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罗清启:道琼斯移出通用电气是孤立工业主义的终结

2018-06-25 11:26 来源:光明网 
2018-06-25 11:26:51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赵清建

  光明网讯 标普道琼斯最近把通用电气移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跨越百年的灯塔被挪走引起了全球工业界的惊叹,工业公司的重要性真的下降了吗?超大企业的困境超出了通用电气,来自耶鲁大学理查德·福斯特教授的统计显示,标准普尔所列全球企业500强中,美国企业的平均寿命从20世纪20年代的67年降低到2012年的15年,预测到2020年,世界500强中超过三分之二的企业将是我们此前闻所未闻的,是什么力量演绎出了新的经济变局?光明网记者就这些问题采访了帕勒咨询公司资深董事罗清启先生。

  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仅在反映工业门类的代谢

  光明网:标普道琼斯最近把通用电气移出了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用拥有大量用户群的药品零售公司替代了通用电气。美国管理理论界对这一历史性的事件给出两种看法,一种观点认为这是多元化集团公司陨落的个例;另一种观点认为工业公司的重要性下降了,消费、金融、科技包括医疗健康等产业将成为美国经济的新生力量。你的观点认为仅仅从这个两个维度是理解不了这个标志性的变动的,最为关键的不是集团公司的结构方式,也不是产业的新旧更替,而是组织方式作为经济的新的底层推动力量在急速地改变着经济的地质形态,我们该怎么确证这个结论?

  罗清启:我们应该有一个最重要的疑问,是什么原因促成了道琼斯的这个举动,道琼斯调整后的指标股就是当下经济力量的真正代表吗?从舆论来看,对这些问题的解释出现了盲人摸象的困境。力这个概念的推出统一了人类所能认识到的天地一体的物质形式的关系,一种普遍性的关系结构被全面投放到空间的物质上。从一种角度上说我们发现了力,由另外的角度也可以说我们发明了力,它成为主导我们认识空间物质关系的一种认识形式,这样的结果使人类对物质关系的认识得到了全面的统一,认识被从狭小的、众多的经验世界中解放出来,世界对我们来说变得明朗且变得透明起来。

  在管理学上也是这样,生产力在临近阶段边界变化的时候需要一种统一的认识形式去剥离纷繁的现象,而不能让认识处在不同现象的经验网格之中。把通用电气看成是多元集团公司的陨落是非常狭隘的。上个世纪是大工业发展最重要的世纪,世界500强是全球最大的企业群,从经济性上看,它们是人类组织形式中规模与范围两种经济性的最大边界形态,我们的经济性只能统一到如此大的规模程度。如果按照这种逻辑推演的话,应该是通用电气的微观管理出了问题,因为,并没有像通用这样陷于泥沼的其他500强企业仍在使用跟通用一样的组织结构,这是否能证明多元化集团的组织结构又是没有问题的?

  认为工业公司的重要性下降的观点更为悖谬,这种观点的实质是说新的服务业等经济门类的重要性在急速上升,由服务业来作为社会经济的总召集人来组织经济的呼声变得越来越高,这种观点值得商榷。工业革命的初期流通环节担负着前锋的角色,就是因为它们的组织手工业才被从作坊送入工厂,随着大工业的快速发展,工业成为社会经济的组织人。个人并太认同一般意义上所说的服务业会成为接下来的社会经济组织人,就像现在大家所看到的在工业平均指数中替代通用电气的医药零售服务公司,这类公司成为经济未来的代表是一种轻率的结论,前摄的视角看来这类公司其实并不是新的服务业,它们的社会职能更像是社会新需要的一个连接件,或者说是一个连接部位,未来真正的服务业是工业组织开放后所产生的全产业链、全流程的新产业服务形态,工业是未来服务业的内核和支撑,而不能像现在这样被放逐出工业平均指数,这个指数不应当成为释放经济潮流信号的窗口,而应当成为工业形而上学的最高殿堂。

