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频道> 网事> 正文

人才合理流动,出路何寻

2017-02-14 14:04 来源:《中国科学报》  我有话说
2017-02-14 14:04:01来源:《中国科学报》作者:责任编辑:宋雅娟

  ■见习记者 王之康

  近日,教育部办公厅下发了一个旨在推进高校人才工作持续健康发展的通知,明确表示“不鼓励东部高校从中西部、东北地区高校引进人才”,这让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人才工作办公室主任庄世宏喜忧参半。喜的是在“双一流”建设实施办法刚刚出台之后,教育行政部门就发布了这一通知,可谓恰逢其时。忧的则是这样一个通知到底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其实,近年来高校人才的流动一直都存在诸多问题,那么在“双一流”建设已经进入实质性阶段的情况下,要促进高校高层次人才的合理流动,究竟路在何方?

  人才流失之痛

  庄世宏之所以会如此担忧,是因为教育行政部门曾多次出台文件加以引导,但实际效果却并不如人所愿。比如教育部2013年底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高校人才引进工作的若干意见》,表示支持高层次人才向中西部高校流动,东部高校不得到中西部高校招聘长江学者。“在用词上,2013年的‘不得’比现在的‘不鼓励’更加强硬,但效果怎么样呢?我们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庄世宏的语气有些无奈。

  庄世宏的担忧,更是因为对于高校人才的非正常流动,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人才流失方面,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有着切肤之痛。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于1999年由7所科教单位合并组建而成,但在更早的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作为其前身的几家科教单位就出现了大批人才流失。“在那段时间,短短几年内,我们学校的高层次人才就走了五六百人。”回想起那段岁月,庄世宏不禁叹息,想走的、能走的全都走了,剩下的都是走不了的,或者是想留下专心做学问的。

  这种现象直到上世纪末才得到一定遏制。尤其是于2004年开始实施人才强校战略后,在至今为止的十几年时间内,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总共引进人才800多人。不过,其中大部分人才都是从国外引进的,“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增加国内高层次人才的总量”。

  自从国家提出“双一流”建设后,尤其是从去年开始,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曾有几个人才要走的苗头,虽然最后挽留住了,但这让庄世宏的压力又升了上来,他明显地感觉到形势又变得非常严峻了。一两个高层次人才的流失固然会对学校发展带来很大影响,但他更担心的是人才流动带来的“破窗”效应,“2017年依然是这种形势,危机感更强了,极不稳定、极不安定”。

  教师争夺之战

  在南京大学教育经济与管理研究所所长操太圣看来,这一通知的出台,恰恰反映出很多高校已经实质性地到别的学校挖教师了,或者说自己学校的教师被外校挖走了,有可能导致新一轮的教师管理乱象,而教育行政部门也不希望自己出台的政策导致国内教师生态的扭曲。

  “一方面要从外校引进人才,一方面要保卫本校人才,高校高层次人才之所以会受到如此激烈的争夺,是因为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认识,就是如果没有一流的师资,要建设一流大学就是奢谈”。操太圣说,因此很多高校投入更多资金吸引优秀人才的做法,貌似就有情可原了。但一个有目共睹的现实问题是,由于地理环境、自然环境或社会环境等方面的差异,中国东部和中西部的发展状况是不太一样的。相对于中西部地区,东部地区有更加雄厚的资金,所以在人才争夺的过程中,主动权也会更强一些。

  纵观我国实行过的重点发展部分高校的政策,不管是“985工程”还是“211工程”,高校一旦进入这个行列,就会相应地得到更多的资源和机会,这对于高校自身发展都是大有裨益的。所以在新的“双一流”建设的政策出台后,每一所高校都毫不犹豫地想方设法争取进入这一行列,而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教师。

  但其实,人才争夺这种现象并不仅仅产生于东部高校与中西部高校之间,在同一个区域内也同样存在这一问题。比如去年年底在南京大学举行的教育部深化高校教师考核评价制度改革经验交流与研讨会上,中国人民大学的一位副校长就透露,学校的高层次人才屡次被同市的名牌大学挖走。

  “有的学校会出价更高一些,向兄弟院校的著名学者伸出橄榄枝,这种现象也很普遍。”操太圣说,即便是中国人民大学这样的优秀大学都存在被挖人的情况,更何况经济水平相差比较大的东部地区与中西部地区呢?

  合理流动之路

  当然,假定学者圈子存在人才市场的话,如果每个人才都能根据自身定位选择重视其价值的高校去工作,这也是合理的。不过虽然如此,如果过于放任这种现象,就可能会导致各地区高校发展越来越不利的情况。那么,应该如何实现高校人才合理流动呢?

  在操太圣看来,不管是高校相互之间挖人,还是教师自己流动,其背后都有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就是教师待遇。“可能当前高校教师的工资收入,真的不能让他们安心地长时间地投入到繁重的工作当中去。”操太圣建议,如果能适当提高他们的待遇,让他们不管是在经济发达的东部还是经济欠发达的中西部都能过着有尊严的生活,那么,中西部高校的教师也就不一定非要到东部去了。

  事实上,就在2016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已经联合印发了《关于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见》,允许科研人员从事兼职工作获得合法收入和允许高校教师从事多点教学获得合法收入。

  对于教育部近日下发的通知,庄世宏则希望除了“不鼓励”“不得”这样的词汇外,能有一些更加具体的、有效的政策或措施,而不仅仅是一个导向。比如教育部去年5月发布的《关于做好2016年度“长江学者奖励计划”人选推荐工作的通知》中就明确提出,西部(含赣南、湘西、恩施等执行西部大开发政策的地区)、东北地区高校从东部地区或海外招聘的高层次人才(近3年连续在东部地区或海外工作),年龄放宽2岁。“类似这样的措施,才能保证通知的落实,起到更加实际的作用。”庄世宏说。

  同时,操太圣还有一个与庄世宏相同的看法,就是现有的人才流动,并没有额外增加一些新的一流人才。不管是从东部到中西部,还是从中西部到东部,国内人才总量并没有改变。“如果把视野放到全球范围,不断从国外吸引一些人才,我觉得这是大家乐观其成的。”

  此外,高校之间建立战略联盟关系也是一种促进人才合理流动的方式。“这样的话,不仅可以避免彼此挖人的现象,还可以实现人才资源共享,中西部高校也可以把更多的东部优势资源拉过来利用,实现双方共赢。”操太圣说。

[责任编辑:宋雅娟]

[值班总编推荐] 老百姓喝水的基本权益不容轻忽

[值班总编推荐] 领航新长征路的中国精神

[值班总编推荐] 福岛悲剧中的闹剧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