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频道> 言商> 正文

罗清启:顺逛的意义大于阿里

2017-12-04 12:15 来源:光明网 
2017-12-04 12:15:10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战钊

  全球主要经济体的零售业变革进入加速期。美国今年实体零售店的关闭数量是去年的两倍多,创造出新的历史记录,这是否意味着数字零售形态将在短时间内主导美国零售业?中国的数字零售却在线下形态中快速延展,这能否表明中国零售已经迎来全面的数字化时代?数字技术的大量应用是否标志着新的零售革命已经来临?光明网记者就这些问题采访了帕勒咨询公司资深董事罗清启先生。

  马上被边缘化的不是实体店而是电商

  光明网:据国外媒体报道,从今年美国购物狂欢节“黑色星期五”的节前调查来看,民众线上购物意愿首次超过线下,这预示着美国零售业发展的新方向,而据零售分析公司Adobe Analytics数据显示,感恩节和黑色星期五美国网络零售额达到创记录的79亿美元,同比增长17.9%。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截至目前,今年美国宣布关门的实体店达到6879家,较去年同期增加了224%。这一系列的数据是否表明实体零售正在被边缘化?

  罗清启:实体零售被边缘化这类的问题虽然天天充斥着媒体,实际是些非常粗俗浅陋的问题,包括像O2O之类的问题,看似深奥,实则是现象层面的胡乱联系,抑或是一种表层类的直观,另或是一种形而上学式的学舌。毫无疑问,数字店态正在美国快速替代实体店态,其替代规模将继续变大,这一进程的规模边界在哪里?时间边界在哪里?这是最令人关心的战略议题。

  从全球范围看,这是个重大历史议题,也是一个重大历史进程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从一个经济体内社会零售品总额的占比看,中国更换店态的进程已经基本结束,这个结束当然并不排除后续还会有相对巨大的零售额被继续装进数字店面中来,这个结束是指这种零售形态逻辑的阶段性终结,在中国任何店面只要愿意跳到数字平台上去,它们都可以立即面对一个全国市场。

  巨型商业平台在其资金池的规模开始达到万亿规模的时候,它就已经具备生成全国化价格的技术能力,但是,直到当今,很多平台并没有这样做,它们可以继续通过技术手段维系着全国平台与地方价格的结合,这样做的真正目的是做大资金池而不是做大商业,这是个看似矛盾的结论,实际上并不矛盾,全国性支付工具从平台中出走就可以印证这个结论。

  美国虽然也有大的电子零售平台和大的支付工具,但是整个店态数字化转型的进程与规模远远落后于中国,虽然美国是第一大经济体中国是第二大经济体,但是在一般产品的社会零售品总额这个维度上,中国是第一大经济体美国是第二大经济体。我们应该有这样的洞察:数字店态走向历史舞台对人类的影响意义巨大,从互联网的发展历史进程看,这是当下互联网贡献给人类的最大意义,之前的互联网像轮子一样仅仅起到了加快速度的作用,它对经济增长的意义仅相当于一种关键性的酶,而用数字技术重组零售让互联网直接变为经济的组成部分,这种变化的关联化影响现在很少能引起我们的观察。

  零售的数字化不能被简单地理解为像办公数字化一样是某个行业的数字化本身,零售数字化本身将引起的经济结构的变化至今不被大家讨论,就像热度很大的大数据或人工智能也被当成了它们自己本身,有技术专家在把玩,然后资本马上站过来帮腔欣赏,一种东西在最新潮与最陈旧的时候往往成为艺术品,成为人们向往与怀旧的寄托。数字零售根本不是这种东西,我们还需要对数字零售进行真正的定义,也正是在这混沌之时容易造成零售竞争主体之间巨大的断崖式差距,组织之间是这样,当然经济体之间也是这样,美国零售店态数字化转型的速度慢于中国,它对美国经济的非正面影响在不远的将来将会在美国工业领域内快速显现,这根本不是实体店被边缘化这类话语所能承载的,我们很快就会看到被边缘化的不是实体店而是电商,在美国是这样在中国也是一样的。

  推广“支付工具”是当下零售业最大的作业

  光明网:从各种迹象来看,国内电商的竞争已经进入了下半场,由原来线上厮杀进入线下圈地,各企业正通过并购、自建等方式进入包括零售百货、综合超市、连锁超市及便利店等各种业态,有评价认为,这是一场线下零售业数字化的战争。美国著名商业网站ZDNet认为,中国电子商务发展的速度、深度和广度,尤其是在新零售模式对整个零售行业的改变上,已具有了全球领先优势,应该如何客观的看待当前中国零售业发生的变化?

