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协 光明网 主办

韩旭东:把握新形态战争主动权在于创新

2016-10-14 09:02 来源:中国军视网 

韩旭东:把握新形态战争主动权在于创新

  在战争演进中,任何一场战争的获胜方都拥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面对新形态战争,只有把握了这种战争,才能为取得这种战争主动权奠定基础。取得新形态战争主动权的关键在于创新。

  不把握战争的主动权是有深刻历史教训的。1840年之前,我国是东亚地区具有重要影响力,乃至发挥着主导性地位的国家。在一千多年的时间里,我国在战争问题上一直把握着主动权或主导权。鸦片战争起,西方国家以及走上西方发展道路的国家在战争中开始占据主动权,我国不断失去主动权,并一步步走向半殖民地半封建之路,最后形成一个形式上还是主权国家但实际上已经处于被深度殖民的状态。

  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人领导革命战争后,开始一步步地争取战争中的主导地位,直至打赢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的历次局部战争都取得了胜利,其主要原因是我国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如果不掌握战争的主动权,要想取得战争的胜利是无法想象的。

  就我们国家而言,我们必须要把握新形态战争的主动权,对此应该给予足够的重视。这主要是因为,这种战争不仅在战争发展阶段上是新,对我国也是一种新的战争,同样对世界其它国家来讲也是一种新的战争。所谓“我国面临的战争威胁越来越严重”,其主要是指我国面临的新形态战争的威胁越来越严重。这意味着我国主要面临着新形态战争的威胁。遏制这种战争威胁,打赢这种战争,依赖于我们是否掌握了这种战争的主动权。只有拥有打赢战争的能力,我们才有可能遏制战争。之所以要遏制战争,其根本原因是我们的国家政策使然:我们发展追求的是和平发展,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当然,这种和平发展并不意味着我们害怕战争,而是我们尽可能不使用战争手段来实现发展,把使用战争托手段的可能性降到最低。从辩证法角度讲,我们不怕战争,才能不会出现战争;我们有能力赢得战争的胜利,才能有效地遏制战争。这就是我们追求把握战争主动权,拥有打赢战争能力的根本目的。

  把握新形态战争主动权才能遏制战争,维护和平。如何把握新形态战争的主动权呢?具体做法上应该重视这样几个方面:

  一是关节点上,应该放在新形态战争“新”的东西。战争是有继承和发展的特点的。如果我们一味地运用继承的东西来认识新形态战争,是不可能把握新形态战争的;如果一味地追求新的东西,也是不可能把新形态战争把握得全面彻底。只有在继承的前提下,把新形态战争中那些新东西把握好,才能拥有获得把握新形态战争主动权的胜算。正是因为这种战争具有继承和发展的特点,我们必须在掌握战争基本规律的前提下,认识清楚“新”的发展,掌握“新”的东西的规律,是把握新形态战争的重心所在。

  二是在态度上,我们必须给予应有的重视,不能轻视或漠视。战争是不断发展的,甚至有时战争发展的速度基于科学技术的发展而出现加速的情况。当今战争的发展就是这样。因为今天的科学技术正在加速发展,甚至其发展速度都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在这种形势之下,战争也随之加速发展,甚至阶跃式发展。新形态战争自海湾战争萌芽以来,经过近期20多年的加速发展,特别在近几年来颠覆性技术的推动之下,正出现阶跃式发展。这是客观现实,我们不能以传统的战争思维,出现轻视其快速或加速的状态,或根本无礼这种现实等做法。如果以这种态度对待当今战争的发展,我们可能遭受无法补救的历史教训。世界各国在新形态战争面前都是小学生,都在同一起跑线上认识新形态战争。如果从态度上重视了,我们才拥有深刻认识新形态战争的基础,才能拥有真正把握战争主动权的可能,才能有打赢新形态战争有的胜算,实现遏制战争,维护和平这一最高目标。

  三是在行动上,“新”的问题,是传统“刀子”解决不了的,必须使用新刀子来解决,这个新刀子就是在各个方面的创新。创新,应该重视这样几个方面:之一,从“交互性”这一主线入手。尽管新形态战争呈现出千姿百态的外在特征,尽管新形态战争内部复杂多样,我们从其中可以归纳出这种战争的一条基本主线就是交互性,也就是人与战场之间的“互动”。这种“互动”归结为一句话就是,想打什么仗就制造什么武器,有什么武器就能够打什么样的仗。之二,从关注人与武器转为关注“战斗力基因”及其“融能力”入手。传统战争主要关注人的因素、武器的因素以及人与武器如何结合的因素。其实,这种关注更主要体现了“个体”如何在一起共同发挥作用的问题。在新形态战争时代,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战斗力基因”及其相互融合形成更强的战斗力问题。战斗力基因不是个体存在的人与武器,而是一个具有一定作战能力的人与武器的集合。同时,多种各具作战性能的战斗力基因融合一起形成更强战斗力,及至独立完成使命。战斗力基因及其融能力将成为研究新形态战争的重心。之三,从“一体”角度入手。传统战争讲究的是“联合”,向“联合”要战斗力。在新形态战争中,战斗力的各分子是“一体”。如何形成“一体”,如何发挥出“一体”的作战能力,是研究新形态战争时应重视的问题。

  (作者: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 韩旭东)

[责任编辑:肖春芳]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