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换帽子和衣服 CTO变不成CEO

2017-05-16 09:30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7-05-16 09:30:28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赵清建

  山世光、陈天石等IT界的学术大咖回到教室,再一次成为学生。

  5月10日,在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以下简称计算所)I-Tech创新创业学院成立大会上,学员名单被公布。山世光、陈天石等12位在计算所扶持下出去创业的科研人员,成为第一批学生。而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周逵、联想集团副总裁宋春雨等9位投资人、企业家和学者成为第一批导师。

  计算所为什么要成立一个创业学院

  很多人都有些不解计算所为什么要单做一个创业学院。毕竟,距离计算所东北方向不到2.5公里处,就是鼎鼎大名的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一个月前,中国科学院大学刚刚成立了创新创业学院。

  计算所所长孙凝晖解释:在我们看来,很多机构是从管理学角度教学员怎么做企业,但是,我们将更多地从计算机行业知识出发。“我们的学员需要更多定制化服务,目前还没有机构能满足需要。所以我们把导师请到学院。”

  当然这个学院不追求毕业率,“我们希望在不同阶段帮助他们找伙伴,陪伴他们一直发展下去,而不是拿一个证书。”计算所党委书记、I-Tech创新创业学院第一届理事会理事长李锦涛说。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科学院办企业总有国家情怀。”孙凝晖说。在他看来,计算所要“解决信息高速公路的中国版,这是我们的使命,只有通过办企业才能实现”。而在这个未来的中国版的信息高速公路上,“我们希望解决的是‘车’的问题。”这个“车”,就是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和物联网。

  在孙凝晖看来,研究所创造价值分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把资本变为知识,计算所成立的发展基金就以此为目的;第二个阶段是培养拥有“有价值的知识”的人,计算所的科教融合中心承担了这个任务;第三个阶段是“人”通过创业把知识变成钱,创新创业学院就是要帮助科研人员完成创业的角色转变;第四个阶段是通过投资使钱生成更多的钱,计算所做的产业投资基金就是在这方面的一个尝试。

  “我们现在所处的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创业新时代,有助于加速实现知识与资本的有效循环,加速知识的技术化和技术的商业化。”孙凝晖说。

  作为中国第一个专门从事计算机科学技术综合性研究的学术机构,计算所的学术地位不可谓不高——研制成功了我国第一台通用数字电子计算机,并形成了我国高性能计算机的研发基地,我国首枚通用CPU芯片也诞生于此。

  计算所以产业化手段先后孵化成立了联想、曙光、龙芯、晶上等一批有影响力的技术驱动型公司,寒武纪、视拓等新创公司也已开始在人工智能时代绽放异彩。

  李锦涛强调,科学家创业只是一部分科学家创业,他们要满足一定的条件——有创新的技术成果,有成果的市场需求。

  从CTO到CEO,追求内在的脱胎换骨

  但是,从科技人员转变成创业公司CEO是有难度的。对此,李锦涛也不否认。他说,有许多科研人员花费多年时间依然没能彻底转变。他分析,这可能是由心态转变的困难、与职业经理人沟通的困难、不懂商业性变通等因素造成的。

  技术人员出身的北京云之声技术信息有限公司CEO黄伟也认同这个观点。他说,技术创业看起来很高大上,但不是说技术好就没有问题了。从科研体制的管理到公司管理,存在鸿沟,需要技术人员不断成长与提高。

  “技术专家与企业家有很大的区别。”江苏省产业技术研究院首席产业顾问、I-Tech创新创业学院院长郭可尊说。她碰到过很多CTO(技术总监)后来成为CEO的人。在她看来,他们更有优势:懂得怎么运用技术的力量为客户带来产品的价值。但是这个转型非常困难:CTO是技术理念为中心,CEO以市场和客户为中心。

