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频道> 头版> 正文

张玉虎与周小红:核物理界的“伯牙”与“子期”

2017-07-14 08:41 来源:国科大 
2017-07-14 08:41:13来源:国科大作者:责任编辑:赵清建

  在近代物理所,有这样两位老师,都是“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一位是近代物理所实验物理中心主任,一位是所长助理。两位年龄相仿、资历相当、研究内容又相近的人,居然自觉自愿地在同一间办公室里一起工作了20年。

  当笔者走进张玉虎和周小红的办公室,看到两张并排摆放的办公桌和两位对面而坐的老师,他们一边吸烟一边忙碌着各自的工作……

  廿余载的同室之情

  提起这20多年的老交情,让张玉虎感慨颇多。1992年,近代物理所第一位“洋博士”张玉虎学成回国,在国外主攻核反应的他回来后想研究核结构。陌生的地方,新的研究方向让张玉虎的工作遇到了很多困难。此时,他得到了同事周小红的诸多帮助。不会算的程序、不会解的方程,周小红都全心全意地帮助他,这给张玉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奠定了二人长久交情的基础。

  至于二人为何长期坚持在同一间办公室,相似的研究方向确实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周、张二人看来,经常切磋交流是一件让双方都能受益的事。两人年轻的时候资历不够,但即使后来有了独享一间办公室的资格,也舍不得这种互相作伴的情谊,时间久了,交情也越来越深。幽默的周小红还说出了几个让人意想不到的理由:首先,人都是有惰性的,独处的时候,他自己也可能像年轻学生一样一整天刷网页打游戏,所以与人共处,可以起到互相监督的作用;一个人在一间屋子的话,发生火灾等危险情况,不利于逃生。此外,二人共室还可以帮助所里节省资源和空间。所以不论怎么看,两人坐在一间办公室里都是美事一桩。

  在学术圈,同等资历和年纪,且研究方向又一致的学者中,很少有这样交情深厚的,连他二人都自称是“核物理口的奇葩”。自古学者都自视清高,文人又常相轻,但是在周、张二人的身上,却有着俞伯牙与钟子期的身影。

  交情背后的君子气度

  合作让双方受益,这是周、张20多年来最深刻的体会。固然二人相似的背景和生活经历造就了相似的观念,但是交情背后除了三观一致,最重要的是二人的君子气度。正如他们朴素的话语:“我们总是互相帮衬。”

  在张玉虎看来,中国的科研水平跟国外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所以科研工作者更应该互相帮助、更加努力。如果彼此相轻或者互相提防,这是我们没本事的表现,也是我们国家的悲哀。所以一定要合作,他们两个“臭皮匠”在一起,总比一个人闭门造车要强。周、张二人虽然研究方向一致,但现在也都是各自的学科带头人,各有各的课题组和学生,做着相近但不同的工作。

  “他的学生就是我的学生,我的学生就是他的学生。我们一起互相帮助,从不说你的我的。”周小红如是说。学生有问题,遇见谁就是谁帮着解决,谁这方面强就是谁来指导。张玉虎附和道:“他的科研经费我可以用,我的他也可以用,反正都是国家的科研经费。”有时他们会合在一起买实验设备,既能一起用,也节省了国家资源,岂不两全其美。

  不过,一山不容二虎,能在一个领域内做到如此程度,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周、张二人看来,这也不是没有诀窍的。

  首先,科研方面,两人虽然方向一致,但是课题各有侧重,所以也会避免一些不必要的竞争和摩擦。这样做工作的时候,可以有主次之分地通力合作。周小红谦虚地说:“我们做的工作,并没有多了不起,都是当今科技大潮中的一粒沙子,就算我不做他不做,别人也会做。我并不把自己研究的东西看得有多了不起,所以不觉得有什么值得被剽窃的。况且同一个方向下,可研究的点非常多,完全可以避免冲突。

  其次,科研之外的事情,他们都放到桌面公开来谈,有什么问题一起解决,从不私下做决定,绝对保证透明化。这样一来,便免去了复杂的人际关系,也少有抱怨和不满的情况发生,省去了很多麻烦。例如,当负责采购昂贵设备的时候,他们总是好几个人一起去,也从来不跟商家吃饭,把所有的事情都放在明面上。

  周、张二人从30多岁开始带学生,就一直都有要给后辈做榜样的自我约束力量。正如二人所言,他们觉得国家对他们的待遇很好,能让他们体面的生活,做自己喜欢的工作,所以他们对生活非常知足,也明白要对得起国家。

  年轻人要眼界宽、要求低

  张玉虎原创绘制的核素图谱是近代物理所的重要科研成果之一,细节考究又精致。在近代物理所人的眼中,张玉虎要比很多研究生都刻苦。但是他自己却不以为然:“刻苦工作只是我的表象,对我而言,在办公桌坐着工作的感觉和游戏迷打游戏是一样的,特别开心,一点都不觉得是负担。”

  但是他也知道,对现在的研究生而言,能达到这个境界太难了。入所教育的时候,所里总让张玉虎给学生上课,他给学生的第一个建议就是让同学们先把自己的兴趣扔掉。因为他知道,太少有人能从事跟自己的兴趣相符合的工作。对这一点,周小红的观点是干一行爱一行,他觉得兴趣是靠自己培养起来的,如果一个学生对本专业没兴趣,换了另一个专业,往往也很难产生兴趣。

  在他们看来,现在大学生的很多苦恼,都是因为对生活期望值太高。很多学生刚毕业,想的不是自己步入社会后能对社会作出什么贡献,而是总想买房买车,盯着自己的物质欲望是否得到满足。这种索取和贡献的不对等,归根结底是因为眼界太窄了。周小红说:“只要是985、211院校毕业的学生,在任何岗位上踏踏实实地干,5年、10年后肯定会作出一点成绩来的。”

  生活中大多都是平凡人,而对平凡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眼界要宽,心态要好。这个要求看似很低,但其实做到的人却极少。所以张玉虎对毕业生有三个层次的要求:第一,先找到能养活自己的工作,在社会上立足;第二,干好自己的工作,在工作中找到存在感和满足感,得到自我的提升;第三,在做事的过程中发现乐趣,享受生活,让工作与兴趣浑然一体,这是最高境界。各行各业道理都是如此。

  在张玉虎看来,他自己就是一块做科研的料儿,他享受工作和生活,这种状态令他感到幸福。而周小红爱岗敬业,做人做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他也为这样的自己感到骄傲。但是能在自己热爱的科研工作中收获这样的人生知音,应该也是他们除了科研之外另一件幸福的事吧。

  (作者马姣系国科大记者团成员)

[责任编辑:赵清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