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协 光明网 主办

中国发布《网络空间国际合作战略》

国际社会应携起手来,加强对话交流,共同维护网络空间和平、稳定与繁荣,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借你慧眼识破“套路”

它采用问答、案例、漫画、二维码链接等读者喜闻乐见的方式给出破解网络“套路”的惯用手段,并逐一“拆招揭秘”,剖析成因,让读者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相信这本书能帮助更多的人认清网络“套路”,筑牢安全防线。

我国网络空间防御技术取得重大突破

2016年1月,由国内9家权威评测机构组成的联合测试验证团队,对拟态防御原理验证系统进行了为期6个月的验证测试,先后有21名院士和110余名专家参与了不同阶段的测评工作。他还表示,“网络空间拟态防御理论与方法”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中国科学家愿意将此技术与世界分享,为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作出贡献。

网络民兵:信息战争时代的全民皆兵

民兵,通常指不脱离生产的群众性武装组织。从科索沃战争中的信息瓦解战,到俄格冲突中有组织的“民间”网络进攻,再到乌克兰危机期间公开招募民兵进行网络舆论战,网络安全对抗呈现出全民特性。

继斯诺登事件之后 美国网络监控行动又遭打击

美国的一些秘密全球网络监控行动可能不得不暂停,原因是一起内部窃密案。

网络空间作战:带来全新军事变革

近年来,部分军事强国已经把实施先发制人的网络战、夺取网络空间优势乃至制网权作为制胜的关键,并以此展开网络战演习和部署。

发展网络国防力量刻不容缓

正所谓“接地气才能有底气”,让网络安全意识深入人心,就需要将其作为网络强国建设的基础工程,突出培养“七种意识”

军事宣传也要打赢“网络”战

面对复杂的网络宣传环境,军队应发挥传统媒体优势,整合新旧媒体资源,面向网络优化和壮大新媒体传播力量。

网络战争比肩军备竞赛

2014年俄罗斯在乌克兰边境集结军队,但早在这场行动之前,俄罗斯的黑客就与乌克兰的政府网开战了。病毒不仅感染了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在沙特阿拉伯的主要办事处,还扩散到该公司在几个其他国家(包括美国和荷兰)的工作站。

网见不平也要“一声吼”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网上舆论对人们的影响越来越大。革命军人不仅要在现实社会中传播文明新风,在虚拟世界中也要弘扬正气,敢于与不良言论作斗争,处处传播正能量。越是习惯法治思维,规范言论边界,就越容易挤压网络言论中的负能量,净化网络生态,在舆论斗争中赢得干脆彻底。

沈逸:从NSA疑似被黑透视网络战

8月中旬的一周,一群黑客自称攻陷了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方程式组织,然后披露一批疑似NSA通过方程式组织开发的网络情报获取工具。其二,从方程式组织选择攻击目标的特性来看,美国政府通过NSA实施的网络行动,具有显著的军民融合特点。

美俄网络对峙,俄罗斯准备好了吗?

目前,俄政府在武装力量内部建立网络部队,以保障武装部队的信息系统,并在近期加快了专业网络部队和网络安全力量的建设力度

周鸿祎:呼唤网络安全“洪荒之力”

今天,在2016中国互联网安全大会(ISC)上,中国互联网安全公司360公司宣布将免费开放360全球实时扫描监测系统,以推动互联网安全的“协同联动”

可视化网络安全技术“看透”黑客

业界一致认为单一的静态的安全加固技术不能解决问题,需要构建一套安全自适应防御体系,而可视化技术正是这个体系中的关键点之一

盘点各显其能的网络攻防战:“震网”开辟先河

随后在伊朗、叙利亚和利比亚设立“隐形通讯系统”,帮助当地反政府组织相互联系或与外界沟通。”

网络攻防战中的新“三十六计”

网络空间易攻难守,传统的被动式防御难以有效应对有组织的高强度攻击 作为网络空间安全领域的新思路,移动目标防御反映了未来网络防御将“死”网络变成“活”网络的技术发展趋势。

军事科学院王永华:正视和捍卫国家“网权”

我们必须全面更新国家主权观,增强“网权”意识,将网络空间摆到与陆地、海上、空中和太空同等的战略地位

我军打通作战信息“高速路” 军网提速增效

记者日前从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某基地获悉,他们完成军队计算机网络业务性能优化课题攻关,打通作战信息“高速路”,军网提速增效数十倍。近年来,他们坚持创新驱动、科技强军,先后完成科研创新课题700余项,荣获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3项、二等奖18项、三等奖66项,数百项原创革新成果助推部队战斗力明显提升。

AEHF军用通信卫星0.03秒对“战斧”下命令

“先进极高频”(AEHF)军用通信卫星由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研制,又名“第三代军事星”,是最新一代美国军用通信卫星。

技术竞赛国际视角中的中国北斗

美国评论家吉索斯.迪亚兹在他的文章《中国有了自己的GPS,而且比你用的要好》中使用了这张插图 – 一个凶猛的精灵咄咄逼人地审视着地球,他的手上有一枚神奇的魔戒。

解析国防大数据:如何改变战争形态?

未来国防大数据可以将信息化战争推向智能化战争,实现情报智能化、指挥智能化、武器智能化、感知智能化以及后勤和装备保障、政工的智能化。这种国防大数据对军事指挥、武器研发、装备后勤保障等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甚至可能改变战争形态。

电子战士兵——走向信息战场的“黑客”兵种

在击毙本·拉登的“海王星之矛”行动中,美军仅出动4架直升机,24名海豹突击队员,远赴千里之外的巴基斯坦伊斯兰堡以北60公里处,仅用40分钟就将本·拉登击毙。目前,这种电子战士兵的培养,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并在对抗性的实战中逐步形成规模,走向强大。

信息化战争

近年来,随着世界新军事变革加速发展,战争模式由传统单一的作战样式向现代化信息战争转变。   21世纪战争将是信息化战争,作为未来战场上一种新的作战方式,信息战对敌我军事的抗衡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战场干扰与反干扰

近年来,随着传统战争向着信息化战争不断转变,矛与盾的竞争也日趋加剧。网络对抗即使一方面保证己方网络系统的完好,免遭敌方利用、瘫痪和破坏;另一方面则设法利用、瘫痪和破坏敌方的网络系统,最终夺取网络优势。

军事观察:创新是国防科技工作者的第一血性

信息化的武器装备越来越多地影响战争的爆发、进程和结局,成为现代战争的战力“倍增器”

新技术重塑未来战争 创新引领世界新军事革命

纳米信息技术发展将使武器装备进一步信息化、智能化和微型化,进而推动作战样式、军事理论、编制体制变革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