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频道> 言商> 正文

长虹控股公司董事长赵勇:我可以低调 但长虹不可以

2017-02-15 14:04 来源:四川在线  我有话说
2017-02-15 14:04:11来源:四川在线作者:责任编辑:战钊

  实体经济兴,则国运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才能奠基在坚实的基础之上。振兴实体经济、做强具有市场竞争力的经济主体,是当务之急,刻不容缓。

  振兴实体经济,企业当家人的担当至关重要。川企不乏优秀企业家,当前经济形势下,他们在忙活什么?思考什么?瞻望什么?需要得到什么支持?四川经济健康发展,需要什么样的企业家精神?

  由此,我们聚焦“BOSS”(“老板”)们,今日起推出“BOSS来了!”专栏,不定期刊发川报观察记者对四川优秀企业家的采访报道,展现四川实体经济一线拼搏奋斗的实情,以期弘扬企业家精神,为四川经济健康发展营造良好舆论氛围。

  四川在线-川报观察记者 董世梅 朱雪黎

  “●我可以低调,但长虹不可以。长虹需要影响力、更需要话语权。

  ●一个千亿规模的企业盈利十多亿,这样的数据并不算好看,更不算光荣。

  ●到现在,我依然是一个坚定的“技术派”。在长虹我们提出过技术创新不用预算,需要多少给多少。

  ●市场是公平的,不要怨天尤人。我们的发展不够、发展不足,赖不上“国有企业”这个身份的账。”

  2月14日,绵阳。长虹控股公司总部,数家媒体记者打破办公大楼的宁静。上午九点半一如往常的西装革履、无边框眼镜,长虹控股公司董事长赵勇准时出现。一进门,他就主动与记者们寒暄,一一交换名片,声音很轻,话也不多。

  “低调”是外界对赵勇的普遍评价。“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与媒体交道确实不多。我可以低调,但长虹不可以。长虹需要影响力、更需要话语权。”赵勇41岁执掌长虹帅印,当年长虹还是百亿级企业,而今千亿长虹即便规模做大,但却面临着发展不足、盈利能力不强等问题,行业盛极一时的光环也似乎暗淡。

  在2个多小时的采访中,赵勇坦言长虹所面临的困境,言语中更透露出他对长虹未来发展的自信与笃定。

  一个转变:扭亏为盈

  BOSS说:“一个千亿规模的企业盈利十多亿,这并不光荣。”

  记者:刚刚过去的2016年,前三季度,长虹控股公司实现利润总额16.2亿元,同比增长698.29%。这是否意味着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您过得要舒心很多?

  赵勇:说来惭愧。一个千亿规模的企业盈利十多亿,这样的数据并不算好看,更不算光荣。

  面对未来,我觉得压力巨大。经济低迷、行业的剧烈变化等,长虹要赶上潮流、站在潮头并不容易,但这是命运攸关的事情。长虹需要改变“老”这个刻板印象,全新变革。

  与压力相伴的是信心。长虹是同行中,总部距离沿海最远的企业。一个内陆家电企业能够发展成长至今,这本身说明了长虹有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创新基因的延续。另一方面,长虹可以说是行业中,国企色彩最为浓重的企业。“国企”的标签,让长虹上上下下已经有了“变革成习惯”的认识。这很不容易,不是每个企业都愿意变革,不是每一次变革都能赢得多方理解。

  记者:去年2月,您说“长虹现在是处在困难时期”。现在,这句话是不是可以改改了?

  赵勇:尽管长虹扭亏为盈,但总体而言,盈利能力不强,利润薄是我们当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困难依然还在。

  2013年,公司以拥抱互联网的态度和决心提出并发布了基于智能化、网络化、协同化维度的“新三坐标”智能战略,加速战略转型。但是转型这件事情,知易行难。长虹需要系统深刻的变革,这注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等到长虹的盈利能力有了显著的改善和提升,或许这话才可以改。

  一种质疑:个别产品叫好不叫座

  BOSS说:“失败,不会动摇我们创新的决心。”

  记者:近几年长虹发布了不少行业技术领先的产品,但个别产品的市场反应并不强烈。这怎么看?