  罗清启:康德最重要的贡献是廓清认识的结构,也就是确定我们是用什么去认识的,亦即认识的依据是什么,这个东西比外在的认识客体还重要。我们领先美国一个身位换了数字店面并对线下店面进行数字化,因此便认为我们的零售业在全球具有了领先优势是想当然的,也是不合理的。

  大型数字电商平台介入多种线下零售形态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增大自有采购规模来获得经济性,另外最重要的是把电子支付工具植入这些商业形态中。所谓的公共电子支付工具是零售业的衍生职能,但是,在目前它具有了自由游走的能力,我们应该对这种工具有个清醒的认识:它不是公共产品而是一个商品,目前中国线下零售的变革与其说是大的电商平台向线下的延伸,不如说是电子支付工具市场份额的扩大,它的使用量造成了新的商业地缘,也就是说电子支付工具成为认识当下零售业剧烈变动的康德化的认识依据。

  我对中国新零售模式具有全球优势持保守的态度。中国零售的改革不能简单地等同于零售全过程的数字化,这是完全不能划等号的两个概念。我们零售数字化进程在全球的时间维度上是超前的,除了零售数字化进程本身之外,最为关键的因素是美元的量化宽松政策,这个政策推高了中国零售物业的价格,加速了零售店态从物理场所往数字空间的转移,与此同时,美国温和的通胀并没有对美国零售业添加像中国零售业如此大的物业成本的压力,这是美国店面数字化紧随中国之后的主要原因。

  店态数字化至关重要的结果不是原有零售物理格局的数字化变身,因为数字化形态的店面本身具有通信全域的能力,它改变了原有零售业根据物理场所分布货物和人流的原则,在中国店面与货物被抽象为数字形态之后,人类零售历史上最大的购买力集中和资金集中的运动便开始了,超大型零售数字平台就是购买力与资金快速集中的反映,当然,我们也看到了大规模的仓储与物流系统的重新配置,这些都是伴随以上两个核心要素集中洪流的运动而运动的。

  零售的资金池子将被需求池子替代

  光明网:有观点认为,全球零售业已经经历了百货商店、连锁商店、超级市场三次革命,第四次零售革命是建立在互联网电商基础上的,而又将超越互联网,把人类带入智能商业时代。目前大批新技术在零售业得到应用,如云计算、物联网、语音识别、增强现实,这也促成了无人值守门店、无人仓储、无人配送车、无人机等新应用,而你却认为,这些新技术的应用与未来的零售业革命没有必然关系,为什么持这样的观点?背后的依据是什么?

  罗清启:全球零售缺少形而上学,在中国更是这样,我们看到众多的数字技术被拖到了零售领域,这里面有隐含的一条线就是把零售改造为一个无人的商业系统,这跟工业领域的数字工厂是一样的,好像工业革命的目标就是把工厂变为无人工厂。机器换人的思潮走了东家串西家,又在零售业里冒出了头,又好像无人配送车、无人机等等这些盔呀甲呀之类的装备会堆放出历史潮流,舆论也喜欢把一个小小的新工具或者是新玩法当成标志零售业革命的边界条件,这都是非常浮夸和庸俗的。由这种维度讲,我个人的观点是:从互联网诞生到现在零售业一直在革新但从未发生过革命,需求一直在供应的篮子里选购商品,零售的结构没有根本改变,需求一直是一支没有主动精神的市场力量,供应一直是市场的监护人。

