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例"混血"熊猫诞生通婚有助复壮熊猫种群

2017-08-07 09:25 来源:科学网 
2017-08-07 09:25:29来源:科学网作者:责任编辑:毕孝斌

  7月31日凌晨2点17分,全球首只野外引种大熊猫“草草”顺利产下一只“重量级”幼仔。

  草草幼仔初步判断为雄性。

  胡锦矗

  张泽钧

  工作人员试图取出幼仔检查其情况。

  工作人员给草草幼仔剪掉残留脐带。

  工作人员为初生草草幼仔称重。

  推进绿色发展

  建设美丽四川

  专家看法

  “圈养种群与野生种群进行交流,对提高熊猫遗传多样性,提高其后代适应野生环境的能力,对后代的生长发育都是有好处的。”“大熊猫的野化放归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长期投入,在一两年内可能无法见到成效。其中不仅需要科研工作者的投入,还需要相关行业部门的统筹管理、地方上自然保护区的支持配合,以及保护区周边的社区民众共同努力。”——西华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张泽钧

  216克!

  7月31日凌晨2点17分,全球首只野外引种大熊猫“草草”顺利产下一只“重量级”幼仔。圈养大熊猫和野生大熊猫首次成功结合并诞下后代,这对全世界大熊猫的保护研究,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在圈养“滚滚”风靡全球的背后,大熊猫保护长久以来的根本目标,仍聚焦在发展壮大野外种群上。作为“大熊猫之乡”,74.4%的野生大熊猫分布在四川。而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野生大熊猫数量增长超过50%的数据背后,是四川三代“熊猫爸爸”科学家们,为之付出的不懈努力。作为中国大熊猫第三代科研者,西华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张泽钧对此“首例”予以了充分肯定:“这应该能切实地增加圈养大熊猫遗传多样性,提升圈养大熊猫种群活力,对野外小种群的复壮很有意义。”

  野外引种记

  7月31日凌晨2点17分,在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卧龙核桃坪野化培训基地,全球首只野外引种大熊猫“草草”顺利产下一只幼仔。这意味着全球首例野外引种试验取得成功。

  “重量级”宝宝

  大熊猫“草草”是2003年从野外救助回来的雌性大熊猫,目前15岁,此前曾繁育4胎6仔。今年3月1日,“草草”从卧龙核桃坪基地转移到野外。3月27日,科研人员取回安装在它项圈上的录音笔后分析判断,当月23日,“草草”成功与一只来自邛崃山系卧龙-草坡种群的野生雄性大熊猫,完成了自然交配。“大概是7月1日的时候,我们发现‘草草’活动量变大,出现了延时采食等行为。”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科研人员判断,“草草”已经出现了妊娠行为,预产期大约在7月底。7月28日起,工作人员24小时不眠不休,终于在3天后的凌晨,等到了重量级熊猫宝宝的降生。经过13小时的努力,“草草”产下一只体重216克的雄性幼仔。“通常大熊猫宝宝刚出生时体重一般在150克左右,超过200克的都为少见。”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研究人员说,这只大熊猫幼仔算是熊猫界名副其实“重量级”选手了。

  首例的宏大背景

  被誉为“活化石”的大熊猫在地球上至少生存了800万年,到了20世纪,陷入濒危境地。圈养作为保护、研究大熊猫的有效手段,目前已经十分成熟。截至2016年底,全球圈养大熊猫数量达471只。但这个数字背后,野生大熊猫数量之稀少,仍然令人担忧。根据“熊猫四调”数据,目前,中国的野生大熊猫数量仅为1864只。“野外引种试验是一个新突破。”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党委书记张志忠说,大熊猫回归野外,参与种群繁衍,是大熊猫保护工作的重要目标,而圈养大熊猫与野生大熊猫自然交配并产仔,为大熊猫保护提供了又一种新方式,“不仅可以实现圈养种群和野生种群的血缘交换,还将为野生大熊猫种群复壮,以及大熊猫国家公园的建设起到积极作用,推动中国大熊猫保护工作的发展。”2016年底,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率先启动了圈养大熊猫野外引种研究工作,“草草”成为圈养大熊猫野外引种的首例个体。

