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低保”古建筑 如何不再消逝风雨中 _光明网

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山西“低保”古建筑 如何不再消逝风雨中
首页> 科技频道> 综合新闻 > 正文

山西“低保”古建筑 如何不再消逝风雨中

来源:科技日报2021-10-21 09:39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山西近三万古建筑文物中,被列为国家级、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到3%。此次受暴雨灾害影响较为严重的,绝大部分为低级别和未定级文物。达到比较严重状况的有 750 处,其中 84%为市、县级“低保”和未定级不可移动文物。

  连日来,随着话题“风雨中山西古建筑正受到威胁”冲上热搜,山西古建筑的修缮保护与活化利用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

  山西历史悠久,文化遗存丰厚。在全国人大代表、电影导演贾樟柯眼里,山西“村村有古庙,处处有古建”,“一个不起眼的乡村小庙里,可能就藏着国宝级的壁画”。

  相比备受关注的国家级和省级(以下简称“高保”)文物保护建筑,山西还有大量鲜为人知的市级、县级(以下简称“低保”)文物保护建筑、甚至未定级(以下简称“无保”)古建筑,其现状如何?山西是否因为文物过于丰富,在文物定级过程中会吃亏?这些“低保”甚至“无保”古建筑如何抵挡消失的命运?

  10月13日至17日,科技日报记者先后走访了山西洪洞、汾西、新绛、阳城等县,实地探访了多个山西“低保”古建筑现状,并就相关话题,采访了文物界多位专家。

  28027处古建筑,“高保”占比不足3%

  蓝色彩钢板搭成的两层简易雨棚,罩在年久失修的古庙重檐上。“若非这个钢板棚,这座古庙顶不住今年的雨灾,肯定塌了。”10月13日,站在位于洪洞县贺家庄的明代玉皇殿前,贺家庄村支书贺国平说,钢板棚是两年前一位来自文物系统的驻村干部张罗的。

  2011年,贺家庄玉皇殿被纳入洪洞县文物保护单位。

  剥落殆尽的土坯墙体上,嵌着一块黑色石碑,模糊不清的碑记上,依稀辨出“始建年代不详,于清嘉庆18年(1813年)、光绪32年(1906年)进行过两次修缮”的字样。同行的民间古建筑保护志愿者唐大华推断,根据其建筑风格,这座玉皇殿最早始建于明代。

  进入大殿,一股霉潮味扑面而来。“彩钢雨棚虽挡了雨,但也挡住了阳光,加重了殿内的湿度。”贺国平说,而大殿四周的黄土墙吸水后增重,又增加了潜在风险。

  据国家文物局官网资料显示,山西省现有不可移动文物53875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数量全国第一;现存旧石器时代遗址数量全国第一;现存元代及元代以前古建筑数量全国第一,特别是全国仅存的四座唐代建筑、全国75%以上的元代以前建筑均在山西;现存唐代以来彩塑和壁画数量全国第一;现存古戏台数量全国第一。

  如此海量的文物,“高保”“低保”各占多少?

  来自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及山西省文物局公布的数据,目前山西共有古建筑文物28027处,其中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421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407处,合计占比不足3%。其余绝大多数为市、县级“低保”,甚至无保护级别的古建筑文物。

  10月以来,山西多地发生强降雨天气,山西省文物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11日下午19时,山西各市上报共有1783处文物不同程度受灾。此次受暴雨灾害影响较为严重的,绝大部分为低级别和未定级文物。达到比较严重状况的有750处,其中84%为市、县级“低保”和未定级不可移动文物。

  在实地探访中,记者发现,经费不足,是基层文物保护部门普遍面临的现实问题。

  “文物保护级别一般分为国家级、省级、市级、县级,由此形成了金字塔式的分级负责文物保护结构。地方财力相对有限,资金保障方面从国家到省到市再到县逐级递减,呈现‘倒金字塔形’。特别是位于‘塔底’、保护层级较低,普通不可移动的文物数量庞大,县级文物部门维护力量薄弱。”唐大华说。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获悉,自2006年起,虽然中央和山西省财政对山西省文物保护持续加大投入,但绝大多数都投向“高保”,山西绝大多数“高保”古建筑因此都扛住了这次雨灾。

