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协 光明网 主办

西北某基地研究员陈德明的靶场人生

2016-07-25 10:56 来源:科普中国-军事科技前沿 

    “不管导弹怎么飞,都飞不出他手心”

西北某基地研究员陈德明的靶场人生

陈德明(右二)与中青年科技骨干交流学术研究心得。李玉建摄

    大海捞针,十人得说十声“难”。大漠寻弹头呢?估计也不会有人说容易。

    2013年春节前夕,某研究院在西北高原组织某型号导弹飞行试验。弹虽打出去了,但预定落区的人压根儿就没看到导弹的影儿。打多远?不知道!飞哪儿去了?不知道!落哪儿了?不知道!一班人马在大高原干着急。几经周折,研究院找到了陈德明,希望他帮忙计算下导弹残骸落点区域。

    “这又不是咱单位的事,能推就推吧!”几个同事提醒着。“试验遇难题,影响的是导弹装备部队进程。咱们能管却不管,是对战斗力不负责任。”陈德明不仅欣然应允,而且决心要管到底。

    计算落点的前提是得有测控数据。孰料,试验人员提供的数据只有导弹发射时的一段光学视频,唯一可参考的就是视频下方显示的方位角。“按照现有的数据处理法,仅靠单台光学景象设备记录的低精度测角数据,根本无法对目标进行定位,更不要说估算残骸落点区域。”无奈之下,陈德明打算从光学数据入手。他先让试验人员把光学视频上仅有的方位角数据信息一帧一帧地抄下来,尔后对过去靶场单台测角设备的弹道估算法进行认真研究,建立了特殊的数学模型,利用仅有的低精度测量数据和故障模式下导弹飞行的各种估算办法,再综合各种误差因素,不久就估算出了导弹残骸的分布区域。很快,试验人员就找到了弹头残骸,距离陈德明划定的中心坐标不到2公里。

    大漠寻弹头,陈德明干了可不是一回。

    一年仲夏,某新型导弹飞行试验失利,弹头出现故障后解体,远远飞离预定目标区。这是我国战略导弹的一次重要试验,对装备部队起着决定性作用。倘若找不到弹头,就无法分析故障原因,同时也会给保密工作带来极大隐患。为此,计算落点、找到弹头,成为当务之急。

    然而,由于故障特殊、飞行过程复杂,弹头落点确定存在着很大的技术难题。一开始,相关单位给出了几十个落点坐标,这些坐标之间的最大距离东西达130公里、南北达66公里。那时,正值炎热夏季,最高地表温度达60多度,弹头落在风沙漫天的戈壁大漠,四处还遍布着红柳丛、骆驼刺。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找弹头,无异于大漠寻针!

    搜索部队派出数百人深入“生命禁区”,展开陆地、空中拉网式搜索。许多官兵嘴上、脚上打满了泡,有的还差点儿因中暑牺牲在戈壁大漠。两个多月过去了,仍然一无所获,搜索陷入僵局。这时,上级专门作出指示:“不管三个月还是五个月,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找到弹头!”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心急如焚的当口,陈德明受命参加搜索工作研讨会议。当他现场听了相关单位的计算报告后猛然发现,这些计算并没有充分考虑弹头在未知故障情况下的飞行模态。忽然,沉默已久的陈德明语出惊人:“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前面的计算可能存在方向性问题!”

    “不可能吧?”“怎么可能?”面对众人质疑,陈德明一字一顿地说:“给我一周时间,保证拿出结果。”“闻鼙鼓而思良将”。基地领导当即决定,由陈德明负责重新估算搜索区域。

    回到技术室,陈德明迅速抽调4名人员组成攻关小组,并进行了简短动员:“导弹武器试验高密级、高难度、高风险,充满着艰难险阻。我们搞试验技术工作,面对不期而遇的重大考验,要敢于担当负责,勇于啃下‘硬骨头’!”

    时间紧迫,说干就干。攻关小组一边对前期搜索报告进行深入研究,试图从中有所收获,一边在测量设备最后捕获的数据中寻找着蛛丝马迹。

    陈德明带领大家经过7天7夜的反复建模验证,发现了解体故障模式下弹头的特殊运动规律,最终把落点定位在东西5公里、南北3公里的区域内。这一落点区域将搜索范围缩小到百分之一。

    很快,搜索一线传来消息:实际落点距离陈德明给出的区域中心点东西仅1.3公里、南北仅0.1公里!

    “算得太准啦!”领导和专家们情不自禁地击掌相庆,对陈德明表示由衷地佩服。陈德明却平静地说:“我做过无数次研究,心里有底。”

    “找陈德明”“叫陈德明来”,这是靶场试验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时,大家常听到的话。

    为啥?陈德明行,而且有些神!有些分析计算结果给陈德明一看,他便马上能指出可能是计算软件错了;有时试验出现故障陈德明不在现场,只要通过电话一说现象,他便马上就能判断出故障可能在哪里、是什么方法错了;关系到导弹残骸落区分布,他的出现更会成为大家的定心丸。前几年的一次重大任务中,研制单位给出的弹体残骸危险区内约有8万人,这给靶场试验安全管控带来极大困难。

    试验安全是靶场的一项重要工作。几百人还好,该疏散的疏散,能躲避的躲避,但8万多人实在是太困难了。基地领导把陈德明找来:“德明,你好好算一下,一定要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由于弹体残骸并不影响导弹的飞行性能,研制单位对此不太关注,更缺乏估算危险区域的基础数据,这给准确估算危险区域带来了极大困难。陈德明根据自己丰富的经验,深入研究该型导弹关机后的弹体速度增量散布特性,并通过理论估算得到了一系列有效参数,然后建立残骸的力学模型,最终估算出了准确的危险区域,不仅改变了此前研制方给出的估算方位,还使危险区域面积大幅缩小。

    试验结果证明,弹体实际落点全部在陈德明估算的落点分布范围内,成为导弹残骸分布堪称完美的经典估算。有人开玩笑地说:“不管导弹怎么飞,都飞不出陈德明的掌控。”

[责任编辑:金赫]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