  赵勇:必须坦承的是,确实不是每一款创新产品都立即引起市场热烈的响应,个别暂时没有取得较大的商业成功,创新就意味着风险。

  产品是长虹技术创新的载体,你问到了我认为的长虹痛点之一 ——技术。为什么说有痛点?不妨分析下上述问题出现的原因:可能是对用户、消费者当前需求的把握不到位,虽然技术上是领先的,但其使用配套和应用环境还需要一个过程,时机未到。我所期待的技术创新是要改善用户体验、解决用户真实和潜在需求,最好还是基础性的、原创性的技术创新。

  记者:这样未引起市场波澜的创新产品影响大家的士气么?

  赵勇:即便面对失败,也不会动摇我们创新的决心。在长虹内部我们早就有“宽容失败”的氛围。在长虹,没有人因为创新不成功受到处罚,影响了工作、饭碗的。

  另一方面,我们也确实有打开很好市场影响的产品。比如CHiQ电视现在已经成为我们利润的最重要构成。在过去一年,长虹Q3T单品累计利润过亿元,累计毛利率达40.7%。这些是对我们继续创新的鼓励和认可。

  记者:2015年7月,长虹控股公司全球招聘总经理,最后是长虹内部的人员当选。有人觉得这会不会就是走个形式?

  赵勇:这是实实在在的全球海选总经理,而且我们邀请了第三方机构参与,每一个环节都公开透明,经得起考验。

  人才是长虹的第二大痛点。体制机制的改革也好,技术、模式创新也罢,关键在人。这比技术、资金更重要。尤其是不同时期,对人才的需求不同,当下的长虹转型就特别需要新鲜血液的加入。

  去年,所有长虹高管都签订了责、权、利匹配的绩效合同;11名子公司负责人被免职、降职、降薪。激发人的活力和潜力是长虹改革中的重要选项。

  两个13年:技术vs管理

  BOSS说:“执掌长虹以来,我的每一天都在打仗。”

  记者:有一个有趣的发现,您曾在清华求学13年,而今年也是你执掌长虹的第13年。“两个13年”,记录的是技术派和掌舵者的两个身份。

  赵勇:确实如此。在清华的13年,是我人生观、世界观乃至性格形成的关键时期。这个阶段的求学和科研对我的影响很大。到现在,我依然是一个坚定的“技术派”。在长虹我们提出过技术创新不用预算,需要多少给多少。

  今年是我执掌长虹的第13年。执掌长虹以来,我的每一天都在打仗,有收获,也有遗憾,有大胜仗,也有大败仗。聊以自慰的是,我一直在努力,一直把自己当成长虹利益的坚守者、捍卫者、奋斗者。

  记者:捍卫利益,对于国企领军者是不是难度更大?

  赵勇:市场是公平的,不要怨天尤人。长虹需要系统的转型和变革,我认为更多的问题在于长虹内部的很多管理问题需要理清楚。我们的发展不够、发展不足,赖不上“国有企业”这个身份的账。

  换句话说,企业都有趋懒的特质,国有企业要考虑出资人的利益,保证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容易产生一种求稳避险的心态,造成创新精神的缺失。但是长虹所处的市场环境决定了我们必须向前,必须创新冒险。不进则退,这是市场决定的,与身份无关。

  两个“进”:商业模式、国企改革

  BOSS说:“还要下大力气改,本身病怏怏的,怎么去攀‘珠峰’?”

  记者:近期,长虹准备在那些方面“进”?

  赵勇:产品方面,期待更多的产品市场表现从“不三不四”加速转变成“数一数二”。商业模式发生剧烈变化之时就是弯道超车的最佳时机。未来,我们可能会开辟出第三条路。我经常在想,乐视这样创新了市场模式的企业,如果有好的终端制造能力,那将非常可怕。

  我认为,很好的产品制造能力,这是“1”。背后加上商业模式创新等“0”,企业成长速度将倍增。

  记者:您一直在强调的内部管理方面呢?

  赵勇:还要下大力气改。对标全球,长虹希望可以成为全球受人尊敬的企业。本身病怏怏的,怎么去攀“珠峰”?

  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也将进一步积极探索。创新绩效考核,今年我们将在管理高层强化绩效考核。目前,正在制定方案。更重要的是企业内部的“瘦身”,我们将清理集团及下属200余家公司中的 “三非”企业(非主业、非控股、非营利产业),同时进一步推进落实国企改革,将经营权、人事权、分配权、部分投资权下放子公司,提升资本运营效率。

[责任编辑:战钊]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