  “低保”古建筑却没这样幸运。

  行走在中国历史文化名村新绛县光村的巷子里,恍惚置身于明清时代。

  村内,明清式大宅鳞次栉比,院墙高大气派。根据光村规划图介绍,目前村内共有32处民居、古庙、阁楼等古建筑被纳入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是典型的古建筑连片区域。

  村民耿文桂的家位于始建于明朝的18号院内,院落北侧的部分墙体完全坍塌,剩余部分墙体也摇摇欲坠。“此次暴雨灾害,村里几乎所有古民居都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耿文桂说。

  拥有几百年历史的玉皇庙,为何仅为“县保”

  光村以北,赫然矗立着一座黄色庙宇的残垣。远远望去,庙门处高耸的会仙楼虽已破败,仍透出一种“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的仙气。

  根据碑文记载,玉皇庙最早于“元辽时建立殿堂,内无神像”,随后于大明正德十三年(公元1508年)补塑神像。“目前庙中现存年代最为久远的建筑,当属始建于明代的正殿。”唐大华说。

  这座曾经巍峨的庙宇如今状况如何?

  村民荆润管一家三代,居住在庙前小院长达70年,顺便照看玉皇庙。不久前,小院最后的主人荆润管另居别处,玉皇庙基本处于无人看护的状况。

  推开庙门,半人高的荒草蔓延其间。杂草丛中,曾经恢弘的正殿,仅剩一副砖木框架,正殿一侧早已被雨水淋塌。此次雨灾,更加速了玉皇庙的损毁,北侧外墙已塌出一个口子,砖石散落一地。

  始于元辽的玉皇庙,何以才是一个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以下简称“县保”)?文物如何定级?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规定,把不可移动文物分为3类: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不同级别文物由国家或地方文物管理部门组织申报确定。

  “古建筑属于不可移动文物,其定级主要是在文物普查基础上,依据建筑本身历史、艺术、科学、文化等价值的大小和影响的范围来确定,‘壁画’‘雕刻’‘样式’‘结构类型’等因素均属于古建筑定级的参考内容。”古建筑专家、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周乾说,省级、县市级文保单位,均可进一步申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针对有网友认为“山西省因为文物过于丰富,因而在文物定级过程中可能会吃亏”的观点,周乾认为不妥。“文物定级有着严格的程序,由专门的文保管理机构组织开展,经过专家论证、国家文物管理部门批准,方可定级分类。”周乾说,随着大众的文保意识增强,对文物的研究越来越深入,对其包含的历史文化价值挖掘越来越丰富,越来越多的文物会归属到它们应有的级别中。

  “因为要在全国有一个相对平衡,慢慢地在申报过程中,存量大的山西积压了一些好的古建筑。”北京建筑大学古建筑专业讲师齐莹认为,对于存量特别大的山西古建筑,不能因为级别低,就粗放对待。

  事实上,光村玉皇庙,因其越来越被业内认可的价值,有关部门一直在努力将其申报升级成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大量“低保”古建筑如何修缮,钱从哪来

  对于“低保”古建筑,如何科学修缮,钱从哪来?

  贺家庄玉皇殿,文物部门早已对修缮工程做出了设计方案及预算,工程总造价约需200万元;而光村玉皇庙的修复预算更大,总额高达500万元。“如果仅靠村民自发募集资金,实在是杯水车薪。”贺国平说。

  面对如此庞大的文物保护资金需求,依靠基层财政同样不现实。政府信息公开数据显示,山西省运城市2020年文物保护预算总额为2040万元,需负责其下辖市级及以下文物古建筑千余座,实难全覆盖。

