其他系归并。

  在宇航专业存亡与否的紧要关头,身为系主任的陈士橹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四面出击”,毫不掩饰地主张自己的观点,为保留宇航工程系奔走呼吁。

  1964年,国防科委在北京召开全国国防高校工作会议,陈士橹在会议上“放了一炮”,胸襟坦白地坚持航空航天专业要分开,呼吁保留宇航专业。他的一席话引起了与会领导和代表的关注,也有人为他捏了一把汗,责怪他太执着、太大胆了!然而陈士橹不以为然,执着地坚持自己的观点。在各种不同意见的激烈交锋中,他敏锐地觉察到,时任国防科委副主任、国防工业办公室副主任,主持国防科技、装备和国防工业工作的张爱萍上将“实际上还是支持他的观点的”。

  陈士橹清晰地记得,张爱萍在总结会上说过,有些专业这个部不需要,其他部可能需要,各个部要有一点大局观。

  这期间,在四川召开的全国空气动力学会的研讨会上,他又见到了时任国防科委副主任钱学森,陈士橹不失时机地向钱学森反映他的想法。钱学森听后态度十分认真地表明了他的看法。

  陈士橹回忆说:“钱学森先生当时说过,很多人都说要把你们宇航工程系撤掉,但我是赞同你的。宇航工程还是国家急需的专业啊!”

  钱学森的一席话,让陈士橹感到十分宽慰,他的努力和坚持没有白费,他得到了钱学森的支持。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在国防科委有关领导及钱学森的关心、支持下,由于陈士橹的执著和坚持,最终保住了西工大宇航工程系的航天专业,西工大宇航工程系成为全国航空院校中唯一没有被“撤并”的宇航院系。

[责任编辑:张爱萍]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