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足迹:我们和C919一起备战首飞

2017-05-04 20:44 来源:中国航空报 杜毅洁
2017-05-04 20:44:33来源:中国航空报作者:杜毅洁责任编辑:毕孝斌

  翘首期盼的C919商用客机即将首飞啦,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该型飞机的背后还有一支中国航空工业试飞团队在为其默默地保驾护航。我有幸成为这个团队中的一员,航空工业试飞中心一名发动机试飞工程师。

  2017年3月,料峭的春寒中,C919飞机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开始实施地面滑行试验。作为国内繁忙程度仅次于北京首都机场的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平均每天有1314架飞机在此起飞或降落,因此浦东机场4号跑道对C919飞机开放的时间窗口只有每天早晨6:00到8:30。这就意味着为该类飞行试验保驾护航的型号试飞测试工程师戴卫兵和齐春等人必须在凌晨3:00左右登机检查测试设备并确保万无一失,而包括我在内的其他所有试飞课题人员必须在飞行员上机前各就各位。

  凌晨4:10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惠南镇的酒店里,手机闹钟如约响起,我闭着眼睛洗漱完走出房间,酒店的四部电梯上上下下忙个不停,乘客无一例外都是航空工业试飞中心的同事们,电梯里寂静无声,大家都在默默地缓解睡意。

  凌晨4:45酒店楼下,通勤车准时出发,开往15公里以外位于浦东新区祝桥镇的中国商飞民用飞机试飞中心,所有人都在规定时间里准时出发,决不让型号试飞任务在自己这里“误点”。

  凌晨5:15在食堂简单吃一口早餐,我们马上赶到航空工业试飞中心为执行外场任务布置监控方舱,所有人员都有条不紊地开始工作,打开所有测试设备确认测试信号无误。此时,方舱窗外,月亮和太阳正准备轮岗,天空开始泛白。

  凌晨5:45作为发动机适应性试飞课题成员,从飞行员进入座舱开始,我就紧盯座舱视频和发动机测试参数,并且密切关注指挥和机组的通话,了解任务执行的最新动态。因为APU(辅助动力装置)和发动机是飞机上最先运转的设备,稍不注意就会错过发动机起动这个关键过程。如果发生那样的情况,就是我的失职,好在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

  早晨8:40C919滑行试验顺利结束。我们回到临时办公室——数据处理间,等待滑行后的数据。发动机、航电、测试等每个专业的课题主管都在面对动辄成百上千的参数,仔细分析其中规律,确定它们在整个滑行中的变化都是合理的、安全的。

  数据处理间有很多新设备,弥漫着浓浓的“毒气”,所有窗户全部打开也无济于事。3月的上海乍暖还寒,只见坐在窗户旁边的液压系统试飞课题主管张聪把衣服紧紧裹在身上,航电系统试飞课题主管肖妮时不时地咳嗽,可能是连日劳累外加作息不规律的影响,听起来她这场持续了20多天的咳嗽又加重了几分。

  中午12:30在食堂吃完午饭,领导让我们这些进早场的同志回酒店休息,同时强调下午必须按时上班。回酒店的通勤车上,正好遇到机务的同事,我赶紧逮住他们问了一些关于发动机地面开车使用特殊设备的问题。这些我们在书本、在图纸上看到的东西,对他们来说就像自己有几根手指头一样清楚。

  中午13:00在试飞数据处理主管许应康看来,一旦遇到滑行日,中午加班一定和中午饭一样在所难免。今天,所有的课题主管以及商飞试飞中心的工程师们和往常一样一样追着他要数据,他也一如既往的埋头在数据处理加班中。

  下午14:00下午一到数据处理间,我就拿到了早上的C919飞机地面滑行数据。一连串的列表、作图、分析、记录之后,我感觉发动机整体表现不错。接下来我把今天的滑行情况简要地组织编写记入“飞行日志”,并立即与远在阎良的课题组同伴们分享,使得他们能够第一时间了解项目进展和发动机健康状况。

  下午17:00航前准备会按时召开,飞行员和我们试飞型号团队都认为飞机状态满足滑行要求,气象和航管也确定可以按计划执行滑行任务。看来明天又要在方舱迎接日出了!

  晚上19:00晚饭后本想出去走走,但是腿脚都像被抽了筋一样无力。回到房间,脑子里总有数据滚动,有事情跳出来:监控画面上要加两个开关量显示、振动值输出的逻辑要再确定一下、发动机各状态下的典型转速必须做记录……

  晚上22:00来上海这么多天,我和试飞团队的兄弟姐妹们从来没休过周末,成功的信心弥漫在我们每个人心中。窗外已经是漆黑一片,明天早上4:10我们还要继续早场试飞,绝对不能迟到,现在抛开脑子中的数字,还是洗洗睡觉吧!(航空工业试飞中心 杜毅洁)

[责任编辑:毕孝斌]
推荐阅读
    正在加载中......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