  通过对几个古村的走访,记者看到,多数“低保”或“无保”古民居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损。已定级的古建筑,有损伤也必须先保存现状,不允许自行修缮;有的古建筑因长时间无人居住,早已坍塌殆尽,只剩下残垣断壁;而好多未定级的古建筑,都或多或少有自行改建的情况。

  在资金紧张的情况下,如何保护大量的“低保”古建筑?事实上,多年以来,政府及民间一直都在进行各种探索。

  2017年,山西省推出“文明守望工程”,鼓励社会力量参与文物认养,并与山西省工商联建立了每年召开2次文物建筑认养推介会的机制。这份名为《山西省动员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利用“文明守望工程”实施方案》的文件坦陈:“文物自然损毁甚至灭失的危险进一步加大,文物遭破坏、盗掘的问题屡有发生,文物利用不足和利用不当并存。面对繁重的文物保护工作任务和拓展利用的实际需求,仅靠各级政府的投入是远远不够的。”

  据统计,目前山西全省已完成文物认养238处,吸引社会资金3亿元。“但面对庞大的古建筑文物数量,认养力度仍有待提升。”一位文物系统工作人员表示。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福建省永泰县充分利用民间力量,探索出一条新路。“我们在古村寨成立了理事会。这是一个在民政部注册并接受政府年度审计、能负法律责任的民间机构,统一对庄寨古宅的维护、经营及管理负责。同时根据当地百姓重宗亲、乡土观念强的民风,凝聚庄寨后人各种力量,让他们有乡愁的记忆,有情感的寄托,建立一种紧密的联系纽带,既帮助解决他们归乡的各种事宜,也请很多古宅后人做修缮。”福建省永泰县政协副主席张培奋说,因为有紧密的乡情及大小合作关系,许多后人把对古宅的修缮,都看成是积功德,基本是义务帮忙。

  依相关文物法,修缮古建筑文物,必须具备专业的修复资质和技术手段。而对古建筑的保护和修复,“修旧如旧”为业内共识。

  “所谓‘旧’,是指修复材料宜为同时代、同物种材料,修复技艺为我国古建筑传统施工工艺。”周乾说。

  “通过几十年的发展,我们对古建筑的修缮技术已非常成熟。”齐莹说。

  周乾不赞同用现代材料修复古建筑。“这种‘修复’方式,等于‘仿古’,仅是获得古建筑的原有外观和造型,其包含的历史、文化内涵不能体现,甚至在某种程度上破坏了古建筑现有遗迹(存)的历史文化信息。”周乾表示,对古建筑最好的修缮,是在最小扰动它们的前提下,采取以传统工艺、传统材料为主的手段,来减小这种残损的进一步劣化发展。

  多数专家认为,尽管财政经费是古建筑保护的重要保障,但及时的日常维护保养可减少或避免“大修”。“对单体古建筑来说,日常维保费用并非昂贵。”山西省古建筑与彩塑壁画保护研究院院长任毅敏说。

  “我国古建筑多为木架结构,随着使用时间的长久,会出现开裂、变形、糟朽、松动、构件缺失等问题。”周乾说,基于丰富的建筑经验和卓越的建筑智慧,古代工匠传承下了多种科学修缮方式,如糟朽柱根墩接、弯曲木梁支顶、拔榫节点扒钉拉接、壁画粘接、彩塑填补等。

  除加强文保理念宣传外,培养古建筑传统修复技艺人才问题迫在眉睫。“尽管某些现代设备或技术(比如激光扫描法测量建筑尺寸、用角磨机打磨地面等)可以‘省力’施工,但与传统工艺营造的建筑相比,古建筑本身所体现的历史文化内涵、精美的建筑艺术、卓越的古代建筑智慧等宝贵信息等,可能会逐渐消失,因此传统古建筑施工技艺需要得到弘扬和传承。”周乾呼吁说。

  古建筑保护与开发利用,是矛盾还是互补

  古建筑保护与开发利用,是矛盾还是互补?对这一问题,各方一直持有不同观点。

  曾就职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北京代表处、担任文化遗产保护专员的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系教授杜晓帆认为,文化遗产活化利用不仅要考虑经济,更重要的是文化价值,最终目的是要让公众感受到遗产背后的文化内涵,在人们的心中“活”起来。

