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频道> 网事> 正文

李彦宏回答李彦宏:百度AI的热血时代

2018-07-11 13:30 来源:中国网 
2018-07-11 13:30:01来源:中国网作者:责任编辑:战钊

  独立宣言中说:人人生而平等。

  也许是因为我们还不够努力,身边的平等总有遗憾。

  正在看这篇文字的童鞋肯定是幸运的。因为你们的双眼可以感知到这个世界的光辉。但就在此时此刻,你楼下的街道旁,一定有很多盲道,它们空空荡荡,或者被自行车和报刊亭占领,沉默着无法争辩。

  我清楚地记得,有一次采访结束,我横穿一条三四十米宽的马路,走到中间隔离带的时候,旁边一位握着手杖的老奶奶对我这个方向小心翼翼地问:你可不可以帮我看着车,我是个盲人。

  我惊讶地回头看刚走过的半条马路,车水马龙,一架架钢铁躯壳呼啸而过。之前的路,都是她一个人走过来的。难以想象她是在多么感觉到危险的情况下,才尴尬地决定向旁人求助。

  我把她扶到公交车站,准备告别时,我问她为什么不让家人陪着出来。老奶奶说:孩子很忙,哪能总麻烦人家。

  这句话到现在都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里。盲人怎么可能不喜欢室外的悠悠蝉鸣和清新空气,他们选择躲在家里或者冒险独自出门,只是怕麻烦家人。

  勾起我这段回忆的,是一位叫梁佳的大学生。

image.png

  梁佳

  今年早些时候,他利用百度的人工智能平台,开发出了一套“盲人导路”设备。把这个设备戴在头上,前面的摄像头就会自动采集“眼前”的环境,然后通过语音和震动提示盲人前面是否有障碍物。

  这个简单而精巧的设计,直接得到了“EasyDL不可思议大赛”的冠军。

  就在前两天的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李彦宏在演讲临近尾声时,专门点名感谢了梁佳,并且把他所做的一切,通过网络直播讲给全球的观众。

image.png

  李彦宏在2018百度AI 开发者大会

  梁佳是一个学生,是一个善良而热爱技术的骚年,但我更喜欢他的最后一个称谓:AI开发者。

  我今天要讲的,就是四个有关百度AI开发者的故事

  AI开发者

  在我的经历中,有一句话一直被证实:任何一个个人的胜利,都是时代的胜利。

  两百年前,你的梦想可能是做一个最好的马镫锻造师,或者是做一个优秀的铸剑师。

  二十年前,你的梦想可能是做一个最好的BP机系统设计师,或者是一个娴熟的胶片冲印师。

  但站在现在回看,那些职业虽然骄傲,却已经永远地和旧时光一起退场了。

  遥想1930年代,一代股神杰西·利弗莫尔利用内幕交易、操纵股价屡屡狂赚数亿美元。却在晚年随着证券市场监管严格,而屡屡失算,黯然谢幕。而在他之后,就是所有人都熟悉的巴菲特,依靠价值投资成为了新一代的明星。

  旧的职业在消亡,新的职业在到来。

  如果在晚清洋务运动救亡图存的时候,你登高一呼:“我要做AI开发者,用人工智能改进汉阳铁厂的钢铁良品率!!”多半你是会被送去就医的。

  而在今天,你可以像梁佳一样,骄傲地宣称自己要做一名 AI开发者。因为在此时此刻,你可以用谷歌的TensorFlow,Facebook的PyTorch、Caffe2,当然还有百度的PaddlePaddle这些底层的平台,轻松开发出能改变无数人生活的人工智能应用。

  AI开发者,是这个时代为无数人敞开的新版图。

  这块版图,如当年的美洲大陆一样,代表着自由、宽阔、探索、财富、对旧世界的颠覆和对新世界的梦想。

  第一个故事  有关尊严

  说回梁佳,虽然最近凭借“盲人导路”设备成为了 AI技术明星,但他却不是“C位出道”的。

  因为中考成绩不佳,他只上了中专。在中专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迷恋上了代码,从此开挂:从中专保送大专,又专升本到了合肥学院的本科。

  如果不是研究了百度的 AI开发平台,他也许也想过做一个码农“了此残生”。实际上,他发现如果利用平台开发,人工智能会比想象中简单多了。就像拼插乐高积木一样,不仅不是高不可攀,而是大有可为。

  梁佳回忆小时候第一次看到盲道,以为这就是个“美化道路”的装饰……当他得知盲人要在各种坑洼、阻断的盲道上走路的时候,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万点伤害。于是才有了多年以后他参加EasyDL大赛的“盲人导路”设备。

image.png

  “盲人导路”系统的工作界面

  开发这个系统,他需要原始的图像数据。为了采集数据,他走遍了合肥的五条街道。这种“走遍”,可不是你想象中的和女票压马路,而是举着手机拍遍五条街道的所有细节。他拍摄的视频最终被拆解为三万张图片输入人工智能平台。你可以想象这个工作量有多大。

