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惊天的事业 沉默的人生

惊天的事业 沉默的人生

2019-01-17 09:00来源:科技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那个习惯紧锁眉头思考问题的著名核物理学家走了。1月16日,“两弹一星”功勋奖章、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于敏院士因病辞世,享年93岁。

  “55年前,我从莫斯科留学回来后进入核武器研究院理论部接触到他,从核武器到激光研究,我和他一直密切配合,并在他的指导下工作。”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告诉记者,非宁静无以致远,是于敏生前特别喜欢的格言,也是他事业和人生的写照。

  “一个人的名字,早晚是要没有的,能把微薄的力量融进祖国的强盛中,便足以自我安慰了。”生前于敏曾说,“我们没有自己的核力量,就不能有真正的独立,面对这样庞大的题目,我不能有另一种选择。”

  为国家需要转身

  1961年1月,于敏迎来人生中一次重要转型,作为副组长领导和参加氢弹理论的预先研究工作。

  在杜祥琬看来,对一个刚刚崭露头角的青年科学家来说,这次转身意味着巨大牺牲,核武器研制集体性强,需要隐姓埋名常年奔波。

  尽管如此,于敏不假思索接受了任务,从此,于敏的名字“隐形”长达28年。惊天的事业沉默的人生,这句话浓缩了于敏与核武器研制相伴的一生。

  在国际上,氢弹是真正意义上的战略核武器,氢弹研究被核大国列为涉及国家安全的“最高机密”。

  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于敏虽然基础理论雄厚,知识面宽,但对系统复杂的氢弹仍然陌生。

  在创造历史的“百日会战”中,当时计算机性能不稳定,机时又很宝贵,不到40岁的于敏在计算机房值大夜班(连续12小时),一摞摞黑色的纸带出来后,他趴在地上看,仔细分析结果,终于挑出了3个用不同核材料设计的模型,回到宿舍后坐在铺着稻草的铁床床头,做进一步分析。

  剥茧抽丝,氢弹构型方向越来越清晰,于敏和团队形成了从原理、材料到构型完整的氢弹物理设计方案。

  1967年6月17日,我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了,爆炸当量与理论设计完全一样!在此之前的1966年12月28日进行的氢弹原理试验,是我国掌握氢弹的实际开端。

  从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到突破氢弹,我国仅用时26个月,创下了全世界最短的研究周期纪录。这对超级大国的核讹诈、核威胁是一记漂亮的反击。

  审时度势预则立

  1999年,《纽约时报》以3个版面刊出特稿:中国是凭本事还是间谍来突破核武发展?

  当时接受记者采访时,于敏指着报道中的一句话——“不用进行间谍活动,北京可能已经自力更生实现了自己弹头的小型化”对记者说:“这句话说对了,重要的是‘自力更生’,我国在核武器研制方面一开始定的方针就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他话锋一转:“但我们不是‘可能’,是‘已经’实现了小型化。”

  干着第一代,看着第二代,想着第三代甚至第四代,于敏对核武器发展有着独到的眼光和敏锐的判断。

  相比美苏上千次、法国200多次的核试验次数,我国的核试验次数仅为45次,不及美国的1/25。

  “我国仅用45次试验就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很大功劳应归于老于。”与于敏共事过的郑绍唐老人说,核试验用的材料比金子还贵,每次核试验耗资巨大,万一失败,团队要好几年才能缓过劲来。老于选择的是既有发展前途,又踏实稳妥的途径,大多时间是在计算机上做模拟试验,集思广益,保证了技术路线几乎没有走过弯路。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在研制核武器的权威物理学家中,只有于敏未曾留过学。一个日本代表团访华时,称他是“土专家一号”。于敏对此颇多感触。

  “在我国自己培养的专家中,我是比较早成熟起来的,但‘土’字并不好,有局限性。”于敏说,科学研究需要各种思想碰撞,在大的学术气氛中,更有利于成长。

  由于保密和历史的原因,于敏直接带的学生不多。蓝可是他培养的唯一博士。

  博士毕业时,于敏亲自写推荐信,让蓝可出国工作两年,开阔眼界,同时不忘嘱咐:“不要等老了才回来,落叶归根只能起点肥料作用,应该开花结果的时候回来。”(记者 陈瑜)

