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濒危物种的“不完美”胜利

2018-06-12 09:09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8-06-12 09:09:49来源:中国科学报作者:责任编辑:赵清建

  澳大利亚濒危动物如北部小袋鼬在孤岛上茁壮繁衍。图片来源:JONATHAN WEBB

  它本来可以被看作是一场拯救濒危物种战役的鲜少胜利。过去80多年,北方小袋鼬—— 一种体型类似猫的长着尖鼻子和毛茸茸的长尾巴的有袋类动物——已经从澳大利亚大多数地方消失,它们成为有毒的入侵物种甘蔗蟾蜍的牺牲品。为了保障袋鼬能够存活下来,保护学家把一些小袋鼬送到了没有捕食者的庇护岛屿上,结果它们在那里茁壮繁衍。但当人们在13年后试图将它们重新引入澳大利亚本土后,北方小袋鼬很快被野狗吃掉,而它们的祖先却很容易避开这一威胁。

  现在,一项新研究解释了为什么袋鼬会如此之快地被野狗的剿灭:充满诗意的岛屿生活很快塑造了这一濒危物种的遗传和行为,让它们没有对自然栖息地中面临的危险做好准备。

  并未参加此项研究的堪培拉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生态学家Adrian Mannin说,这项研究“非常有趣,也极为重要”。他表示,新研究结果“为对捕食者的领悟力丧失得多快提供了洞察”。

  北方小袋鼬曾生活在澳大利亚北部广阔的区域。在欧洲人到来后,新的捕食者如猫开始让袋鼬数量下降。在20世纪30年代甘蔗蟾蜍被引入之后,它们的数量更是急转直下。北方小袋鼬是一种贪婪的捕食者,它们以昆虫、小型哺乳动物和爬行动物为食,它们发现甘蔗蟾蜍是丰富的食物来源。然而唯一的问题是,这种蟾蜍的毒性非常大。今天,北方小袋鼬已经濒危,它们仅存于澳大利亚本土的小面积区域。

  然而,在距离澳大利亚北海岸数公里的阿斯泰尔岛和波巴苏岛上,这种动物却非常繁盛,因为那里没有捕食者和蟾蜍。自从保护学家在2003年把64只小袋鼬转移到那里之后,它们的数量已经达到了数千只。

  2016年,墨尔本大学博士生Christopher Jolly和同事尝试将29只小袋鼬从阿斯泰尔岛重新引入卡卡都国家公园,这是附近的一个本土保护区,以前那里的袋鼬群曾被甘蔗蟾蜍摧毁。为了让它们更好地生存下去,研究人员甚至训练一些袋鼬不去吃蟾蜍。但另一个出乎意料的威胁却随之而来:野狗。凶猛的野狗在21周内几乎吃光了所有袋鼬。“前脚刚解决了一个问题,后脚就来了另一个。”Jolly说。

  为了找到背后的原因,该团队对比了来自阿斯泰尔岛和澳大利亚本土的袋鼬对捕食者气味的反应。他们设置了3个含有粉虱的盒子,袋鼬可以将鼻子通过一个孔伸入每个盒子里。这些孔分别内衬着澳洲野狗皮毛、猫毛,或是根本没有皮毛。

  来自本土的袋鼬通常生活在其捕食者附近,当它们嗅到捕食者的气味时会特别敏感。它们从野狗毛和猫毛内衬的盒子中吃的粉虱非常少,而会花更多时间观察这些盒子。但研究人员在近日发表于《生物学通信》的报告中说,阿斯泰尔岛的袋鼬则不理会盒子的情况,而是对其同样视之,它们对捕食者的气味也不会感到厌恶。有趣的是,两个群体的后代都由人工饲养,但它们却表现出与父母相同的行为模式,表明这些动物的反应具有一定的遗传学基础。

  Jolly说,阿斯泰尔岛种群迅速失去辨识捕食者的行为“让我们所有人惊讶”。这些袋鼬在该岛上仅仅生长了13代左右,大多数研究人员以前都认为,失去这些特性可能需要经过数百或数千年的进化后才会出现。研究人员说,这些发现表明,帮助某些袋鼬避开本土上的捕食者的行为可能会让它们在阿斯泰尔岛劫数难逃。例如,一只特别谨慎的袋鼬可能会逃脱野狗捕食者,但这种警惕性却会阻止它们在没有捕食者的岛屿上冒险,以找到足够的食物,从而仅仅让那些大胆的袋鼬生存并将其基因遗传下来。

  Jolly说,当动物被隔离后,它们会很快失去反掠食反应,这可能是很常见的。这也引起人们对其他保护项目的担忧。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行为生态学家、环境保护生物学家Daniel Blumstein对此表示赞同。“现在,主要的保护策略之一就是建造防捕食者的围栏。”他说,“这篇论文表明,如果这么做,受保护动物会很快失去反掠食者的能力。”

  那么解决方案是什么呢?让捕食者生活在它们周围。一些保护团体正在保护区内纳入少量食肉动物,以确保濒危物种不会失去防御能力。例如,Blumstein在南澳大利亚参与了一个名为“干旱恢复”的项目,在这个项目中,另外两种有袋类动物——穴居袋鼠和兔耳袋狸与少量的野猫一起被置于保护区内;他们发现的一些证据表明,这些动物比生活在无捕食者区域的动物更警惕捕食者。

  “除非这些濒危物种有一些应对(捕食者的)方法。”Jolly说,“否则它们将会被隔离到岛屿上或围场里,以防被时间遗忘。” (晋楠编译)

  《中国科学报》 (2018-06-11 第3版 国际)

[责任编辑:赵清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