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协 光明网 主办

陈相灵:打信息化战争可从抗战中获取制胜经验

2016-11-17 16:01 来源:中国军视网 

  战争制胜机理是指战争诸要素在一定思想的支配下共同作用所产生的制胜原理。不同时期的战争,有不同的制胜机理。习主席指出:“现代战争确实发生了深刻变化。这些变化看上去眼花缭乱,但背后是有规律可循的,根本的是战争制胜的机理变了。我们要透过现象看本质,把现代战争的制胜机理搞透。”研究现代战争的制胜机理,离不开过去战争制胜机理的启迪。

  在抗日战争中,中华民族面临被殖民、被奴役的严重危机,但中国人民经过8年抗战,最后以弱胜强,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在抗战制胜机理中,敌后广阔战场上的八路军和人民群众与他们熟悉的战场环境相结合产生了强大对敌优势,取得了游击战的巨大胜利,成为抗战胜利的根本所在。它充分体现了制胜机理中主客观要素要高度结合的重大价值。

陈相灵:打信息化战争可从抗战中获取制胜经验

  抗战初期,我军与日本侵略者相比,兵力数量和装备质量都不如对方,但毛泽东对红军、八路军的筹划,却处处突出我们的优势。在战略主动权的把握上,党中央、毛泽东把山西作为我军抗战的战略支点,并认为山西之所以能成为抗战的支点,一是有红军,红军与山西特殊的地理环境以及那里的人民相结合,就可以产生强大的战斗力;二是有阎锡山,可联合其抗日。这二者力量的结合,可造就敌后上百万的游击力量,从而实现抗战力量的优劣转化。实践也证明,八路军正是利用山西,创建了根据地,扩大了抗战力量,实现了战略展开,并在国民党正面战场作战基本结束后,使敌后游击战成为抗战的中坚力量,并取得了巨大胜利。其制胜的关键在于充分发挥了红军、根据地特殊的地形条件、强大的民众以及可联合的力量等要素,实现了军事力量的优劣转化,这些成功的经验对信息化战争有哪些重大启示?

  信息化战场具有多维立体的特点。在这样广阔的战场,战斗力生成与新的打击方式息息相关。远程精确打击,海空一体打击,网络空间打击等,都体现了信息作战中远与近、强与弱、虚与实的对抗。目前就我军而言,这些打击能力均不如强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何实现优劣转换,实现优势打击?

  一是地利依然是实现优劣转化的重要支撑。自古以来,地利是战争制胜的重要因素之一。在信息时代,随着接触性战争的骤减,跨越地形条件限制的远程精确打击成为战争制胜的重要选择。在地形对战场制约作用降低的前提下,笔者仍然认为,利用地利进行战场建设仍是实现优劣转化的重要抓手。当我军的远程精确打击不如对方时,在特定地域进行战场建设,形成运动间打击敌人的能力,就意味着我们抓住了制胜关键,我们实现了持续让对方防不胜防的打击优势。此外,在海上,当我们的装备等要素不如对方时,拓展岛礁的防守反击能力,使其成为不沉的航空母舰,同样会增加我们的制胜优势。此外,以陆制海的能力建设,也是充分发挥地利条件的体现。今天,地利之所以仍能发挥重大作用,就在于我们坚持的是积极防御,我们的立足点是守土。随着我军使命任务的拓展,我们更需要地利作支撑,需要相关友好国家的帮助,否则海外利益的维护,在没有战略要地的情况下将困难重重。

  二是一支强大的军队,是战争制胜的根本保证。抗战开始后,山西之所以能成为华北抗战的中心,就在于我们这支经过长征考验的军队,找到了用武之地。后来八路军、新四军的战斗精神,已成为那个时代最强大的力量源泉。今天,随着和平时期的到来,战争的残酷性已远离官兵的视野,加上种种因素的影响,当和平兵的想法,在大家心目中非常普遍。这已成为影响信息化战争制胜的不利因素。特别在相当一部分人当中,认为信息化战争就是键盘上的战争,他们对战争的暴烈性认识不足。因此,打造一支听党指挥,英勇善战的军队,是信息化战争制胜的首要问题。因为立足现有装备,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关键在于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没有人的积极性的调动,任何制敌的战法都无从谈起,现有装备也发挥不了它的潜能。因此,无论是机械化战争,还是信息化点战争,人的主体作用没有改变。

  三是人民的力量依然是信息化战争制胜的不竭动力。抗日战争,我军的宝贵经验就是战略大后方的建设,人民力量的形成。今天的战略大后方,依然是人民的支持。过去是兵源、物资和财力等方面的支持,今天除了这些支持之外,更重要是信息和信息技术的支持。人民的聪明智慧,将使我们在网络战和装备建设中,大踏步向前迈进。但当前,我们缺少的不是技术,而是联系广大人民群众的那种机制。过去,我们靠党组建的各种救亡组织,实现了军民一体的融合。但今天,军工企业受传统计划经济的影响,独立王国的神秘色彩依然存在,民营企业进入军品生产领域的门槛高、制约多、阻力大。特别在现有的运行模式下,军产采购因受利益分割等因素驱使,民用新技术不能迅速转入军用。这既是一个很大的浪费,也是对信息制胜的一大制约。归根到底,还是没有形成激发人民群众为国防建设发挥作用的开放机制,人民的创造性,还没有很好的被挖掘和利用起来。

  四是战略全局的谋划是实现优劣转化的内在驱动。抗日战争留给了我们很多战争遗产,其中之一就是战略谋划。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中央,他们对战争艺术的把握,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而当时,我们的对手却称我们是土八路,他们并未意识到我们在战争谋划上已占领制高点:把山西等地作为抗战的战略支点,以战略反击维护恒山山脉、正太铁路的战略枢纽,把敌后游击战上升到战略位置,坚持战略的持久战和战役的速决战等等,我们不仅使日寇一个月占领山西,三个月占领全中国的梦想破产,而且发动了向日寇的最后一击。今天,信息化战争的制胜,我们既要思考制胜机理的变化,更要着眼战略全局的谋划。只有在战略全局的谋划上高出对手,才能充分发挥制胜要素的整体作用,进而夺取信息化战争的胜利。(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 陈相灵)

[责任编辑:肖春芳]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