  组织寿命应当被理解为一种组织形式的有效期

  光明网:通用电气已经将价值200亿元的资产剥离出去,并计划继续通过消减成本和加强管理来将公司调整到正常的轨道。像通用一样吃力地跋涉在扭亏路上的世界500强企业已经成为一个群体现象。来自耶鲁大学理查德·福斯特教授的调查显示,标准普尔所列500强中的美国企业的平均寿命从20世纪20年代的67年降低到2012年的15年,他还预测到2020年前,世界500强中超过三分之二的企业将是我们此前闻所未闻的,世界500强企业从历史上的大到倒不了到今天的大到容易倒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罗清启:超大企业的寿命变短正从个体的单体叙事变化为某种群体的合奏,寿命变短不应该被看成是不幸企业的个性原因,而是确有新的结构性逻辑正在诞生,也就是说当一种现象出现的时候,我们应该找到这种现象的映射之源。工业正在被整个社会的结构性力量推入新的组织发现运动之旅,只是我们对这个运动还缺乏一种历史性的统觉。就像是对时间的理解一样,时间不是被理解为一个感性的世俗事件的序列,就是被理解为一种空间化的形式,这是人类理解力的障碍。巨型企业寿命急剧变短的主因并不是工业门类的迭代,而是组织形式的失效,也就是说组织寿命应当从宏观尺度上被理解为是一种新的组织形式的有效期。世界500强企业寿命告急说明我们当下缺少从集团化多事业群形式向下一个时代跨越的有效形式。

  巨型企业不能仅仅被理解为工业的跨国组织规模,它更被管理学展现为一种组织形式,科学家、工程师和管理者共同建设出这些巨型的经济堡垒,它们的跨国化导致其管理跨度的增大,市场机制被当成某种溶解组织内部困顿的溶解剂而被导入其中,它们被想象和计划成为官僚和市场对冲的某种有效的管理空间,这种对冲的作用至今来看已经达到了历史的最高点,它们又从峰值而下成为一种封闭性的、效能有限的管理空间。社会创造力被互联工具澄出之后,科学家、工程师与管理者所代表的一种孤立的工业主义正在从工业经济的舞台中心被推向边缘。我们不是用稀缺来组织经济就是用经济来组织稀缺,在未来对工业来说稀缺的是管理的主语,管理主语需要快速扩张的、不确定的、规模巨大的复数形式。

  未来管理有效性取决于在多大范围内使用工具而不是如何使用

  光明网:在通用电气被移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之前,世界电气电子工程师协会(简称IEEE)与国际标准化组织(简称ISO)把海尔作为范本,移入了自己向全球推广大规模定制标准的推进进程之中,更早之前,因为超前以及独特的工业范式探索,海尔被列入美国管理学登月计划,你最近认为通用电气被移出坚守百年的道指、工业500强寿命的快速降低以及海尔范式的全球化是全球工业结构性巨变的信号,工业世界的震荡模糊了已有的工业世界观,我们不能仅仅依靠经验来标示工业的转型进程,目前来看,有没有一种新的工业形而上学从时间的大尺度上前摄全球工业转型的道路?

  罗清启:今天全球的工业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更大时间尺度的形而上学,我们不仅仅是为了合并我们对当下工业现象的认识,我们最主要的是需要能从未来走向今天的认识形式,就像天文学把大地带入总体的空间形式一样,我们需要更开阔的视野来审视当下的工业进程。国际标准组织把海尔作为工业范本的推出就是把海尔作为一个工业的宏观范畴发射向了全球,哥白尼在天文学中的意义是把地球普通化并把地球送入宇宙大画面,海尔在管理新天文学中的作用是把旧有工业降格为一个涵盖全社会的社会化工业的一部分。

  因此,管理学需要一个新的组织形式来组织这个扩大了的工业星系,我们现在看到的COSMOPlat是海尔工业的中央处理系统、顺逛是这个工业系统的社会需求接口、产城创是工业与社会再生产的结合部,海尔提供了一种认识未来工业的“认识形式”,一种内在的、无缝的、把诸多不确定性主体有机地联系起来的普遍性,我们可以把这种模式当成是一种正在快速发育的未来工业形而上学。

  当前,东西方管理学界出现了一种西方管理体系跟海尔管理体系以管理工具为维的比较性对标,计划通过这种比较研究来寻找海尔体系提供的管理工具的有效性,个人认为这种方式是不可取的,全球工业饥渴的是新的形而上学,而不是形而下的微观管理工具,期望把比较研究的工具差赋予某种逻辑秩序从而找到工业竞争力的办法是不科学的,也是十分机械和武断的,在物联网时代决定管理工具效果的是在多大范围内使用工具而不是如何使用工具。

[责任编辑:赵清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