  问题是CTO能变成CEO吗?郭可尊自己就经历过这种转型。十几年前,她离开计算所,到摩托罗拉中国研究院担任院长一职。一次,她陪摩托罗拉的CEO去拜访联想公司。当时联想公司远没有现在的规模,还是一家小公司。让郭可尊记忆深刻的一个细节是:联想的高管在讲一件事情,摩托罗拉CEO没有听懂。为了听清这位高管的讲话,这位身材高大的老外离开座位,来到这位高管的身边,半蹲在那里。

  “这个美国人不错。”郭可尊当时想。后来,她经历得更多了,才明白这就是企业家精神——不论你身份有多高,在客户前面,永远像仆人一样。

  十几年前,郭可尊到AMD公司做大中华区总经理时,约了一家中国IT企业的老总谈合作。当谈话结束双方准备离开的时候,这位老总突然说:郭老师是您先走,还是我先走?郭可尊当时就懵了:我在摩托罗拉研究院做院长时,你们可都是愿意与我走在一起的!

  对方不肯与她同行的原因,郭可尊很快就明白了:因为对于是否选择AMD公司的产品,当时很多中国客户都很犹豫。他们担心合作不成功,AMD公司的竞争对手会打击报复。很多企业一直到签约仪式快开始之前,还把她拉出去谈话。一个山东的老总直言不讳地告诉她:如果合作失败了,你只是丢了一份工作,我将毁了中国的一家企业。

  郭可尊知道了:做CEO,不仅是做生意,还要对产业和客户承担职责。

  盛大网络董事会主席、CEO陈天桥在选择AMD公司的服务器时,也犹豫了很长时间。有一天晚上快12点了,陈天桥给郭可尊打电话:一个新游戏上线了,没有想到人多到爆。第二天一早,他需要6台服务器。

  放下陈天桥的电话,一直到早上5点,郭可尊通宵打电话在全球调动服务器。这天一大早,陈天桥需要的服务器被送到盛大。陈天桥很感动,没想到郭可尊用另外一种方式陪着他工作了一个晚上。当即,他就表示盛大还要几十台服务器。

  “CEO不是换个帽子和换身衣服就能做成的。这个转变,是内在的脱胎换骨,才能成为优秀的企业家和人才。”郭可尊说。

  “中国产业发展需要太多的企业家”

  在郭可尊的个人经历里,有两个刻骨铭心的记忆:

  第一,她亲眼看到一个伟大的科技企业在短短的几年消失。

  1999年郭可尊加入摩托罗拉公司时,摩托罗拉是一家“伟大的成功的企业”——十几万名员工,非常多的资深专家。

  郭可尊刚加入公司不久,一次开会时大家互相介绍自己,她说自己到摩托罗拉工作两年了,全场哄堂大笑——在场的人在摩托罗拉工作都几十年了。

  而当时的中国手机市场上,摩托罗拉的占有量近四成,成功人士更是把拿着摩托罗拉手机作为身份的象征。

  所有人都以为摩托罗拉可以继续辉煌30年,没有想到因为CEO一个小小的错误让这家公司成为历史。郭可尊说,摩托罗拉太相信自己的技术,由此诺基亚公司得以快速发展。诺基亚用自己的技术获得市场。等到摩托罗拉想要追赶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市场抛弃。

  郭可尊第二个深刻记忆是一家几乎破产的公司浴火重生的故事。

  当时AMD公司到了破产的边缘——大家在饭店开会,员工说,为什么公司这么困难,还要到饭店开会?

  转变来自一位新的CEO。这位新CEO来了之后,做了一个与竞争对手完全差异的产品——opera。最后这家公司走出困境。

  而在市场将近20年的拼搏,让这位计算所的前研究人员对企业家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中国产业发展需要太多的企业家。

  I-Tech创新创业学院的很多学员都是各自领域优秀技术专家。郭可尊认为,学院就是要专注一件事情——“培养未来的企业家,把伟大的公司做得更伟大”。(原春琳)

[责任编辑:赵清建]
推荐阅读
    正在加载中......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