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协 光明网 主办

军改这一年:军队架构历史性变革

2016-11-30 09:55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11月16日至17日,北部战区某边防巡逻艇大队新兵营全体新兵,不顾零下20摄氏度的严寒,进行雪野战术训练。郑耀耀摄(人民图片)

  11月4日,中部战区陆军第54集团军某师机步团举行军事课目比武展示活动。(人民图片)

  11月22日,一大早出操,天空下起雪。

  第27集团军某旅装步四营营长裴德毅忽然想起,去年冬天,部队因改革移防搬迁,也是个雪天。

  按照习近平主席和中央军委命令,陆军第27集团军从河北移防山西,成为全军第一个因改革而进行部署调整的军级单位。

  2015年12月2日,一纸命令传来:第27集团军领导机关和直属分队移防山西,限2016年1月5日前腾空营区,交给新成立的陆军某部。

  改革,总要涉及利益得失。官兵们将要离开的,是一座驻守长达46年、现有70%以上干部士官安家置业的城市——石家庄。然而,没有任何折扣,丝毫没有扰民,25天后的12月27日,最后一批人员装备离开驻地。

  1945年5月一个清晨,上海市民推门出户,看到马路上睡满了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战士,这就是当年的27军。66年后,这支部队依旧严格恪守军令。“撤并降改听党的,进退走留看我的”“党叫干啥就干啥,打起背包就出发”……

  这是一年来,中央军委机关报《解放军报》上,有关军改报道的大量文章中的一个细节。

  一年前的2015年11月24日至26日,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在京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就是从那场会议起,中国国防和军队改革步入快车道。过去一年,军改搭起四梁八柱,留下浓重一笔。27军移防,只是一个缩影。

  接受本报采访时,军事科学院军事战略研究部研究员王新俊说,一年的时光,我军改革如离弦之箭,势如破竹,初见成效。

  大事:改革搭起四梁八柱

  过去一年,几件标志性改革搭起了军改四梁八柱。这包括一场会议、一个意见、新军授旗、军委机关调整、军区改战区等重大事件。

  一场会议,就是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

  会上强调,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是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时代要求,是强军兴军的必由之路,也是决定军队未来的关键一招。指出,要形成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格局。2020年前,要在领导管理体制、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上取得突破性进展,在优化规模结构、完善政策制度、推动军民融合发展等方面改革上取得重要成果。

  一个意见,是中央军委印发的《关于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意见》。

  2016年新年第一天,《意见》正式公布。意见指出,军改大致分几个阶段:2015年,重点组织实施领导管理体制、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2016年,组织实施军队规模结构和作战力量体系、院校、武警部队改革,基本完成阶段性改革任务;2017年至2020年,对相关领域改革作进一步调整、优化和完善,持续推进各领域改革。

  《意见》明确了领导管理体制、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军队规模结构、部队编成、新型军事人才培养、政策制度、军民融合发展、武装警察部队指挥管理体制和力量结构、军事法治体系等方面的主要任务。其中军队规模结构方面,“裁减军队现役员额30万,军队规模由230万逐步减至200万。优化军种比例,减少非战斗机构和人员”。

  新军授旗,指2015年12月3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领导机构、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成立大会在北京八一大楼隆重举行。习近平主席向陆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授予军旗并致训词。

  军委机关调整组建方面,军委机关由4个总部改为1厅、6部、3个委员会、5个直属机构共15个职能部门。2016年1月11日,习近平接见调整组建后的军委机关各部门负责同志。

  2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区成立,习近平向东部战区、南部战区、西部战区、北部战区、中部战区授予军旗并发布训令。自此,7大军区调整划设为5大战区。

  9月13日,中央军委联勤保障部队成立,习近平向武汉联勤保障基地和无锡、桂林、西宁、沈阳、郑州联勤保障中心授予军旗并致训词。

  “通过这些大力度的改革,人民解放军突破了长期实行的总部体制、大军区体制、大陆军体制,建立了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新格局,解决了一些多年来想解决但一直没有很好解决的问题,解决了许多过去认为不可能解决的问题,实现了军队组织架构的一次历史性变革。”习近平在7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说。

  细节:军营处处是变化

  改革,不止有大事件搭建框架,也有小细节逐步构建,有每个人的切身感受。

  《解放军报》引述火箭军某导弹旅发射营营长刘志红的感受:今年是火箭军建设元年,军营处处是变化。最大的变化,莫过于实战化训练强度、力度更大了,从靶场到战场的距离更短了。

  他举了一个例子:今年5月,我营跨区挺进东北参加红蓝对抗。对于我来说,拿下那个老对手不在话下。不承想,这次部队刚抵达,转运卸载物资时,便遭“蓝军”特战分队打击。全营仓促应战,“损失”过半,最终错过发射窗口。复盘推演时,我带头检讨:“打破以往演练的惯性思维刻不容缓。”

