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2020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顾诵芬:航空报国 奋斗不懈
首页> 科技频道> 综合新闻 > 正文

【2020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顾诵芬:航空报国 奋斗不懈

来源:央视网2021-11-03 14:07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央视网消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顾诵芬,投入航空事业70年,他是享有盛誉的新中国飞机设计大师,领导设计了歼8和歼8Ⅱ等系列高空高速歼击机,为中国航空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

  顾诵芬与飞机的缘分开始于他的少年时代。1935年,5岁的顾诵芬随父母迁居北京。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当时的日本飞机轰炸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20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顾诵芬:日本飞机排得很整齐往西边去,紧接着就是炸弹响,那次轰炸对我的影响太深了,没飞机,咱们处处受人欺负。

  日本飞机的轰炸让顾诵芬的内心燃烧起航空救国梦。1951年,顾诵芬从上海交通大学航空工程学专业毕业,当时新中国的航空工业从零开始艰难起步,从那时起他就憋着一股劲,立志一定要设计中国人自己的飞机。

  1956年,新中国第一个飞机设计室在沈阳成立,飞机设计室的第一项任务就是自主设计一架喷气式教练机——歼教1。顾诵芬负责气动布局设计任务,但对于这个新领域他一无所知。

  2020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顾诵芬:第一关,这飞机必须两侧进气,喷气飞机进气道怎么设计,我们在学校也没学过,他们也不太清楚。

  歼教1飞机要采用两侧进气,当时,他们最担心的是两侧进气道。采用两侧进气的方案有可能出现一侧进气、一侧出气的情况,这样势必造成发动机喘振。为了验证这个现象,顾诵芬和同事费尽了脑筋。

  2020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顾诵芬:厂医院每天打针的针管不少,把那个东西给搜罗来,然后把针头给铰下来,焊在铜管上,这样我就有一个测气流的装置。

  第一代中国航空人靠着一股信念,靠着自创的土方法,尽心竭力要设计出自己的飞机。1958年7月26日,歼教1飞机首飞成功,这是中国航空工业由飞机修理、仿制进入自行设计喷气式飞机的开端,标志着中国航空科研跃上一个新的台阶。

  2020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顾诵芬:第一天试飞的时候大家是又紧张又高兴,在起飞的时候,大家是提心吊胆,等下来的时候,大家是欢欣鼓舞,把飞行员都抛起来了。

  作为中国飞机空气动力设计的奠基人,在歼教1完成之后,顾诵芬接到一个新的挑战,他和团队需要设计一架比肩世界最先进水平的歼击机,这就是歼8。

  飞得高、飞行时间长、火力强成了歼8研制的目标。正在大家奋力拼搏时,意外发生了,当时的歼8总设计师黄志千在执行出国任务时因飞机失事遇难。临危受命,顾诵芬和同事们接过了总设计师的重担。

  在那段特殊的岁月里,顾诵芬和同事们攻克了无数压力和难关。1969年7月5日,歼8首飞成功,这是我国自行设计的第一型高空高速歼击机,它成为我国航空工业发展史上一座重要的里程碑。

  歼8虽然首飞成功,但在跨音速和以后的超音速飞行试验中,几次出现因气流分离导致的抖振问题,用飞行员的话说,就好比一辆破公共汽车开到了不平坦的马路上。

  为了观察毛线条的振动情况,从来没有接受过飞行训练,已年过半百的顾诵芬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乘歼教6飞机上天,直接跟在试验飞机后面观察流动情况。其中的风险不言而喻:两架飞机必须保持近距离等速飞行,间距在10米左右甚至更近,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

  2020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顾诵芬:(飞行员)鹿鸣东同志说了一句话,我到现在一直都不忘。他说,生死的问题对我们来说早已解决,当飞行员的时候就解决了这个问题,从来没有把自己的生命放在第一位。

  经过三次上天观察,顾诵芬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通过后期的技术研发和改进成功解决了歼8跨音速和超音速飞行时的抖振问题。1979年底,歼8定型成功。此后的30多年,歼8系列飞机成为了我国国土防空作战的主力战斗机种,有力地捍卫了我国的领空安全。

  2020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顾诵芬:想到我这个国家怎么能强盛,这是我的愿望,不受人家欺负。怎么办?必须技术上要和人家对抗。

  自古忠孝难两全。在从事航空事业的70年中,顾诵芬和父母聚少离多,基本每年只见一两次,母亲因为思念成疾还得了抑郁症,直到母亲去世,顾诵芬也没见到最后一面。

  如今,已经91岁高龄的顾诵芬依然忙碌,他每天坚持到办公室上班,他希望年轻一代航空人能为祖国的航空事业作出贡献。

  2020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顾诵芬:很惭愧,没有做很多事。我也希望年轻的同志按照习主席的要求,奋发图强,为我们国家的国防建设和航空工业建设作出更大的贡献。