  “开始出去拍的时候,举着手机会被别人注意,觉得不好意思。于是我就把耳机插上,用自拍杆举着。结果又有人凑上来问:你是在搞直播吗?我只好大义凛然地说:我是在搞科研……”

  梁佳说。

  不过,这种尴尬的“扫街科研”最终没有白费。最后的实测显示,这个模型对路况描述的准确率,已经达到了99%。

  受到这个结果的鼓舞,他正在组建团队,试着寻找投资人,把这个项目真正产业化。如果这个项目真的落地了,他准备走到更多的城市,例如地形更复杂的香港、重庆,去收集更多的新路况继续训练,提高为盲人导航的可靠性。

  “如果在以前的话,像我这样的开发者做AI是会非常困难的。因为底层算法里涉及很多数学知识,还有很多硬件的原理。但是今天有了AI开发平台,我这个普通程序员也能帮助盲人,让他们感受到科技带来的尊严。这让我感受自己的价值。”

  他说。

image.png

  “盲人导路”系统的工作界面

  其实,梁佳只是李彦宏在百度开发者大会上感谢的几个人之一。接下来我给你讲第二个故事。

  第二个故事  有关效率

  黎英明是一个95后,虽然年龄小,但他已经是上海一家科技公司的产品总监。

  让他备受领导重视的,就是他参与开发的“无人政务机”。

  这个政务机,简单来说就是可以代替政府办事人员,让市民可以自助办理那些原本必须去柜台才能办的业务。

  人们去政府办的业务,很多时候需要“实名认证”,就是证明你这个人活生生地站在这里,和你手上的证件一致。其实这个“实名认证”的过程,是可以用人工智能来实现的。

  通过人脸识别算法,可以把人和证件照片进行比对;

  通过语音识别算法,可以让市民说出他想办理的业务,系统直接进入办理流程。

  在上海、潞安、芜湖、鄂尔多斯、郴州等等很多城市,这种政务机已经一排排地放在那里,为人们提供服务了。

image.png

  黎英明和他开发的无人政务机

  黎英明说,开发人工智能政务机,还是挺偶然的。2016年他加入公司的时候,公司已经在研发政务机了,只不过机器上并没有附带智能的模式。2017年8月的时候,他在网上看到百度开发者大会的直播,在那次大会上李彦宏发布了“百度大脑”。

  他立刻觉得,这件事有搞头!于是从里面找出几项技术,开始自己鼓捣。遇到不懂的地方,就混进百度开发者的QQ群和论坛里问,没想到大家都很热心帮他解答,不久他就轻车熟路。没过几个月,他就把技术搞定拿给领导看。领导一看,纳尼?我司还有这么厉害的大牛,当即决定把人工智能整合到产品里,于是才有了今天的“无人政务机”。

  后来,这种无人政务机受到各级政府的点赞,销量过于好,对百度人工平台的调用量非常大,成功引起了百度的注意,于是百度帮他们提供了很多帮助,还进行了费用的减免。

  我感觉黎英明对百度的AI平台有一种“迷之喜欢”。问他为神马,他说,其实他试过谷歌的TensorFlow,但谷歌的平台会有一些限制,而且用起来特别复杂。百度的AI平台相对来说更简单,容易上手。

  “就像Robin说的,他希望平等开放地让每个开发者去做AI。

  随便叫一个程序员来给他看AI平台里某些接口,告诉他们怎么调用,就能实现复杂的人工智能效果。比如把你的人脸传过去,它就会返回数据给你,告诉你这个人多少岁,根本不需要你来分析。“

  他说。

  他觉得,自己的工作实际上减少了很多人办业务时候排队的时间,提升了社会的效率,是非常有意义的。

  第三个故事  有关自由

  赵岳是一个大学生。由于妈妈是一名医生,他从小在医院长大,看到很多护士推着病人的轮椅在医院里走。

  最近,自动驾驶越来越火。于是他和同学李连伟、童谣突发奇想,“如果轮椅可以自由巡航,那既可以节省人力,又可以让病人感觉到自由。”他说。

image.png

  赵岳

  说干就干,他们打算搞一个“自动驾驶轮椅”出来。

  然而,他们遇到了一个巨大的技术难题:没钱。虽然没钱,但不能认怂,于是他们买来了散装的电机,安在小车上,开始了原型机的设计。

  借助百度的人工智能平台,短短一个月,轮椅的Demo就做出来了。这个“轮椅”可以自动避开障碍物,还可以做路径规划,比如从病房到药房。

  就是有一点小瑕疵,这个原型机跑起来比摩托车还快,老人坐上去,十有八九心脏是受不了的。还好,他们做了改进,把“飙车轮椅”又改回了“自动驾驶轮椅”。

image.png

  这就是轮椅的Demo,由于经费有限,他们没有买真的轮椅

  由于经费的限制,他们的轮椅Demo只能算作“乞丐版”。不过这项技术的“顶配版”,恰恰就是李彦宏在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发布的“阿波龙”无人驾驶巴士和“新石器”无人驾驶货车。这两款L4级别(纯无人驾驶)的汽车,被我们的好朋友,一向高标准的差评君形容为百度的“大招”。

