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的卫星时代 什么是障碍?

2017-02-13 11:10 来源:中国青年报 樊未晨 我有话说
2017-02-13 11:10:34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樊未晨责任编辑:赵清建

  “造卫星对我们来说根本是遥不可及的事情,现在卫星就摆在我们面前了,我突然发现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广东省东莞市东华初级中学初二学生胡政说。

  春节前,胡政在海南文昌参加了一个名为“少年微星创客”的特训营,在这个由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中国教育学会联合主办,中国宋庆龄青少年科技文化交流中心、中国科协青少年科技中心及北京九天微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承办的5天特训营中,胡政与来自全国31所中小学校的几十名孩子一起,共同完成了“少年星”原型样星的设计和组装制造。据了解,这颗“少年星”原型样星将由专业机构进行升级改造,并于今年上半年择机发射。

  曾经,“造卫星”“发射卫星”这些与航天相关的工程,因其“尖端”“前沿”,总给人一种“冷艳感”,而随着这两年我国航天事业的飞速发展,与航天相关的新闻见诸报端的频率大幅上升,航天的神秘感正在一点点的消除。有人甚至说,中小学科普已经进入了卫星时代。这样的时代真的来了吗?卫星时代的科普如何做呢?

  科普的重点不是知识而是系统的思维方式

  “现在的学生无论是日常学习还是参加学科竞赛、科技比赛,‘单打独斗’的时候更多,其实,越尖端的项目越强调合作。”海南省文昌中学教师谭理川说。

  孩子们的这种特点,在刚进入特训营的时候表现得尤为突出。

  一个名叫“水到渠成”的任务要求他们完成——学生经过分组后被带到海滩上,每个组都拿到了牛皮纸、塑料袋、一次性水杯、塑料布、胶带等物品,要求他们利用这些工具把海水引到沙滩上来。

  “学生们有的挖渠,有的打水,但大多数学生都是各做各的,没有人统一协调。”谭老师说,不少队伍在这个项目上是失败的。“我甚至想过挖条沟跟海平面平行,利用坡度把海水引进来,但是那就要挖一个半米深的引水渠,这在很短的时间里根本完成不了。”胡政说。胡政所在的组因为没有形成统一的意见,没有找到可行的引水方式,一点水也没有引到,那个任务以失败告终。

  但是在另外一个名为“穿越火线”的任务中,不少小组却完成得不错。来自广东省的初二学生夏闻天解释,因为这个任务不需要合作只要每个人做好自己就可以。

  为什么说制造卫星是一个很好的培养科学素养的活动?飞行器设计博士、曾任东方红五号预研项目负责人的刘丽坤说,不仅是因为卫星技术素有“科技皇冠上的明珠”之称,更因为造一颗卫星涉及的领域非常多,比如结构、电源、星务、通信、姿控、热控、载核等多个分系统。在制作卫星的过程中,强调的是人与人的合作,要很多人合作才能最终完成一颗卫星上天运行。所以,让孩子们制造卫星,除了要让他们学习航天知识,更多的是学习建立一种“强大的系统化的思维方式。在遇到问题的时候学会分解问题,在解决问题的时候学会合作”。

  随着活动的进行,擅长“单打独斗”的孩子们,逐渐找到了合作的乐趣,年龄小的孩子负责小组海报设计,动手能力强的负责各种组装工作,年龄大的高中学生则承包了各种复杂的计算和运算任务。

  卫星时代的科普最大阻力仍然是应试

  虽然卫星技术是科技皇冠上的明珠,参与卫星制作的过程能全面提升孩子的科学素养。但是,真正让中小学生们“玩”上卫星似乎还有一段距离。

  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成本。

  “即使是孩子们做的这种科普小卫星成本也要几百万元。”刘丽坤说,不过,随着一些商业卫星公司的进入,参与到这一领域的人会越来越多,必将大幅降低卫星制造的成本。就像当年的电脑,在电脑没有普及的时候,每一台电脑不仅体型庞大而且造价高,随着PC机的出现,使用人数越来越多,电脑的成本降到了普通人可以接受的范围了,“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人们会像现在玩手机一样,每个人可以操控自己的卫星”。

  “钱不是问题。”乌鲁木齐市第二十中学教师帕孜力·买买提说,用卫星做科普,并不意味着天天让学生把卫星送上天,其实,只要送上天了一颗卫星,后续的观测、科学实验学生们都能参与,并没有那么烧钱。

  “做科普重要的是让学生参与活动的过程。”浙江省武义县壶山小学教师韩增伟说,“不一定都要买最贵的,只要能让孩子参与进来就好。”

  夏闻天同学介绍,在特训营的时候他们曾经做过一个模拟活动,老师们在地上画好了地球、火星、水星、月球,板子上还画着太阳等,让学生们遥控当天组装好的小车,模拟把卫星送到预定的位置,并且让卫星指向太阳能板。

  “最初,我们觉得这个活动太low了。”夏闻天说,但是真的做起来才发现光是调整角度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模拟倒计时的声音开始的时候,“我们觉得代入感很强,真的觉得不一样了,所有人的状态就像在真正的卫星发射现场一样。”

  “现在往往小学的科普做得红红火火的,到了中学就会出现‘断崖式’的减少。”韩增伟在中学工作了11年,又在小学工作了8年,他对此深有感触。

  挡在科普面前最大的阻力从来都是当前学校的评价体系,无论是航模、机器人还是卫星。

  一位边远地区的中学科技老师说:“我有个同事,经常把他的儿子交给我,让我带着他儿子玩航模、捣鼓机器人,实在没事了就帮我在科技教室里打下手。他班里有55个孩子,他却从来不让他们参加我组织的活动。”因为,那55个孩子是他的工作,他工作的成绩就体现在55个孩子的学习成绩上,“所以,他要把那55个孩子关在‘四面墙’中”。

[责任编辑:赵清建]

[值班总编推荐] 老百姓喝水的基本权益不容轻忽

[值班总编推荐] 领航新长征路的中国精神

[值班总编推荐] 福岛悲剧中的闹剧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