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频道> 头版> 正文

短视频进入下半场: 残酷的“三个月网红期”

2017-08-04 08:26 来源:千龙网 
2017-08-04 08:26:13来源:千龙网作者:责任编辑:赵清建

  至少一半以上的短视频博主没有实现收入,接下来是快鱼吃慢鱼、大鱼吃小鱼的过程,产品周期越来越短,线上流量越来越贵

  早上起床,Katherine给自己化了个漂亮的妆,又挑了一件适合上镜的衣服。

  Katherine在网络上叫凯蟹琳,她的搭档叫塞巴虾。塞巴虾没有那么多讲究,他通常穿一件T恤就开拍了。“凯蟹琳and塞巴虾”是一个英语教学的视频账号,他们用搞笑、娱乐的方式来教英语。不得不说,“美女和野兽”的组合自带反差,这也是年轻观众热衷的萌点之一。

  这天,两人要录一集关于嘻哈的话题,在“freestyle”火起来之后,这看上去是个绝佳的热点话题。

  5分12秒的视频,查资料、写文案花了两三天时间,拍摄起来倒是简单。制作完成后,两人把视频推送到了社交平台上,一周后,这篇推送在公号上收获了900多个浏览量,微博上200多万次播放。

  在很多人把社交阵地从微博转向朋友圈之后,短视频博主仍然青睐微博——微博能够带给他们更全面的关注,让他们迅速成为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粉丝的“大号”。

  短视频,一般是指在互联网新媒体上传播的时长在5分钟以内的视频内容。成为“大号”是商业变现的基础,但不是全部。短视频前辈“papi酱”被炒至号称2000万元一条的广告打开了行业的胃口,而事实上,整个行业至少有一半以上的短视频博主都没有实现收入,即便是成为了能赚钱的号,一条广告的收入可能也不足papi酱宣称的千分之一。

  先来一打网感

  两周前,凯蟹琳和塞巴虾从深圳飞赴北京,参加秒拍、小咖秀、一直播的母公司“一下科技”的金栗子奖颁奖大会,他们如愿拿到了“最佳知识分享短视频奖”,现场评委认为他们的教学很有趣。

  “针对每个博主,我们都设计了专门的路线,并且要帮助他们时刻调整路线,没有什么样的内容是可以一直红的。”凯蟹琳and塞巴虾所归属的深圳市蜂群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蜂群文化”)副总裁夏晴说。

  内容创业最怕的就是爆款的昙花一现。即便是去年正当红的papi酱,很多人也看到了她的短板——以吐槽为主线的内容、形式易趋向乏味。

  时尚圈有一句话,潮流易逝,风格永存。

  博主们要找到自己的风格、成为超级大IP绝非易事。越来越多的博主选择签约MCN(Multi-ChannelNetwork,“多渠道网络”)公司,由后者帮他们设计风格,做流量、做营销、接合作,以及类似演艺界的经纪公司所扮演的角色。而博主只需要专注做内容。

  蜂群文化旗下有300多个短视频账号。蜂群的员工每天都在各类社交媒体上扒博主,一旦看到哪个博主有红的潜质,并且还没有红,就会马上去争取收入囊中。

  他们判断的依据是什么呢?

  “网感。”夏晴说。她觉得这种感觉没有办法形成一条条的理论依据,“我们这些人天天都在刷微博,刷秒拍,刷抖音。”在招聘的笔试中,公司会让应聘者写出当下最热的话题,以考察网感。

  最近,一个叫“办公室小野”的视频号也被认为很有“网感”,凭借着饮水机涮火锅、熨斗烫肥牛、电脑机箱摊煎饼果子等搞怪美食制作过程,四个月在微博上就积累了260万粉丝。其幕后推手聂阳德称,一个IP如果要在红海市场突围,要有趣、有用、有性格、有价值观,即便如此,一个热度维持3个月的产品也必须要迭代。

  但在关注短视频项目的投资人看来,流量和粉丝量并不等于影响力,也不等于商业价值。接受第一财经次采访的多位投资人普遍有一个观点:最重要的还是要看内容和品牌影响力,这才是变现的根本。

  收益向头部集中

  产品周期越来越短,线上流量越来越贵,“个体户”的博主很难在短期内平衡成本和收益。

  根据数据分析机构QuestMobile的数据计算,截至今年6月,秒拍、快手、土豆三家的月活用户数已经占到TOP10的80%(秒拍在微博上有大量的站外用户)。

  一家MCN公司的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他们每年花在新浪微博上的渠道费用就是上千万元。

  每家MCN公司都是矩阵式发展。除了真金白银去铺渠道,大V带小V是最常用的路数。在这些公司里,围绕一个垂直领域,通常会形成多个账号的矩阵,这些号互相支持,从不同的角度切入,即便有一个阵亡了,其他的还可以继续。此外,每个号的盈利路径都不一样,有的策略是快速变现,有的策略是长线价值。

  “(这个行业)也有比较明显的头部现象,头部内容占据了绝大数收益。”杭州微念科技有限公司CEO刘大雄对第一财经表示。

  而夏晴的说法是,微博上千万级粉丝量的博主年收入一般超过千万元。

  记者从多位行业人士处了解到,短视频目前最基础、最广泛的盈利模式还是广告,分为口播、冠名、植入等几种模式。微博上百万级别的号发布一条图文类的广告,费用的平均水平通常在1万~2万元;而冠名、植入的费用稍高一些,为5万~10万元。

  但成为一个高转化率、有持续盈利能力的IP也难。现在,绝大多数的号依然是依靠大平台的补贴,在维持基本的生存。

  除了接商业合作,博主职业化的另外一条路是走上升通道,成为艺人,一是走下沉通道。

  “前一条路很难,网红博主很难撕掉身上的标签。”夏晴说道。他们不会为旗下的博主做这种规划。

  变现难也是投资人对于这个行业最大的顾虑。今年短视频领域的投融资已经远不及去年活跃了,很多风投(VC)都放慢了看和投的节奏。丰厚资本副总裁汪洁然对记者说,基金今年整体看短视频的都比较少,主要还是觉得短视频变现难。而且,今年腰部项目的整体估值在下降。

  “新项目的难度确实很大。以前的项目拿到A、B轮的比例大幅增加,但并没有达到垄断、集中的阶段。接下来会是快鱼吃慢鱼、大鱼吃小鱼的过程。当流量红利消退之后,内容水平的差异就出来了。”高樟资本创始人范卫锋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第一财经日报

[责任编辑:赵清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