  “熊猫爸爸”像

  他发明“胡氏方法”调查大熊猫数量和密度

  研究国宝的“国宝”

  要谈论大熊猫保护这一话题,胡锦矗是绕不开的人物。这位西华师范大学珍稀动植物研究所教授、原所长,是世界著名的大熊猫研究专家,也是中国大熊猫研究第一人。作为国际公认的大熊猫生态生物学研究的奠基人,胡锦矗身上的绰号很多,“熊猫教父”、“熊猫教授”、研究“国宝”的“国宝”……每一个称呼后面,都是他数十年来在大熊猫保护领域作出的累累贡献。胡锦矗与大熊猫的缘分始于1974年。这一年,他受命进入四川卧龙,组建了30人左右的四川省珍稀动物资源调查队(又称“野调队”),对四川所有的大熊猫栖息地进行摸底调查。也是在这一时期,他开始研究大熊猫咀嚼竹子的行为,并在不久后发明设计了大熊猫调查“咬节法”,又叫“胡氏方法”。什么是咬节法?大熊猫吃竹子,咬下竹节,消化后排出纺锤形的粪便。粪便约10厘米长,其中通常残留有小竹节。通过这些小竹节表面残留的大熊猫牙印,分析咬痕的齿宽等特征,研究人员可以判断不同大熊猫个体的细微差别,从而得知大熊猫数量和密度。我国从第三次大熊猫调查中开始使用咬节法,且沿用至今。

  他接过了中国大熊猫第三代科研者的接力棒

  被当成“情敌” 爬树和熊猫“对吼”

  现在,西华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张泽钧,接过了中国大熊猫第三代科研者的接力棒。张泽钧24岁时师从胡锦矗,今年是他“抱着熊猫过日子”的第21年。多年来,他在拓展完善咬节法的同时,还研发了随机节点法等大熊猫调查特有的研究方法。更多的时候,他像“野人”多过科学家。野生大熊猫往往生活在原始森林中,每进山一次,他都会把自己搞得胡子拉碴、衣衫褴褛。“大熊猫平时看到胖嘟嘟、慢吞吞,乖得很,但到了发情交配期就会性情大变,脾气暴躁。”2009年3月,他带着团队在佛坪自然保护区考察时,发现观测点对面的山坡上有熊猫在打斗,“根据经验判断,它们可能是为了争夺交配权。”张泽钧悄悄尾随熊猫上了山。原始森林里落叶厚厚铺了一地,一个不小心,脚下的叶子被踩出了沙沙的响声。2只大熊猫顿时警惕起来,其中一只立马把他也当成“竞争对手”,转身就来了一个“回马枪”。山坡上无处可躲,情急之下,张泽钧迅速爬到了旁边一棵大树上。此时大熊猫转“攻”为“守”,一屁股坐在了树下,并对他开始了“狂吼”。“莫办法嘛,我也怕它爬上来。一着急就跟它对吼起来了。”一人一熊猫,隔着一棵树相望,张大了嘴比谁的声音更大,这个场面想象一下似乎很萌,在那一刻却性命攸关、千钧一发。不久后,大熊猫吼累了,也可能发现这个“情敌”没什么威胁性,转身离开。危机解除。2016年,张泽钧和其他数名科学家一起,发现了一个重要的数据——野生大熊猫种群长期生存所需要的最小栖息地面积为114.7平方千米。这对野生大熊猫小种群的科学保护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新闻链接

  10年野化大熊猫25只

  2015年3月3日,国家林业局通报了中国第四次大熊猫调查结果——目前中国现存的成年野生大熊猫数量共计1864只。根据此前媒体报道,国家林业局称,我国自2006年开始实施大熊猫放归自然活动,到2016年底,先后分11批次对25只人工繁育的大熊猫进行野化培训。十多年来,有11只被淘汰,7只被放归野外,还有7只正在培训。追踪监测发现有5只成活,健康状况良好。

[责任编辑:毕孝斌]
推荐阅读
    正在加载中......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