  在我看来,自动驾驶的意义非凡,不仅因为它解放了我们的双手,更因为它解放了我们的大脑。从这个意义上说,它给这个世界增添了一种可能。让人重获轻松和自由的可能。

image.png

  百度和金龙客车合作开发的自动驾驶小巴“阿波龙”

image.png

  “新石器”无人驾驶货车

  第四个故事  有关平等

  陈静飞医生来自西藏林芝。

  没错,一个医生也能成为AI开发者。

  陈静飞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听说了百度EasyDL图像定制化识别平台。“医生的直觉告诉我,这个技术是可以用来做寄生虫虫卵的识别。”他说。

  经过简单的学习,他试着把各种寄生虫卵的图片输入系统,用了几个月时间,就让系统学会了识别十多种虫卵。

image.png

  陈静飞开发的系统识别出两枚“钩虫虫卵”

  在小范围的测试里,系统识别虫卵的准确度稳定在97%以上,这把陈静飞自己都惊呆了。因为,这种准确率已经相当于临床经验二十多年的检测专家。

  要知道,西藏地区地广人稀,一些基层地区往往没有技术过硬的检验人员。而有了这套人工智能检测技术,一个普通的医生都可以拥有二十年的专家经验。牧民们看病,就不用跑到几百公里以外的医院做检查了。

image.png

  陈静飞医生

  陈静飞医生被李彦宏专门请到了百度AI开发者大会的舞台上。接受所有人的掌声。

  在我看来,他理应接受掌声。

  掌声不仅送给他作为边区医生的责任,

  也不仅送给他对AI技术跨行业的钻研,

  更是送给他为了让所有人都能平等地享受医疗服务的努力。

  我想到了一位朋友,他的孩子手臂脱臼,却因为医生经验不足没有及时诊断出来,导致一年以后不得不做手术来回复骨骼位置。

  由于客观条件的先知,我们每个人并不能平等地享受全国最好的医疗条件。但是在未来,人工智能也许可以瞬间掌握医生几十年的经验,大量地部署到各个医院。

  到那时候,我们无论是在大城市,小城市,或者乡村,都可以平等地享受这个国家最好医生的医术。

  他们热血时代

  所有的职业,都是从踽踽独行到集结成军。

  2017年,李彦宏在第一届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把上一代开发者称为“孤胆英雄”。

  Fackbook是扎克伯格一个人写出来的;

  谷歌搜索引擎是拉里·佩奇、谢尔盖·布林两三个伙伴写出来的;

  百度搜索引擎是李彦宏和其他四位开发者写出来的。

  他们的共同点就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参考,需要从第一行代码开始,一个字一个字敲进去。

  时间前行到了今天。那些AI开发者虽然仍旧是“孤胆英雄”,但他们手上,多了一些“工具”。这些工具就是谷歌、百度和Facebook提供的AI开发平台。

  工具带给我们的,从来都是平等:

  火,让每个人都平等地吃上了健康的食物;

  汽车,让每个人能平等地站在远方;

  互联网,让每个人都平等地理解这个世界。

  今天的AI开发平台,带给开发者的同样是平等,更多有梦想的普通人,可以不用关心复杂的底层技术,把自己的力量用来寻找世界的不完美,用来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用来慢慢前行,用来慢慢改变。

  1998年,李彦宏曾在书里描写雅虎的杨致远:

  他追求的东西并不是金钱上的满足,最让人感觉好的是你每天都在改变着世界。

  这也许就是所有开发者的剪影。

image.png

  在中国,像梁佳、黎英明、赵岳、李连伟、童谣、陈静飞一样的AI开发者还有很多。

  他们用人工智能帮助首钢进行钢板质量检测,准确率达到99.98%;

  他们用人工智能帮助圣象地板做质量检测;

  他们用人工智能帮助生物科技公司明码生物做人类基因分析;

  他们用人工智能帮助上海电气预测设备故障;

  他们用人工智能帮助法官检索卷宗;

  他们用人工智能帮保险公司找出骗保嫌疑人。

  在我们皓首白头之前,也许可以看到:借助AI的帮助,盲人可以在街头自由地呼吸行走;病人可以驾驶自己的轮椅,穿过安静得回廊;你的父母和孩子,可以获得全球最好医生的医疗服务;人工智能成为司机,这世界上不再有惨烈的事故;有AI的帮助,工厂的工人可以拥有更多的时间,回老家陪伴留守的孩子;曾经披星戴月的上班族,可以端着一杯咖啡,透过氤氲的雾气眺望夕阳的余晖。

  你也许不知道。我们今天蓬勃发展的人工智能就像一把火。在历史上,因为算法的迷茫,因为算力的鸿沟,因为工具的缺失,它曾经数次被世界泼冷水,奄奄一息。

  但是,每一次低潮过去,它都重新熊熊燃起。因为让每个人都能平等地享受到AI的荣光,是所有开发者的梦想。

  而梦想,恰恰是我们最值得骄傲的东西。(作者:浅黑科技史中)

[责任编辑:战钊]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