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发现元代兵营遗址(图)

2016-11-29 06:52 来源:京华时报  我有话说
2016-11-29 06:52:18来源:京华时报作者:责任编辑:许莹莹

  文物局组织人员对被盗遗址进行试掘。

  被盗掘嫌疑人破坏的文物。延庆区委宣传部供图

  原标题:本市破获盗掘大案“唤醒”金元兵营遗址

  村民在庄稼地意外发现坑洞,文物、公安等部门接举报后调查发现,险被盗掘的位置竟然是金元时期聚落遗址。昨天上午,延庆召开表彰会,对在查办“5·18”金元时期古文化遗址盗掘案中作出突出贡献的单位和个人予以表彰。此案也是近年来本市破获的最大一起盗掘古文化遗址案。据了解,此次破案,延庆警方仅用了17天,便将以张某成为首的4人盗掘古文化遗址犯罪团伙抓获。

  盗掘案“唤醒”地下遗址

  千家店镇大石窑村位于延庆区东北部,在崇山峻岭之间,大石窑村所在地却相对平坦。今年5月18日上午7时,千家店镇政府接群众报告,称大石窑村耕地内夜间有人挖土,疑似盗墓。区文委接报案后立即派人赶往大石窑村。

  案发现场为玉米地,刚长出幼苗的农地中已经被挖了20多处坑洞,地表还遗留有铁器残片和瓷

  片、瓦片等。据大石窑村村民介绍,17日上午在自家地里发现了这些坑洞,庄稼苗也被踩倒,当时以为是架电线的工人所为,还让村干部向镇里反映。

  让村民没想到的是,18日早晨又发现多了9处盗挖的痕迹,当时这些盗坑还被进行过简单回填。这看似“蹊跷”的事儿让村民有了异样的感觉,于是决定报告。

  区文委工作人员根据现场勘探情况和文物残片,初步认定该处耕地疑似古文化遗址。这片遗址此前既不属于文物保护单位,也没有纳入地下埋藏区,一直沉睡在地下。

  对此,区文委连夜向市文物局和区政府等有关上级领导报告了案情,并请求北京市文物研究所专家支援。同时,区文委和镇政府到公安部门进行报案。

  17天4名嫌疑人全落网

  19日凌晨,盗窃分子再次来到现场,埋伏在附近的民警和群众当场将涉案人员赵某瑞抓获,查控涉案车辆1辆,在现场起获铁锹1把,在车内起获地方志部分复印件和手机、对讲机等物品。

  当天上午,市文物局文物监察执法队队长赵建明亲自带领古文化遗址研究专家、区文委有关人员到盗掘现场勘察,初步确认为金元时期文化遗址盗

  掘。与此同时,千家店镇政府开展文物保护宣传工作,并派联防队员对被盗掘遗址进行24小时看守,防止犯罪分子继续盗掘。

  案发后,区公安分局专案组兵分多路,辗转河北张家口、廊坊等多地,行程3600余公里,仅用17天便破获了以张某成为首的盗掘文化遗址犯罪团伙,4名案犯全部落网。

  据介绍,延庆“5·18”金元时期古文化遗址盗掘

  案,是近年来北京市破获的第一起也是最大的一起盗掘古文化遗址案件,是文物、公安和地方政府协同打击文物违法犯罪的成功案例。

  根据《文物保护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所有地下、水下的文物均归国家所有。因此,即便这片遗址此前不是文保单位,也非地下埋藏区,但遇到“侵犯”,依旧要进行“严打”。

  将申报地下文物埋藏区

  据延庆区文委文物科科长范学新介绍,作为北京近年被盗的最大遗址,它虽然没有发现完整器物,但发现了可复原器物十余件,陶片、瓷片、红烧土等若干。此外,还发现了建筑基址。其中具历史文物价值器物有六

  鋬锅、高足铁盘、铁刀。

  范学新称,此次盗掘违法分子破坏了古代遗址,同时破坏了部分文物。他们采用了金属探测仪勘探,相比以往盗墓相比,采用了现代科技手段及研究地方志。

  目前,被盗挖的墓坑

  已试掘完毕,并进行了回填保护,文物保护部门将根据实际情况确定下一步保护方案,同时,准备近期将此遗址申报为北京市地下文物埋藏区,地方政府将加大巡视、看护力度,发现可疑情况及时处理。

  □解密

  遗址面积16个篮球场大

  据了解,在对被盗掘遗址进行试掘后,市文物局及延庆区文委开展文献研究,到赤城等地走访,组织专家论证,最终确定大石窑村被盗掘遗址为金元时期聚落遗址。

  市文物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之所以说这是近年来破获的最大一起盗掘古遗址案,是因为此前破获的多为盗窃田野文物,但这片遗址经过试掘,初步判断占地几十亩,也就相当于7000平方米。“如果按420平方米的标准篮球场来计算,这片遗址相当于16个篮球场大。”

  初步判定金元时期兵营

  据文物专家介绍,元世祖忽必烈一统天下后,三座雄伟的都城——元上都、元大都、元中都次第而起。其中,元大都位于如今北京城区内,目前在北土城仍有元大都遗址。

  昨天上午,记者在表彰会议现场看到了出土的三足双耳铁撑、双耳三足盘、铁犁、铁刀等,文物专家根据这些出土文物初步判定,“遗址周围山势陡峻,但附近有水源,地势相对平缓,适合驻守关卡,在金元时期或是兵营。”

  若真是兵营,那它和元大都有何关联?市文物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此处遗址今后如何保护目前有几个方案,包括进行抢救性发掘、纳入地下埋藏区范围等。不论未来采取何种保护方式,遗址的“身世”之谜都将随着时间慢慢得以更深度“解密”。

[责任编辑:许莹莹]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