  “山西古建筑文物数量冠绝全国,且保留了唐以前至晚清民国时期的各类历史建筑,享有‘中国古代建筑的宝库’之称,是中华民族建筑智慧的重要组成部分。”杜晓帆认为,山西古建筑量太大,并非都适合开发成旅游资源,需要综合考虑基础设施、知名度、旅游特色等各类因素。

  杜晓帆以平遥古城开发为例,阐释自己的观点。

  “平遥古城于1997年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成功,至今已20多年。虽吸引了大量游客,但仍未完全解决平遥经济社会发展的根本问题。”杜晓帆说,因为游客在平遥停留时间很短,带来的预期收入并不高。

  以杜晓帆为代表的部分业内专家认为,平遥过去有名的并非整个平遥城,而是双林寺、镇国寺等几个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些建筑里面的雕塑和壁画,在中国的艺术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自从平遥城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之后,前往这些寺院参观的人数极少,包括平遥周边非常好的一些村庄。”杜晓帆说。

  而对张培奋等古村落中的人,最需要的是寻找一条既能活化利用丰厚古建筑资源,又能起到很好保护的路子。“对古建筑的保护不能脱离生活,否则就没有保护的意义。”张培奋认为,过度商业化和完全保护,都脱离了生活这个最重要的要素。

  与阳城县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5A级景区的皇城相府直线距离不足3公里的中庄村,是明朝一品布政使李豸的后人居集的古村落,为阳城县文物保护单位。其独特的古堡式建筑群与山体走向相互吻合,格局完整,气势恢宏。

  因年久失修,中庄村古建筑群院落逐渐破败。

  如何盘活这一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古村落?2013年,阳城县政府与村委会想出以旅游促保护的办法。为吸引投资,在阳城县政府支持下,时任村支书刘秋奎先后推动完成了30余座院落的保护修缮。2016年,中庄古建筑群被改造成古代特色民宿,主打明代沉浸式居住体验,吸引了不少游客前来居住。

  为保护原有建筑不被破坏,在内部装修过程中,均以厚木板隔离建筑本体。“相当于所有的装修都是在木板上进行的,木板后面才是原本的古建筑墙体。”刘秋奎说,运行五年来,民宿经营已基本实现营收平衡。

  中庄村属于中小规模的古村,发展民宿比较可行;而针对大一些规模的村落,在杜晓帆看来,则应根据不同的特点,综合考虑基础设施、知名度、旅游特色等各类因素,从而探索更好的模式。

  贺家庄村民贺俊生盼望着玉皇殿能够赶快修复。“每逢农历六月十二,大殿对面的戏台上总会有戏班唱戏,村民们都会聚集在大殿前赶庙会,热闹非凡。”小时候,贺俊生还常与小伙伴们一起,围着玉皇殿一圈圈做游戏。

  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古建筑,不仅承载着千百年来的历史信息,也承载着一个地区的文化记忆。

  (作者:矫 阳 实习记者 都 芃 刘 莉,张盖伦对此文亦有贡献)