  我对中国电商的全球领先性结论的保守性起因于中国电商实践路径的转向,它转向了自己的衍生产品:支付工具,也就是说要把这个产品的绝对规模做大,超大型电商支付工具实际是一个规模巨大的资金池,这个资金池作为一个规模巨大的资金存量会带来丰厚的红利,当然,它作为一种杠杆,可以让更多的零售地缘板块挂到自己的商业体系上来,这是对更大范围零售空间内规模经济向往的商业源动力,这种源动力目前的表现非常活跃,这也是我们能看得到的。

  第二个被集中的重要元素是购买力,这是巨大资金池的对应物,在阿里体系内它的规模吓人,也就是说一个大的购买力池子也被聚拢起来。注意,我用的词是购买力而不是需求,购买力是需求经济规模维度的衡量尺度,而不是准确的、差异化的工业维度的需求结构的衡量维度,这就表征着这个购买力规模只在宏观意义或者是抽象意义上存在,其对工业体系生产的循环没有大的意义,其意义的结构仍然与旧有的物理店面零售时代没有什么差别,对中国来说,我们物理零售时代购买力的加总规模也是巨大的,但这样的加总规模即使规模再大,它对工业所提供的供应结构的优化作用是非常有限的,这就是我所说的我们的零售至今只有革新而没有革命的主要原因。

  美国零售结构变化跟中国比也是没有结构性的变化,零售店态在快速变化,也仅仅是在供应链的头部多出了一个数字店头而已,美国比中国更为麻烦的是,其主要社会零售品总额内的众多产品不在美国生产,生产发生在隔着一个大洋的东亚生产基地,美国在全球的离岸大陆岛的离岸平衡作用现在看难以在零售业中发挥更大的主导作用,反而会成为零售业的制约,这也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美国工业回流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全球工业形态的急剧变革被掩盖在零售业婀娜多姿的变革喧嚣之下,我们现在看到的德国工业4.0、美国的再工业化战略、中国制造2025都是推动工业向下一个时代迁移的战略推手性质的工程,极为牵引舆论注意的是中美两国工业与零售业两个领域什么时间实现真正意义上数字对接?以什么方式对接?以及对接的结果是什么?而这个“真正意义上的数字对接”至今还是个谜。

  宏大的问题往往是极小的某种颠覆性内涵的外延,聚焦颠覆性内涵的产生是关注一切大画面运动的关键。最近海尔在自己的工业大规模定制平台COSMOPlat的基础上推出了顺逛交互定制平台,我觉得应该给予这个平台一种全球零售业与工业体系数字化叠合大背景下的形而上的关注,因为它把工业与零售业封装在一起并直接导向了一种需求池子的创建上,虽然它的定制规模还不是很大,但我们已经能从全球工业与零售体系交会对接的卫星云图上抓取到它所激起的革命性的火花,一个巨型的需求池子替代一个巨型的购买力池子将成为全球工业与零售业变革的里程碑性的节点。大家可以思考,顺着这样的视角看,在逻辑上顺逛正在开创的事业的意义可能要大于阿里对中国零售的贡献。

  我们可以看到,创造了巨大资金池的电商平台的购买力池子充满了巨量的购买力量子,但是,这些量子没有任何的纠缠,这些处在统计意义上购买力量子没有池子内的聚变反应也没有池子内的裂变反应,它只能以一种资本焊条的方式外爆到资本的轨道上去,而被顺逛创造出的这种需求池子却充满了丰富的需求量子纠缠,充满了复杂的、高价值的聚变反应与裂变反应,这就是被海尔称之为用户乘数的高能物质,它将成为新工业循环的前提和基础。在零售业被推进到这个阶段的时候,零售可能将成为工业体系的一个职能而不再是一个独立的行业,这也将是众所期盼的以新工业面目出现的新零售,面向下一个时代的零售革命出现了,而不是现在动辄就不停地咋咋呼呼的自封冠冕的“新零售”,在这个时代电商将被顺逛这样的“定商”(以交互需求为前提,以大规模定制为核心的商业形态)所取代。

[责任编辑:战钊]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