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化成立35周年·感动石化特别节目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永远奋斗

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国际合作论坛

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促进互联互通的应用与实践

亿利库布其30年治沙成果总结

暨服务“一带一路”绿色经济推进会

2018全国科技工作者日

中国科协成立60周年 百名科学家、百名基层科技工作者座谈会

大国强军 科技筑梦

军事科技前沿全国巡展暨军事科技嘉年华(厦门站)

李幼平院士谈如何破解区块链的“三元悖论”

当前的区块链技术难以同时实现“去中介、保安全、高效率”三项目标,被称为遇到“三元悖论”。“哈希自洽杜绝内容篡改,时空自洽杜绝地址造假,数学、物理两类自洽相互印证,将填补当前区块链技术的安全漏洞。

女科学家与青年学子共话科研人生

近日,由中国科协常委会女科技工作者专门委员会主办的2018年“女科学家走基层——贵州行”报告会在贵州大学举行。中国女科技工作者协会副会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王红阳在致辞中表示,广大科技工作者为创新型国家建设付出了辛勤的努力。

托起歼-20的“银河战队”

“祖国终将选择那些忠诚于祖国的人,祖国终将记住那些奉献于祖国的人”,杨伟今天的成就,充分诠释了中国航空工业这句座右铭。在说到女儿不报工科之后的第一句话,陈雪梅望向刘顺涛,“我这辈子也就歼-20了,下一代飞机就靠你了”。

丁肇中:大科学项目,要选对题目

阿尔法磁谱仪项目是目前世界上最重要的大科学计划之一,也是国际空间站上唯一的永久性科学实验装置,其科学目标是探测宇宙中是否存在暗物质和反物质。丁肇中说,组织大型的国际科学活动,最关键的是选择科学上最重要的题目,引起科学家们最大的兴趣。

美华裔教授赵宇飞获麻省理工学院未来科学奖

据美国侨报网报道,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助理教授赵宇飞(Yufei Zhao)因在离散数学领域的研究贡献突出,近日成为麻省理工学院未来科学奖的第2位得主。近日,赵宇飞和3名麻省理工学院的本科生解决了不规则图形的独立集数量难题,这个猜想是2001年首次提出的。

丁肇中:2024年暗物质来源或有决定结果

目前,AMS项目已经收集了1200亿个宇宙线数据,这被丁肇中教授视为AMS项目目前取得的最重要成果。整场新闻发布会贯穿着鲜明的“丁氏风格”——面对媒体关于青年人才培养、中美贸易战背景下的科学探索等提问,丁肇中教授仍谦逊直言:“不知道。

七问SCI:与科研人热聊

6月28日,本报刊发《SCI刷屏背后的隐忧:打不破的影响因子“神话”》后引发科技界热议。对于不太了解的大领域同行不一定了解其研究水平和期刊特色,有可能会参考影响因子作为评判标准之一。

北大肿瘤医院李健:做患者从容的倾听者

在第54届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上,李健牵头的《比较伊马替尼治疗转移性胃肠间质瘤耐药并接受减瘤术后继续伊马替尼治疗或舒尼替尼治疗疗效的回顾性多中心对照研究》以壁报形式展示。其实,作为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最年轻的主任医师,李健不仅在科研领域屡有突破,在临床诊疗中,更是对患者倾注了大量心血。

华人数学家丘成桐获马塞尔·格罗斯曼奖

7月2日在意大利首都罗马开幕的第十五届马塞尔·格罗斯曼会议,授予数学家丘成桐“马塞尔·格罗斯曼奖”,称赞其在证明广义相对论中总质量的正定性、完善“准局域质量”概念、证明“卡拉比猜想”,以及在黑洞物理研究等工作中作出的巨大贡献。

中科院将推10项措施为科研人员“松绑”

记者从中国科学院获悉,该院近日即将实行新的“10项措施”,进一步推进“放管服”改革,为科研人员“松绑”。据了解,当前,不少科研人员反映“百人计划”审批流程较为繁琐,时间较长,难以充分调动用人单位的积极性、主动性。

“挺转”诺奖得主:转基因科普力度亟待加大

罗伯茨乐观地认为,自公开信发表以来,一些“反转”组织“不再像此前那么活跃了”,“我们看到更多的转基因产品上市,而这些组织的恶意攻击却减少了”。

周忠和院士:功利主义让我们远离了科学精神

最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发出的一封公开信在科技界引起广泛关注,这份声明谈及的“优青”“杰青”等人才项目被异化使用的问题正是近年来备受争议的人才“帽子”问题。这种功利至上的局面一天不改变,科学精神的普及就不可能真正实现。

科学青年的“第一桶金”在哪?

复杂实验室青年基金实施期间,受资助者共发表SCI论文22篇,EI论文84篇,授权专利及软著共19项,其他奖项4项。

图灵奖得主、中外院士“群聊”人工智能

姚期智、约翰·E·霍普克洛夫特、阿迪·萨莫尔三位图灵奖得主,以及美国三院院士迈克尔·乔丹、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建平5位大咖开启圆桌“群聊”模式。“我们要抓住现在人工智能的发展机遇,努力培养人工智能的基础研究人才、培育底层技术,下一波人工智能技术突破才有可能在中国产生。

填表格等琐事占据太多精力,可能会逼走科研人员

报项目、申经费、填表格、评“帽子”……各种琐事占据了科研人员太多的精力,可能会逼走他们。”  如何让项目更好地支持科技人员,让“帽子”更好地激励科技人员,让制度更好地为科技人员服务,把更多人才留在这个行业,是许多科学家思考的问题。

“陆地教授”邹长春: 与深海第一次亲密接触

科研任务外,邹长春还承担着教学管理任务,担任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地球物理与信息技术学院副院长。在“向阳红10”科考船上,经常可以看到邹长春抱着电脑,在这艘船的实验室寻找不太摇晃的安身之地。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