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祖国最南端 有群南海“观天”人
首页> 科技频道> 综合新闻 > 正文

祖国最南端 有群南海“观天”人

来源:科技日报2019-09-19 09:12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距离北京2680公里、海口452公里、三亚339公里……这,是三沙市永兴岛的坐标。

  蓝天碧海,带给这里如画的美景,也带来变幻莫测的天气。60多年来,一代又一代气象工作者坚守于斯,观测记录风云变幻。他们,就是南海“观天”人。

  努力,摸清每片云的脾气

  傍晚时分,永兴岛上空的云朵被夕阳烧得红灿灿的。刚下过小雨,若隐若现的双彩虹让人惊喜不已。

  “我们三沙很美吧!”唐海荣笑着说。作为三沙市气象局监测网络科科长,她正要放飞高空探测气球。体积大概1立方米的氢气球,让她看上去更加娇小。

  19点15分,随着对讲机里一声“放球”,唐海荣一松手,气球迅速飞上天空。气球携带的探测设备,将探测地面到3万多米高空的多项气象数据。气象部门做预报和研究时,这些都是重要的参考数据。

  南海台风多发,想摸清楚这里每片云的脾气,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这要靠先进的仪器设备,更要靠气象人的坚持和认真。

  在观测场,地面自动气象站可实时收集各项气象数据。之前,这些数据都要依靠人工观测,不论天气如何,不管白天深夜,他们要每隔一小时进行一次数据观测。整点前15分钟观测,整点开始录入数据,3分钟之内必须上传发送。

  雷达,是这里最“宝贝”的仪器设备。“我们要定期巡护,尤其是台风天,要进行多次巡检,关键时刻重要机器如果出问题,我们的工作不就白搭了嘛。”三沙市气象局预测减灾科科长孙立说。

  对气象数据的掌握,是准确预报天气的基础。2016年的一天,正在值班的孙立发现雷达图上一条醒目的月牙状回波。他意识到危险即将来临,赶紧向有关部门报告,提前发出预警,想尽办法通知海上船只……预警信息跑赢了狂风暴雨,附近海域船只及时收到提示信息,顺利回港。

  坚守,这是气象人的职责

  三沙有“三高”——高温、高湿、高盐。尽管地处热带,唐海荣却很少穿短裤短裙,即使睡觉也要穿上长裤或戴上护膝,否则就腿脚痛到睡不好。“这里的湿度常年在百分之八十以上,风湿骨痛是痛进骨头里,抓都抓不到。”她说。

  在三沙气象人眼里,这些都不算苦。三沙市气象局副局长陈长丘是个20年的“老三沙”了。2008年的台风“浣熊”让他至今难忘。那是那年登陆最早的一个台风,正面影响永兴岛,风力达14级左右。

  在这种出门都困难的恶劣天气,气象人却要冲在最前线。高空探测要加密,一天4次放球。风大雨大,放球得两个人协作完成,每个人腰里系上绳子以防摔倒。雷达塔楼距地面28米,最高处41米多,每两三个小时他们就要顶着狂风上去查看。

  “感觉整栋楼都在晃。”他说,那一次,厨房的棚顶被大风掀翻,同事们就靠电饭锅煮白粥顶了整整2天。

  “海上风浪大,有一次补给船有80多天都没来。”陈长丘说,岛上小卖部的货都卖光了,我们自己种的空心菜成了抢手货。可后来连空心菜都没有了,七八个人一天总共只能分到3个罐头。

  终于,盼来了补给船。大家都跑到码头上去接货,高兴得像过年一样。

  这么难这么苦,三沙气象人却觉着,这是自然而然的事。如果气象预报信息没有及时发出去,对这片海域的百姓生活造成影响,心里会特别着急。“如果因为责任心不强造成损失,那是不可饶恕的。”陈长丘说。

  热爱,只因这里是三沙

  2000年4月10日。这个日期仿佛已经刻进陈长丘的心里。就在这一天,刚毕业不久的他,在船上摇晃了15个小时后,登上了永兴岛。第一次上岛值班,他整整待了21个月。

  说气象工作一直侃侃而谈,一提起家里人,陈长丘反而语塞了。他不愿多说自己,只说无法照顾家人是所有三沙气象人心里最大的遗憾。有的人孩子出生不能赶回去,等到家时孩子都出生一两个月了;有的人父母生病,也无法在身边照料。

  孩子刚5个月,唐海荣就上岛值班了。每次值班少则一个月,多则三四个月。

  有一次她下岛回家,2岁多的孩子高兴地围着她一圈圈地跑。“那一整天,孩子隔一两分钟就叫一声妈妈,叫得人心疼。”她说。

  “我父亲也是一名气象人,曾在这里从事高空气象探测工作,我出生时他正在岛上驻守,没有机会下岛看我。”因为父亲的关系,孙立从小就对三沙很好奇。大学毕业后,他毅然接过父辈手中的接力棒,来到三沙市气象局工作。

