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科院罗平:下个机会来临前中国需练好内功 _科博汇 _光明网


专访中科院罗平:下个机会来临前中国需练好内功

2018-06-12 09:22 来源:环球网 
2018-06-12 09:22:22来源:环球网作者:责任编辑:肖春芳

  【环球网科技 记者 林迪】因为所在的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研究所在几天后要跟图灵奖获得者Raj Reddy进行一个讨论,罗平教授提前看了Raj Reddy的演讲和相关论文,惊叹之余,他在朋友圈发文称,“早在1995年,Raj Redd提到的项目就包括了无人驾驶和智能阅读伴侣;还提到了很多务实的观点:The 80/20 Rule(八二原则),读Raj Reddy在1995年的图灵奖颁奖演讲,惊叹于大师的远见和务实精神。”

  罗平教授进一步解释了什么是“八二原则”,即不要期待AI(人工智能)的项目能解决100%的问题,第一版AI会先解决80%的问题,剩余的20%还得靠人;第二版AI再解决剩下20%中的80%,以此迭代。理所当然,随着人们需求的提升,难度也会越来越大,所以,人们不能期待它解决所有的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这就回到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AI会不会取代人?”在他看来,“人机不同,不可类比”,人工智能的目标不是用来代替人类,没必要且当前几十年内也不可能发生。

  在5月27日以“人工智能:跨境竞争与合作驱动因素”为主题的2018杜克国际论坛上,环球网科技记者就AI的发展和挑战采访了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研究所的罗平教授。

专访中科院罗平:下个机会来临前中国需练好内功

  一位严师的忠告

  记者采访期间,正赶上热点话题“自媒体洗稿事件”,当被问及是否可以从技术上解决问题或者规范行业时,在NLP(自然语言处理)方面有一定研究的罗平教授告诉环球网科技记者,“目前学术领域有学者已经在研究这个,其实就是判断两个不同的句子所表达的意思的相似度和关联性,再扩展到两篇文章。但这是有难度的,因为自然语言理解需要背后的逻辑和先验的知识做支撑。”

  紧接着,罗平教授补充道,“不过,完全可以朝这个方向努力,我们要鼓励大家去研究,这就是学术的价值。在这方面,我们还是要向老一辈做AI的那代人学习,他们非常敢想,虽然觉得离实现很遥远,但他们设立一个愿景,然后通过很多的实验去接近那个目标。即使最终没有达到,还是会推动这个领域的进展。比如在1995年Raj Reddy就开始做无人驾驶的项目。虽然当时失败了,但是会对后人有潜移默化的帮助和启发,这就是学术的影响力。”

  他坦承,作为老师,对学生要求很严格,“要把基础打好,首先学会怎么造一个计算机和操作系统。比如,在中国科学院大学,修数据库课程不是在人家建好的系统上面‘跑’数据(应用或开发),而是要自己做出来一套简易的数据库软件,可以供别人来使用。”

  他对环球网科技记者透露,目前学术界的两大问题:“老师对学生要求不够高,训练不够;另一方面,如果老师没有计算机底层设计的经验,这样就会耽误学生,因为学生不能妄想着到企业可以补上这一课,这些基础功底一定要在学校完成。”他表示,其实,学生都很聪明,不要急着一开始就去学机器学习的知识,学习计算机体系机构和系统软件的基础,例如怎么做芯片和并行算法,这些基础锻炼更重要。

  1986 年图灵奖获得者、康奈尔大学计算机系教授 John Hopcroft曾对媒体表示,“美国对 AI 的研究更侧重于做自己感兴趣的研究,但是在中国,往往是‘让我们来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中国首先需要改善大学教育中存在的问题,即缺少基础性研究,然后中国将会在 AI 领域迅速赶上美国的水平。

  打好功底 为下一个机会做好准备

  罗平教授也有同样的感受,他表示,整个软件系统分为好几个层面,AI只是最上面的一个应用层,下层有操作系统,中间层有数据库软件等,但中国学术圈更偏向于AI应用层的研究。其实,在应用层,包括中国和美国在内的国家,水平差异不大,但是,美国在系统软件以及中间层的软件方面要强的多,所以我们要密切关注这些领域。这不是一个单点突破的问题,这涉及到一个浩瀚的生态大工程。

  “在PC和移动互联网时代,美国在系统软件和硬件生态方面无疑占据绝对的优势,其他国家轻易无法撼动其形成的庞大系统。但我们要做的就是踏实把基础做好,打好功底,等待下一个时机。”罗平教授指出。

  其中很关键的因素就是人才,而因为供不应求,全球AI界也掀起了人才抢夺战。

  根据腾讯研究院发布的《2017全球人工智能人才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显示,目前全球人工智能人才仅约30万人,其中产业人才约20万人,大部分分布在各国AI产业的公司和科技巨头中;学术及储备人才约10万人,分布在全球367所高校中。

专访中科院罗平:下个机会来临前中国需练好内功

  根据《白皮书》数据显示,截止到2017年10月,中国人工智能人才的需求缺口已经达到了百万级。2017年前10个月内,AI人才需求量已达2016年的近两倍,2015年的5.3倍,人才需求年复合增长率超200%。由于合格的AI人才培养所需时间高于一般IT人才,缺口很难在短期内得到有效填补。国内AI领域人才供应量少,人才严重短缺,中小企业招聘更加困难。

  罗平教授表示,在薪资待遇方面,国外AI博士毕业生的年薪可以达到30万美金,国内的年薪可以到60、70万人民币(大厂的Special Offer),但是,随着市场的发展和行业的发展,国内外薪资水平的差距在逐渐减小。

  但他一再强调,虽然人才紧缺,AI相关的专业很火,但是不建议学生一窝蜂的扎到这个专业来,因为计算机底层的东西才是一切的基础,特别是中国在这方面与美国还有很大差距的时候。把计算机的底子打牢靠了,转到任何具体的方向,都是容易的事情(大家可以参考Google大神Jeff Dean的成长经历)。

  对于AI企业来讲,如何吸引和留住人才?罗平教授表示,工资只是其中一方面,另外就是要给到他们好的挑战,让他们在实际问题当中去进行研究。尤其是高端人才,他们会认为,有趣的、有意义的工作很重要,而且会给他们很多满足感。

[责任编辑:肖春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