[ 责编:蔡琳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我国新添3处世界灌溉工程遗产

  • 草原深处飘书香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欧洲5G生态系统论坛“5G Techritory”25日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闭幕,来自多国的信息和通信技术专家、决策者等就在欧洲及其他地区建立强大统一的5G生态系统进行探讨。
2021-11-26 15:23
近日,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植物病害生物防治研究创新团队揭示了植物病原细菌丁香假单胞菌(Pst DC3000)通过激活植物茉莉酸信号来抑制水杨酸信号,从而抵御植物免疫、促进病原菌侵染的分子机制。
2021-11-26 11:14
2015年钛米机器人在上海创立,创始人潘晶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控制工程专业,有着丰富的机器人研发经验。
2021-11-26 15:31
2012年4月16日,陈茂带领的团队顺利实施了西部地区首例TAVR手术,今年3月,该团队在院内完成了第1000例TAVR手术,也是中国大陆单一团队TAVR例数首次破千。
2021-11-26 15:16
近日,全球首例光学导航机器人辅助全口无牙颌种植及数字化即刻修复手术在北京完成。
2021-11-26 15:14
北京高压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缑慧阳等在高温高压条件下合成了一种新形态的金刚石——次晶态金刚石,填补了非晶态结构和晶态结构之间原子排列尺度上的缺失环节。
2021-11-26 15:08
近日,中国工程院院士、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植物保护学院教授康振生团队克隆了小麦抗旱基因TaNAC071-A,并揭示了其调控小麦抗旱性的分子机理。
2021-11-26 15:06
早在上世纪70年代,位于合肥的中国科学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以下简称中科院等离子体所)就开始了核聚变相关研究;90年代,开始了超导托卡马克的研究。
2021-11-26 14:57
张晟介绍,随着警方反电诈的不断深入,近年来诈骗分子转变犯罪手法,大肆使用不法App实施诈骗,危害巨大。
2021-11-26 10:45
北京高压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缑慧阳等在高温高压条件下合成了一种新形态的金刚石——次晶态金刚石,填补了非晶态结构和晶态结构之间原子排列尺度上的缺失环节。
2021-11-26 10:33
根据研究结果,科研人员进一步提出,及时更新疫苗的S蛋白氨基酸序列、合理安排加强免疫的时间或是更经济可行、更科学的免疫策略。
2021-11-26 10:13
研究人员通过先进的放射性碳测年方法确定吊坠、锥子和骨头碎片的年代为旧石器时代早期(距今4.2万至3.7万年之间),这种测年方法通过检测放射性碳的数量确定有机样品的年代。
2021-11-26 10:11
记者25日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获悉,该校郭光灿院士团队李传锋、柳必恒研究组携手合作者,首次实现了高维量子纠缠态的最优检测。
2021-11-26 10:00
记者25日从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获悉,该办公室近日正式发布《关于征集通过天舟系列货运飞船搭载科学技术试(实)验和应用项目的机会公告》,面向社会公开征集搭载项目。
2021-11-26 09:36
冬奥高精度天气预报系统在今年2月“相约北京”冬奥雪上项目测试活动以及当前的冬奥测试活动期间接受了实战检验。
2021-11-26 09:33
不少网民发现,手机扫一扫就能轻松开通各种会员包月、包年服务套餐,但稍不注意就可能掉进商家设好的“坑”。
2021-11-26 09:32
11月24日,2021中国网络媒体论坛责任论坛在广州举行,论坛由中央网信办、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广东省委网信委主办,光明网、微博、广东省互联网业联合会共同承办,主题是“责任:共治共享”。中央网信办副主任、国家网信办副主任牛一兵,光明日报社总编辑王慧敏,广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陈建文等领导和嘉宾出席论坛,中国科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孟庆海以视频方式出席论坛。
2021-11-25 19:38
“对于我们来说,要注重粉丝‘流量’的质量,因为在他们之中,我们希望培养出对科学有真正信仰、会成为科学的‘死忠粉’、甚至将来加入到科学研究中来的人。”在11月24日举行的2021中国网络媒体论坛责任论坛上,“科普界网红”、中科院物理所副研究员李治林表示,希望通过科普,让科学成为“顶流”。
2021-11-25 18:20
在11月24日举行的2021中国网络媒体论坛责任论坛上,百度副总裁、总编辑张东晨表示,“5G时代,互联网平台作为内容的传播载体,应该用价值观引领技术,让算法成为用户获取优质信息服务的载体,让大流量为正能量服务。”
2021-11-25 18:20
11月24日,在以“责任:共治共享”为主题的中国网络媒体论坛责任论坛上,腾讯互动娱乐副总裁崔晓春表示,腾讯正通过各项新技术、新措施在未成年人保护领域的探索和应用,不断地调整升级防沉迷方案。
2021-11-25 18:2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