[ 责编:肖春芳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科考人员到达克马德克海沟最深点

  • 国产白羽肉鸡自主育种“突围”记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地质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研究员沈其韩,因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11月27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周岁。
2022-11-28 20:00
从2021年4月天和核心舱发射到神舟十五号任务,19个月内,我国如期完成空间站“T”字基本构型组装建造。
2022-11-28 16:33
服务团将继续致力于成果转移转化的模式的积极探索,为航天科技成果转化摸索出一条合适的道路。
2022-11-28 11:02
论坛延续“开放、信任、合作”主题,设置主论坛、世界数字经济论坛以及16场分论坛,线上线下同步进行。
2022-11-28 10:55
走进“轨道上的京津冀”核心枢纽工程——雄安新区至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快线(简称“R1线”)建设现场,该线路首个车站——金融岛站主体结构已经封顶。
2022-11-28 10:50
电力赋能乡村振兴。
2022-11-28 10:02
11月26日,首批脑健康与认知障碍规范化诊疗示范中心建设启动会以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召开。该项目由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脑健康与认知障碍防治办公室发起。
2022-11-28 10:10
记者24日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获悉,该校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科技史与科技考古系特任副研究员吕骎骎,通过考察丝绸之路沿线中亚、伊朗、两河流域与考古相关的地质环境状况,汇集锶、钕同位素数据,提出了该地区生物可利用锶同位素比值和岩屑中钕同位素比值的范围。
2022-11-25 09:53
11月23日,长沙,湖南省农科院杂交水稻研究中心二楼的办公室里,主任唐文帮正专注地瞅着桌上并排放着的三捧谷粒。
2022-11-25 09:43
在非常规超导体研究中,人们发现超导态与竞争电子态之间总是存在着错综复杂的竞争现象,并且它们还可以相互交织,进一步形成新奇的超导态。探索超导态与竞争电子态之间复杂的衍生现象及其物理机制,是当前超导研究领域的关键问题之一。
2022-11-25 09:38
中国式现代化是创新驱动的现代化,是高质量发展的现代化,更是人才引领驱动、人才支撑发展的现代化。
2022-11-25 09:37
中国石化“深地工程·川渝天然气基地”又获重大突破,由中国石化勘探分公司和西南石油局提交的綦江页岩气田首期探明地质储量1459.68亿立方米通过自然资源部专家组审定,标志着我国又一个超千亿立方米的大型整装页岩气田诞生。
2022-11-25 09:35
记者22日从西湖大学获悉,该校生命科学学院特聘研究员闫浈实验室的相关研究揭开了叶绿体蛋白转运之谜,其研究结果在线发表于《细胞》期刊。
2022-11-24 09:50
观测团队成员、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天文研究所(MPIA)负责人Laura Kreidberg表示:“我们以前研究过很多行星,但从未见过这样的数据集。”
2022-11-24 09:42
11月23日,第二次青藏科考队“气候变化与生态系统碳循环”科考分队宣布,他们成功研发了完全自主的“贡嘎”(GONGGA)大气碳反演系统(以下简称“贡嘎”系统)。这是“全球碳计划”2022年全球碳收支报告首轮脱颖而出的大气反演系统。
2022-11-24 09:40
前不久,随着梦天实验舱的成功入列,中国空间站T字基本构型组装完成,我国向着建成空间站的目标迈出了关键一步。作为参与我国空间站建设的一名科研工作者,目前,我正投身于小机械臂在梦天舱上的测试任务。
2022-11-24 09:22
目前,我国在轨稳定运行的300公斤以上的卫星有300余颗,居世界第二位。在轨遥感卫星200余颗,实现了16米分辨率卫星数据1天全球覆盖,光学2米分辨率数据全球1天重访,1米分辨率合成孔径雷达卫星对全球任意地区重访时间为5小时。我国天地一体化的空间基础设施体系建设取得进展。
2022-11-24 09:21
当前,建筑业是世界上最大的终端能源消耗即温室气体排放的主要部门之一,低碳发展,由此成为令全球建筑业“头疼”的问题。
2022-11-23 09:43
自2022年10月9日发射入轨一个多月以来,中国首颗综合性太阳探测卫星“夸父一号”三大载荷之一的硬X射线成像仪(HXI)开展了各项在轨测试和定标工作。科技日报记者获悉,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11月21日发布了HXI首张科学图像。
2022-11-23 09:38
22日凌晨2时18分,国内首座超宽三维不对称转体桥——上海漕宝路快速路新建工程连续钢箱梁T构转体桥,在跨越7股铁路线时实现精准对接,刷新了转体三维不对称、转体桥面最宽、跨高铁整幅转体最宽等多项转体桥世界纪录。
2022-11-23 09:37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