[责编:武玥彤]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中法关系行稳致远

  • 木雕传技艺 古建焕新生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要模仿构建类似地球、如此复杂的自然界生态系统,在小尺度上是难以保持长时间自主循环运行的。“但如果把蓝藻大幅度改造,做成人造叶片,可操作性比构建一个生态系统要容易得多”。
2019-03-25 09:54
前不久,《自然》杂志在线发表了中国科学家在早期肝细胞癌蛋白质组研究领域取得的重大科研成果。
2019-03-25 09:51
给科研项目经费“松绑”的呼声由来已久。如何既让科研人员从繁琐的报销手续中解放出来,又防止科研经费滥用,再一次成为参加全国两会的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
2019-03-25 09:50
“华龙一号”海内外示范工程在建4台核电机组控制棒驱动机构全部配齐。
2019-03-25 09:46
日前,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航天专家约瑟夫·奥鲁克在月球和行星科学会议(LPSC)上透露,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计划发射小卫星探测小行星“帕拉斯”。
2019-03-25 09:44
作为我国正在建设的首个全球低轨宽带互联网星座系统,虹云工程的进展备受关注。
2019-03-25 09:40
不久前,全球人工智能计算机视觉领域奠基人之一、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艾伦·尤尔抛出“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在计算机视觉领域的瓶颈已至”的观点,引发业内许多专家的共鸣和热议。
2019-03-25 09:39
中科院昆明动物所计算生物与医学生态学课题组近日在《自然》旗下的The ISME Journal发文,揭示人类肠道菌群多样性与疾病间不一定存在相关关系。
2019-03-25 09:35
人工智能技术和应用飞速发展,在推动经济社会创新发展的同时,也带来安全、伦理、法律法规等方面的风险挑战。
2019-03-25 09:33
传统治疗幽门螺杆菌采用铋剂四联疗法,但由于四联疗法使用药物种类多、服用方法较复杂、副反应也较多,影响医患合作。兰春慧团队以232名幽门螺杆菌临床患者为研究对象,进行随机对照试验。
2019-03-25 09:32
一直以来,如何运用高分辨率的望远镜观测到黑洞是天文学家思考的科学问题。
2019-03-25 09:31
佛山的河长通过人脸识别“签到”,就能在线上完成“巡河”工作?河涌水质不再依赖人工监测,就能实现24小时全天候智能监测、预警和治理?
2019-03-25 09:26
日前,中国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和英国气候变化委员会联合编写的《中—英合作气候变化风险评估——气候风险指标研究》报告(中文版)发布。
2019-03-25 09:21
有学者统计,每年新增的社会语言词汇中,有80%来源于科技领域。科技领域用词如果不能及时得以规范,会影响社会语言的健康发展。
2019-03-25 09:19
用手机摄影成了普通人的日常,可是和专业摄影器材相比,手机经常感觉“力不从心”,大视野、广角、远距离等等都难以hold住。而一部智能手机跟随“天智一号”卫星升空,却可以在太空里给地球高清实拍。
2019-03-25 09:17
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物理学家已在K介子和B介子(都由两个夸克组成)内发现了CP破缺现象,相关研究分别于1980年和2008年荣膺诺贝尔奖。
2019-03-25 09:16
数字孪生引入国内仅几年时间,距离广泛应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却已是众多企业发力工业互联网的重要聚焦点。如果说前10年云计算的发展主要靠技术驱动,边缘计算则让这一技术理念更符合工业互联网的实际场景。
2019-03-25 09:12
澳大利亚一项新研究显示,长期坚持以绿叶蔬菜、鱼类、谷物等食物为主的MIND饮食,有助于保护老年人的记忆、预防痴呆症。下一步他们将在随机对照试验中评估MIND饮食的效果,并研究这种饮食模式相关的健康保护机制。
2019-03-24 13:30
1960年,为了纪念世界气象组织的成立和《世界气象组织公约》的生效,世界气象组织执行委员会决定把每年3月23日定为“世界气象日”。
2019-03-22 13:57
3月21日,我国高分辨率对地观测系统重大专项(以下简称高分专项)的两颗卫星——高分五号、六号卫星正式投入使用。自2010年批准启动实施以来,高分专项已成功发射六颗卫星,数据源不断丰富,并在国土、环保、农业、林业、测绘等领域得到广泛应用。
2019-03-22 09:4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