  10年来,三沙有人值守的岛礁,孙立几乎“守”了个遍。他至今仍记得第一次坐船去珊瑚岛时的“煎熬”,风浪很大,他在小渔船上吐累了睡、睡醒了接着吐,在海上足足漂了三天三夜……(高 敬

[ 责编:蔡琳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徽剧《惊魂记》精彩亮相第比利斯

  • 中日首位航天员东京对话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该种新型作案手法隐蔽性强且社会危害大。警方随即成立专案组,多部门联合行动,梳理全市通讯异常的信号源位置。今年10月,警方抓获5名犯罪嫌疑人,缴获作案设备40余套。
2019-12-14 20:33
珊瑚礁系统是维系海域生态平衡,尤其是近岸海域生态稳定的重要资源。在自然界繁衍5亿多年的珊瑚,由于受自然和人为因素影响,其覆盖度在全球范围内正逐渐下降。珊瑚礁生长缓慢,自然修复漫长而低效。
2019-12-14 20:31
基于这些实验发现,研究人员使用源自人类胚胎干细胞的神经元来制造模型,最终完成了多种形状的3D人类神经组织模拟物的构建。
2019-12-13 09:29
12日,在国新办举行的南水北调东、中线一期工程全面通水五周年有关情况发布会上,水利部规划计划司司长石春先介绍了南水北调后续工程的新进展。
2019-12-13 09:29
路易斯·韦尔班克斯表示:“考虑到我们还无法测量太阳系中巨行星(包括木星)大气中化学物质的丰度,能测量太阳系外行星大气中这些化学物质的丰度非比寻常。
2019-12-13 09:28
我们的模型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很多心房颤动患者的手术不成功,希望随着模型的完善,最终可以帮助我们确定哪些病人的手术不必要,哪些病人可以通过手术受益。
2019-12-13 09:28
研究团队以非洲象的基因组及其平均寿命(65年)为参照,利用模型估算出真猛犸象和古棱齿象的寿命为60年。
2019-12-13 09:28
这幅作品描绘了一些类人形象狩猎猪和水牛的画面,至少可追溯至4.39万年以前,是迄今已知的最早狩猎场景。
2019-12-13 09:27
这一火箭原定于2018年11月进行首飞,后来因为诸多原因推迟。而且,今年6月份的审计报告显示,火箭的建造成本已从62亿美元飙升至80亿美元,增幅高达29%。
2019-12-13 09:27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总经理、党组副书记袁洁12日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透露,2020年,中国航天将进一步延续“超级模式”。
2019-12-13 09:25
这架名为The Phoenix的新型无人驾驶飞行器,也被称为“超长续航自主飞行器”,长15米,翼展10.5米,重120公斤,是世界上第一个大型的可变浮力无人驾驶飞行器。
2019-12-13 09:25
它打破了传统上物理电厂之间、发电和用电侧之间以及地域间的界限,是一种非实体存在的电厂形式。
2019-12-13 09:25
今年3月30日,采用“BIM技术在规范牵引变电设计、施工中的应用研究”课题技术建设的首个变配电所在日兰高铁鲁南段完成。
2019-12-13 09:22
2018年初,美国梅奥医学中心代表坐到了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接洽桌前,希望获得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人工肝”相关的两项专利技术。
2019-12-13 09:22
钱学森等两弹一星元勋在艰苦环境中拼搏攻关,隐姓埋名、牺牲奉献的科学家精神,将被永远珍视和继承,鼓舞、引导和塑造新一代科学大家。
2019-12-13 09:29
机器人能进行长时间、高难度、高精度的施灸治疗,解决人工施灸成本高、人手不足的问题,还能帮助专家远程施灸,成为艾灸界的“千里手”。
2019-12-13 09:27
辛国斌表示,下一步,将聚焦细分行业,面向中小企业,脚踏实地地提高自身能力,真刀真枪地解决实际问题,供应商要深耕细分行业,提炼总结形成标准,推广成熟的解决方案。
2019-12-13 09:26
到上世纪90年代,滇池水体黑臭,水葫芦疯长,蓝藻水华绿如油漆,滇池水质恶化为劣Ⅴ类,成为中国污染最严重的湖泊。
2019-12-13 09:24
国家实施“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的初心是为了激励科研人员从事研究工作,为高层次科研人才提供良好的科研环境。
2019-12-13 09:24
智慧热网云平台的运行离不开一颗“超级大脑”——基于数字孪生模型动态推演的管控平台。
2019-12-13 09:2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