  将士与统帅,都在思考“战场”上的问题。“关于军队建设和改革,我想的最多的就是,在党和人民需要的时候,我们这支军队能不能始终坚持住党的绝对领导,能不能拉得上去、打胜仗,各级指挥员能不能带兵打仗、指挥打仗。”习近平说。

  一些细节,折射变化。军委从4总部转为15个部门,看上去部门多了,但总的是层级减了、等级降了、人员少了。军委机关的新式胸标、臂章,与07式标识相比,有一个显著变化——去掉了“指挥刀”。阅读军委机关各部门的职责目录,已经没有“领导”这样的词汇,取而代之的是“指导”“负责”“组织实施”等。《军营理论热点怎么看·2016》透出的这一细节显示,军委机关,已由领导机关、决策机关转变为参谋机关、执行机关、服务机关,告别“领导范”,当起“办事员”。

  一些变化,在悄然进行,职业军人的荣誉感在增强。2015年1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法》。半年后的2016年6月,我国首次派出军机,跨越11个国家,连续飞行27000多公里,奔赴马里接运执行维和任务遇袭伤亡的英雄,党政军各界人士在机场举行隆重仪式迎接烈士和伤员回国,并沉痛送别“蓝盔英雄”申亮亮烈士。7月份,我们以同样隆重的方式接回李磊、杨树鹏两位维和烈士。

  2015年8月1日,《军人住房公积金贷款管理办法》正式施行。2016年11月27日,经有关部门批准,军委后勤保障部财务局与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和交通银行等5家协作银行达成一致,在全军正式开展军人住房公积金组合贷款业务。这对拓宽军人购房筹资渠道,推进军人住房保障社会化,减轻军人购房经济负担。

  部队的良好形象,在不断重塑。今年2月,中央军委下发《关于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活动的通知》,标志着我军全面停止有偿服务活动已部署展开。

  方向:准备打才可能不必打

  军队的根本职能是打仗。

  当前,世界主要国家都在加快推进军队改革,谋求军事优势地位的国际竞争加剧。在这场世界新军事革命的大潮中,谁思想保守、固步自封,谁就会错失宝贵机遇,陷于战略被动。军事上的落后一旦形成,对国家安全的影响将是致命的。

  “大家都有这方面的感受,都认为不改革是打不了仗、打不了胜仗的。”2013年12月27日,在一次重要会议上,习近平有一句话,后来被广为传播:“我经常看中国近代的一些史料,一看到落后挨打的悲惨场景就痛彻肺腑!”

  “能战方能止战,准备打才可能不必打,越不能打越可能挨打,这就是战争与和平的辩证法。”谋求打胜仗,必须到中流击水。这是军改的出发点。

  现代战争早已进入“秒杀”时代,是信息化条件下的一体化联合作战,陆海空网多维空间融为一体。2016年印发全军的《军营理论热点怎么看·2016》一书,介绍了这样一个细节:

  今年初,某战区机关组织一场讨论会,有的同志谈道,“不改不知道,一改吓一跳,新旧对照比较,才知道过去的指挥体制与现代战争差距有多么大!”

  书中指出,领导指挥体制是作战的中枢神经,面对战争时空特性的重大变化,金字塔式的“层峦叠嶂”早已落伍,扁平精细的指挥体系成为必然。美军作战体系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从C4IR到C4ISR,再到C4KISR,不到20年间实现了从“五位一体”到“八位一体”的跃升,并计划2030年建成C4KISRT系统。而中国,此前在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方面作了不少探索,但联不起来的问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有事还得临时建机构、拉班子。

  为此,习近平尤为重视联合作战指挥体系的健全和人才的培养。4月20日,他以总指挥身份亲临视察指导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时强调,健全军委联指中心是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重要内容,是强化军委战略指挥功能的重要举措。他要求,构建“平战一体、常态运行、专司主营、精干高效”的战略战役指挥体系。

  在视察国防大学时,习近平强调,要坚持把培养联合作战指挥人才突出出来。他指出,培养联合作战指挥人才是国防大学的核心职能。

  几乎一切工作,都要围绕打仗展开。不仅训练、军演要围绕打仗来,后勤保障也一样。习近平强调,要着力建设一切为了打仗的后勤,坚持保障打仗的根本指向。他说,各级党委和各级指挥员要高度重视后勤工作,按照打仗要求建后勤、用后勤。

  这次军改,是我军向现代化军队迈出一次关键性跨越,将为今后20年、30年国防和军队发展打下坚实基础。(陈振凯)

[责任编辑:赵清建]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